2008年12月30日

民主 自由

(一)
1227日,森美兰州最高统治者端姑查法殿下駕崩。
因為傳統的關系,殿下不能仿效當年大清帝國的康熙皇帝,

把立繼承人的遺旨擬了藏在正大光明的木匾后面,
龍御歸天后,打開來便可化解了阿哥們爭奪皇位的危機。

于是,辛苦了整整有長達41年沒開會商討繼承人的4大酋長。
繼承皇位的是东姑慕克里,駕崩的端姑查法是他的皇叔。
當年东姑慕克里的父皇駕崩時他才
18歲,
4
大酋長議決他皇叔端姑查法繼位。

繞了近半個世紀,命運沒有虧待他,
皇位最終還是傳給东姑慕克里。

我想到許冠杰的這首歌,唱著的: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二)
泰國的黃衫軍把沙瑪和宋猜逼下臺。
玉樹臨風的年青首相艾比希接任。

但卻又出現了紅衫軍包圍國會
阻止新首相表施政演说,并要求他下台。

黃衫和紅衫,顛覆整個泰國。
因為有示威的自由,
區區數千、數萬的人,便可圍聚在國會或機場,

改變數百萬、數千萬的人民用選票所做出的民主決定。

想到馬國黃衫大軍的凈選聯盟,
也想到紅衫的JERIT鐵馬隊,
霎時有點恐慌、有點疑惑。
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

2008年12月26日

菩提惹了塵埃

菩提中學遷校計劃,在年前對檳州是一項振奮人心的新聞。
用意不外是讓西南區的學子能免去舟車之勞,在住家附近的學校上學。
每天至少能免去 2 3 小時在路上消耗的時間和精神。
同時也讓共用舊校舍的獨中、小學和幼兒園能有發展的空間。

新學年,教育局只批準菩提中學開 8 班的 Form 1 3 班的預備班。
很明顯的這遠遠的不能夠滿足華社和學子的要求。
教育局的安排,只讓
20% 當地的學生就讀是荒唐的。
學校有充足的硬體設備,但教育局卻以似是而非的藉口來推搪增班的要求。

學校就要開課了,很多學生家長有如熱鍋上的螞蟻,
當年遷校時的喜悅和欣慰,轉變成今天的悲憤和沮喪。
我在想,到底是當官的耳朵裝得夠聾、還是心腸擺得夠狠?
民政和馬華努力的為教育盡力,為什么連多開幾班的“民聲”也不能如愿以償?

分享政權、共同治理的這國陣老謊言一直包裝得很好。
連為了莘莘學子而區區多開幾班的Form 1 也難如登天,
國陣還提什么改革、不霸權、將聆聽人民的心聲的鳥話,
我越聽就越肚懶。

別再來那一套開學前的35天,國陣奴才才來昭告天下說,
教長俯順民意、理解民情,決定恩準菩提增班。
俯順民意應該是為官者該時時刻刻持有的心態,
突然俯順民意、偶然為民謀利,只能讓人唾棄!

無論如何,傷害已經造成,
我沒實力,無法學美國拋飛彈,

我膽子小,不敢學伊朗記者丟鞋子,
我手中有一票,會用來鳥那些狗官!

2008年12月24日

告别2008

匆匆忙忙的,2008已经来到了尾声。
相信很多朋友已经开始收拾心情过长假了。
送上这一则昨天收到的简讯,
和大家一起笑看生活、体验友情,
但愿2009再接再厉,奋斗到底!


命运就像强奸,你反抗不了,就要学习享受。
工作就像轮奸,你不行了,别人就上。
生活就像自慰,什么都要靠自己的双手。
学习就像叫鸡,出钱又出力。
朋友就像内裤,在你大起大落时都包含你。
好朋友就像避孕套,时时刻刻都为你着想。
更好的朋友就像伟哥,在你抬不起头时给你力量。



2008年12月21日

暖飽私營

国家心脏中心私营化事件,
没几炷香的时间,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柳暗和花明之间,留下了几点迷思。

動私营念,想蹂躏这生金蛋的心脏中心,
得有政商勾結、里应外合。

这里应外合的嘛,便是挂牌集团森那美,
至于这里应外合的嘛,
卫生部长应该敢怒敢言的满足人民的好奇心,
可別因為可能是國家機密,而把好奇的我們憋出病來。

为了广大人民的福祉,此私營化歪念被擱置
馬華中央黨部發言人,在第一時間內表示,
這是馬華部長與同僚的功勞。
說的也是,對于“消防員”的賣命滅火,我們得感恩。

話說回來,私營化這玩意,
N年前已經讓咱們偉大的馬哈迪醫生玩透了。
若私營化真正的能減少開銷、提高效力,

我斗膽建議,咱們呼吁政府,再一次為了人民的利益,
私營化馬來西亞的內閣。
你說可以嗎?

2008年12月19日

怎样?这次怕了?

12月16日,教育部召集第五个圆桌会议,据说会对有关英语教数理的争论了断。
之前,在星报的专访中,教长誓言会对此问题做出决定。
但是,由副教长魏家祥主持的该会议并没有宣布结论。
那其实也无可厚非,副教育部长那里有这么大的权力宣布如此重大的决定呢。
不过会议后却公布了连我家对面的uncle 也想得出的七项可能选择。

副教长魏家祥在会议后表示,若是时间不充足,将会在开学后才决定。
这课题在反对声中也过了六个年头,而不是突发事件,
为什么在即将开学的两个星期前还不能果敢的作出决定呢?
原因只有一个:教长害怕取消英语教数理的措施会激怒马哈迪,进而影响到教长在即将来临的巫统改选时的胜算。

一个是每年都雄赳赳、气昂昂忙着举剑的巫青总团长,
另一个是刚刚高喊,敢怒敢言、敢做敢当的马青总团长,
青年先锋,国家不久后的主人翁。
但遗憾的是,他们俩无法把广大的学子的利益和前途,摆在首要位置来处理。

当然,这不是一项容易的决定,
若是容易的话早就不必劳动他们俩来决定了。
另一项让人感到不安的是,
近乎所有的国阵成员党(包括巫统)都反对英语教数理,
若是此项决定被内阁或国阵最高理事会推翻的话,
那也就是说,在国阵里没有平起平坐这回事,
而是只有一两人说了便算数了。

还有,民政党和人联党最可怜,
教育部竟然忘了邀请他们出席圆桌会议。
魏家祥事后说:那是无心之过。
我说:犯大错是会被记大过的!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校长

2008年12月17日

我將會是多余的

這幾天眼皮一直狂跳,心情起伏不定,
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今晚查看網上星洲日報
讀了大標題,我想就應該是這回事吧。

大馬醫協說,到了2015年醫生將供過于求,
預計將會出現7539位多出的醫生。
到了2020年,“多余”的醫生人數將達26358人。
寫到這里,眼皮連同心臟一起狂跳!

一直以來,大學醫學系便是熱門科系。
醫生更是被視為天之驕子。
(雖然我所想的從以前到想在恰恰相反)

于是家長們都會因為孩子有本事進入醫學系而感到欣慰。

如今,仿佛一切都變了。
2020有幸成為先進國的當天,
同時會出現近3萬位多余的醫生。
國家先進了,醫生失業了。

寫到這里,眼皮連同心臟又再狂跳!

天呀!不久的將來,
白衣變“黑衣”,

我想是時候,轉轉腦筋、絞絞腦汁,
準備棄醫吧!

2008年12月13日

心酸和心寒

(一)
几位老同学约好聚餐,
地点就在位于世界文化遗产的路旁小贩。
好几位老同学都是槟州工业区的高级主管,
谈到世界经济放缓,
他们都开始感到“寒意”了。

我的一位小学同学说,
工厂的OT全无了,
年尾好多工厂索性休假两周过圣诞与新年。
员工无奈得拿无薪假期。
没有OT的工厂operator,
薪水从马币2000块到只剩下区区的大约马币500块。
再加上被逼拿无薪假期或减少每周的工作日数,
七扣八扣后,绝对符合条件被归类为赤贫人士。

听了真叫我心酸!


(二)
早上出席一个记者会
碰到了好久没见到面的媒体朋友--追梦者
交谈后才知道他心情有些低落,
因为兽医的误诊,害他痛失爱犬。

六岁的爱犬,病了三个月,
不是什么奇难杂症,
基本上就是非常普通的病症,
但辗转的看了几位兽医,
病情就是不见好转。

决定带它进行安乐死的前一天,
爱犬不让他的主人辛苦,
自己先走了。
追梦者说:他的爱犬不是狗,是人。并且比人还人。
我深信不疑。

狗儿,在很多时候,
真的是胜过一个人。

写到这里,真叫我心寒。

2008年12月10日

最后一颗棺材钉


首相今天放話,告訴卡維思領導的人民進步黨,若想要退出國陣,那就請便。
首相說,國陣政府沒有計劃修改內安法令。

人民進步黨在日前向首相施壓,若國陣政府在下一屆大選之前不修改或廢除內安法令,它考慮退出國陣。

哈!看來殺氣騰騰、雄糾糾的卡維思這回被硬了起來的首相將了一軍。
唉!連一個議席都沒有的政黨,說實在的巫統或許根本沒把它放在眼里。
這一次,大胡子會如何接招呢?
大胡子會壯士斷臂般的堅持立場,退出國陣嗎?

還是會叩頭認罪,打回原形,續在國陣里頭茍且偷生?

馬華、民政、國大黨不也是視內安法令為毒蛇猛獸嗎?
不也是高喊勢必敢敢的要求修改或廢除內安法令嗎?
好啦,如今首相已經說的再明白也不過得了,

真么辦呢?

我想聲明,誰再說內部爭取的我就建議賞他20大板。
我想聲明,誰再說媒體錯誤引述首相的談話的我就建議賞他20
大板。
有誰有勇氣啟動退出國陣的多米諾效應?(大家不都大聲嘶喊著敢怒敢言、敢做敢當嗎?)
還是,依舊奴性般的在可能另一輪的內安法令大逮捕時拉隊參加和平請愿、簽名運動 。。。。 。。。

2008年12月7日

巴厘的海浪



在巴厘岛的第二天傍晚,
到位于岛西部的Tanah Lot看日落。
单单一个Tanah Lot,
在巴厘文便有三几个不同的意思和解释。
像极了咱门的“社会契约”,
任由各自表述,毫无约束!

日落,我已经看了有N次了。
相同的一个太阳,
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心境、不同的人生阶段观看时,
那种感觉和心情竟然可以几乎完全不同的。

夜晚,五六位同行坐在靠海的餐座上“把酒问青天”。
黄汤下肚后,转身变成政治评论员。
当然,几乎所有人都是蛮情绪化的,
无法较客观和有建设性的去评论某项课题。
无论如何,我深深晓得这些人都是手中有一票的。

巴厘的海很不一样。
其中一位同行向侍应生说:“这里的海浪都是这么大的吗?”
侍应生回答说:“这算小的了,平时的海浪还要大呢!”
我心里在想,很多时候,所谓的专业人士也只不过是如此,
他们都很高傲和主观,而且谈不上有丰富的生活历练。

看了巴厘的海,
我回忆起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东海岸看到南中国海时,
才知道什么是不一样的海浪。
我的同行啊!
住在城市的你们别忘了东海岸那厢还有很多的村庄,
你们的看法代表不了全国的人民啊。

(文中照片由Brandon Chong攝于Tanah Lot)

2008年12月5日

KUTA


(一)
早晨,在巴厘岛的酒店用早餐。
一位中年的当地女侍应生热情的向我隔邻座的几位老外问好。
笑说道:“欢迎你们回到你们的第二个家。你的孩子长高了好多,我都差不多快认不出来了。”
然后大家都放怀的笑了出来。

(二)
导游说,这岛上有近70巴仙的岛民是靠旅游业养家糊口的。
于是,游客便是他们名副其实的财神爷。
从高级的酒店员工到街头小店铺的小商家,
对游客全都是恭恭敬敬、笑脸迎人的。
是因为生活所以他们不得不笑,
仰或是,笑脸本是热情和纯朴的热带岛民的迎客方式。

(三)
夜晚步行在古达镇的街道上,
灯火明媚,人头攒动。
我站在纪念因恐怖袭击而丧生的无辜者的纪念碑前,
看着刻着的2002年10月12日和密密麻麻的罹难者的名字,
霎那间感觉到恐惧、无助和悲哀。
原来,恐怖事件离我那么的近。

(四)
坐在街边的一间cafe喝着巴厘咖啡,
遥望那纪念碑,
心里想着,什么是恐怖主义?
孟买的爆炸事件的主使者?
想剿灭Al Qaeda 的联军?
轰炸伊拉克的美国军队?
还是二战时的日本敢死队?

2008年12月4日

歷史代號

(一)
11
28日清晨,從檳城飛來KLIA轉機,
C4的登機門閘登上遲到的馬航班機。
三小時后抵達巴厘島,
到了酒店,入住
308 的房間。
掠過腦海,為什么來接機的旅巴車牌不是
916

(二)
歷史記載著重要的事故,
數字則成了某段歷史事故的代號。

有些人掌握決定歷史代號的主動權,
有些人則被數字代號淹沒在歷史。

(三)
巴厘籍的男導游喋喋不休的舉例著印尼的貪污有多猖狂,
和馬來西亞的德士司機各有千秋。
這人口多達
3百萬的小島的貪污狀況,
已是時空見慣、家常便飯。
用錢解決理該用制度來規劃和處理的大小問題,
已經是小島人民的生活方式了。
於是,有錢人世世代代的成為鬼推磨的主使者,
而苦難的貧苦島民繼續的讓歷史記載他們的苦難故事。


(照片由Brandon Chong提供)

2008年11月26日

休假


忙着忙着,
2008年便快来到了尽头。

对于一个政治工作者,
2008 年绝对是一个高潮迭起、风起云涌的一年。
年轻的政治工作者,
目睹政治海啸,感受政治海啸,
心惊胆跳,刻骨铭心

然后在接下来的日子,
协助党的工作,探讨政治的前景的走向。
写了一些文章,也花了一些时间在思考。
再加上忙着诊所的事务,
有点心力交瘁。

后天开始会休假一星期,
先到邻国参加一个医药会议,
然后歇一歇、走一走。

如果你也即将休假,
我也祝你,假期快乐。
顺手送上这首《张三的歌》。

2008年11月22日

重聚

今早有幸,和沒見面超過十年的老同事喝早茶。

拜網際網絡的福,老同學民婦一號擁擠的樂園留言,
介紹我也是一位愛歌者的部落
再見十九歲的回憶
還真的那么巧合,部落主人血大夫竟然是近乎失散多年的老同事。

96年醫學系畢業,我被派遣到檳城中央醫院實習。
為期一年的實習,很巧合的和血大夫被分配到相同的部門。
十多年前的實習經歷是刻骨銘心的。

很多時候我們吃病人吃的、睡病人睡的,
整座醫院便是我們的家。
當時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打的第一份工,

那份熱忱、天真、無知和刻苦耐勞,
陪我們渡過了“可歌可泣”的一年。

血大夫是才子,是良醫。
經過這些年的進修和臨床經驗的累計,
我深信血大夫是名副其實的在政府醫院懸壺濟世、妙手回春。

97年后,我們完全失去聯絡了。
直到今年226日夜晚收到來自一個陌生電話號碼的簡訊,
寫著:
wish u all the best for coming battle in Jelutong.
U will win over d tough job like how u overcome
Housemanship tough life..
簡訊便是血大夫發來的。
感激呀
!

忘了說,早上一見到面,
血大夫問我:“你現在的正業是什么?”
我還真的是楞了一陣不曉得回答。
于是,兩人不約而同的大笑。

感激網際網絡、
感激老同學民婦一號、
感恩一切因緣,
讓我們重聚,
讓我們繼續為社會貢獻我們一份微薄的力量。

2008年11月19日

小人物的心聲

(一)
执业了的日子,
很多时候在天还没有亮,我便出门上班了。
上班的途中,得经过一条大约8公里长的山路。
最近天气的变化、雨量的骤增,
沿着山路,树被連根拔起而倒下和土崩变得很平常。

有好幾次,土崩和樹倒就發生在我眼前。
于是,下著傾盆大雨的上班路程,危機四伏。
很多時候感覺到,“出外謀生”的風險還不小。
但比起祖父和祖母從中國南來的那段“旅途”,
我們現在面對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二)
62歲的診所常客--三姆,今天又來找我。
從政府部門退休后,為了三餐,他當起了守衛。
因為他的工作是每天12小時的或是站著、不然就是坐著,
于是雙腳開始有了水腫的問題。

一見到我,他便以流利的英語告訴我,
他水腫的問題應該可以克服了,因為他已經辭去了守衛的工作,
現在改在nasi kandar店打工。
他說,工資相同是RM800,但是三餐卻是免費的。
他繼說,一餐要是RM5,一天三餐便是RM15了。
他告訴我,今天他不是來看病而是來通知我,
因為他找到了一份更好的工作。

他離開診所時,我替他歡喜,也感到悲傷,
因為免費的三餐,竟然是很多低收入的打工仔的考慮條件。

霎那間我想到《小人物的心聲》這首差點遺忘了的歌。

2008年11月17日

平平淡淡的生日

(一)
早上,去了一趟的舊關仔角,

親眼看一看因為一個安排欠妥,
而導致胎死腹中的活動,
對舊關仔角草場帶來令人痛心的破壞。

記得我還在市議會服務時,
為了美化和提升舊關仔角草場,

和市政局同僚馮繼宗、陳耀峰在會議廳內外,
出盡全力確保工程進展和素質都達到要求。
當然,我們頻頻面對當時在野黨吹毛求疵的攻擊。

今天,這個有歷史價值的草場幾乎面目全非,
遺憾的是,被委托保管草場的領導,
開始推卸責任。
他們自詡是勇猛的政壇戰士,
但就是沒有認錯的道德和勇氣。

(二)
傍晚接了一通電話,
邀我效力州內的政府事務,

因為不是在我黨的旗幟下服務,
所以我婉拒了。

不曉得對方是看到我的能力,
還是看到我的效忠程度動搖了?
當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別問我對方是誰,或是什么黨派的。
因為近來腦力不好,
掛上了電話,便忘了來電者是誰。

其實這也不敏感,
916
的承諾,
早已經在政治道德上合理化了“擇良木而棲”的舉止。

(三)
聽著:

~~無意間我發現~~
~~時間的腳步是如此的輕巧~~
~~讓我毫無感覺~~
~~在我臉上 在我眼角~~
~~輕輕的留下幾道淡淡的線條~~

在唐曉詩的《午夜后的心情》的陪同下,
我渡過了一個平平淡淡的
38歲生日

2008年11月14日

心甘情愿

又到了學校的長假。
和孩子談談要過怎樣的假期生活。

我想到我的那個年代,
學校假期等於“放生”,
放生等於回歸大自然。
回歸大自然等於廢寢忘食的:
捉迷藏、捉打架魚、放風箏、玩玻璃彈珠、踢球、爬樹、跳繩、七粒石。。。

那個時候,
天快黑時把我叫回家的,

不是媽媽那喊得近乎沙啞的聲音,
而是
otoman 在那黑白電視出現的時間到了。

那是童年,
一段難以忘懷的歡樂時光。
生活在城市的女兒,
無法想象他老爸的那段日子是多么的快樂的。

這一季的假期,
就讓我們的陪同我們的孩子,

過一個《心甘情愿》的假期生活、
為他們的《童年》添加大自然的色彩。

2008年11月12日

孩子

从忙碌的政治活动退下来,
日子是相对的显得清闲了许多。
于是,待在家里的时间长了,
和孩子的互动与交流也频密了。

看着孩子渐渐的长高、
看她培养了阅读的习惯、
看她学会了踏脚车、
看她会安排自己的时间和功课、
看她如何巧妙地和她老爸开口要求东西、
看她。。。。
慢慢的长大。

我很希望孩子能快乐的成长,
期望她能刻苦、勤劳、有毅力、感恩、惜福。
回首看看,好多好多年前,
我们的父母又曾对我们有着怎样的期望呢?
而我们是否都一一的实现了呢?
是否一路走来都没有让他们有太大的忧虑和失望?

多年前听这首歌--《孩子》,
让我有很深刻的感触。
昨天和孩子谈谈生活,
谈谈我的童年和青少年、
谈谈孩子的学校生活和将来。

昨夜,
再听《爱的代价》这首歌--
走吧 走吧 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 走吧 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 走吧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2008年11月10日

20歲的眼淚

這幾天都在談陳升,
skypaul都覺得我有點“近狂熱似”的了。
我想,陳升的“信徒”最能了解,真情最難掩飾。
就像多情的人,怎么會了解,一生愛過就一回。

在醫學院的日子,其實是蠻苦悶的,
那個時代,沒有手機、沒有網絡,
現在的孩子已經無法想象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
除了啃書的時間,陪伴著我的是音樂。

因為陳升的音樂陪我度過那段苦悶的日子,
畢業后、行醫后、在政治這染缸轉了一小圈后,

子夜二時,細細品嘗陳升的音樂時,
是百感交集的。

聽著VeonStead提起的《20歲的眼淚》。
認真生活的我們、處在這個年齡的我們,
聽到這段時:

20岁的男人就不该哭泣
因为我们的梦想在他方
40岁的时候我们再相逢
笑说多年来无泪的伤口

你說能不傷感嗎?
然而,歇息過后,路還是要堅強地走下去。

這便是人生。

2008年11月8日

恨情歌

步入年底,進入東北季候風的季節。
吹來的風,偶爾還帶有北方西伯利亞冷風的寒意。
也許是這樣,人也變得感性起來。
感性之中,多多少少還帶著一點點的濫情。

開了一瓶2006年的Shiraz
握著那把我以半年的積蓄買來的木吉他
Kinkyskiny 按捺不住內心的呼喚,
來了一首扣人心弦的《恨情歌》。


Kinkyskiny 說:“感情會從愛情變成親情,然后變成責任。”
我聽著,并沒有否認。
在場的小霓子說:“愛情需要保養。”

我聽著,也并沒有否認。

我想我們內心里最終渴望的是自由吧。
彈著《然而》,
我這么的唱著:
~~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但愿,深夜駕車回家的小霓子,
沒給兩個居然唱起歌來的男人嚇著。

2008年11月6日

凡人的告白書

朋友出走的記憶力很好。
提醒我生日就快到了。
更列出了一個接一個老同學的生日,

從十一月到十二月。

對于生日我從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
所以很多人因此覺得我沒有情趣。

對于朋友的生日,我幾乎完全沒記著,
但對于朋友我可以赴湯蹈火。
仿佛我在這傷心島城的老同學
KBW
他是兩肋插刀的代號。

念高中時KBW便坐在我隔鄰。
高中畢業后他越洋深造去了,

而我隨后也去了東海岸閉關。
多年后我們在傷心島城車水路的一個炸香蕉糕檔前巧遇,

幾乎是相擁而泣的。
因為從相別的小鎮黃毛丫頭到他我執業的當時,
對我們來說是人生的一個小成就。

隨后,因為他,我踏入政壇。
在這顛簸的路程中,他對我支持到底。
想著二十多年的友情,
想到《凡人的告白書》,里頭唱著的:

~~是否一定要头衔
用不完的金钱
才可以自由交得到好朋友
如果有一天什麽都留不住

能不能改变人们虚荣作祟的哀怨~~

2008年11月4日

我喜歡私奔和我自己

因為不寫政治,改寫生活,
于是,又結交了幾位朋友。

尤其是愛好音樂的朋友。
幸運的又和幾位失散多年的朋友在網上重逢、聚首。

做得徹底一些,
把寫了幾個月的某華文報的專欄給辭了。

c’est la vie 說的有道理:
“說政治,煩啊。談談歌還真快活。

談政治的日子,一開口、一動筆,
便招來了一部份人的辱罵、對峙。
談生活、談音樂的日子則相反,
歌曲一出
,便迎來了共鳴。

高豬剛問我:“難道就一直這樣談歌、談音樂?”
我說:“老哥,來首《我喜歡私奔和我自己》吧!”


2008年11月3日

擁擠的樂園

這幾天寫了過客木吉他
無意間發覺,在部落格結交的朋友中,愛好陳升的歌的還真不少。

認識陳升的歌,是在念大學先修班的時候。
說到陳升的歌,不得不提起大學先修班時來至于玻州的這位同學。
因為他的介紹,我才接觸了陳升的第一首歌《擁擠的樂園》。
他為人隨和、樂于助人,一下子便和大伙打成一片。
那個時代念大學先修班的我們,像極了過了河的卒子。
大伙在陳升獨特的、頹廢的、無奈的和深清的音樂陪伴下渡過了那艱辛的
18個月。

成績放榜后,我去了東海岸學醫。
大學沒念完,卻傳來了他在拉曼學院的死訊。
他,壯志未酬,死于血癌。

今夜,聽著陳升唱著say good 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想著我的同學、我的朋友,還有那群不離不棄的戰友。


註:感謝戰友文思今早通過facebook介紹我--陳升擁擠的樂園group




2008年11月1日

木吉他

青天白月在过客的留言中提到吉他。

我想起了93年,我花了6个月的积蓄,在东海岸买了一把木吉打。
尔后,青天白月、高猪、大城情事和我的关系便从佛友演变成歌友。
于是,东海岸的古板可怜便多了我们的歌声。

几年前,我带着女儿,旧地重游。
当然,古板可怜早已物是人非了。
而留下的那把吉他,到今天还弹着当时的歌。

想起陈升的《我的明天》,想着现在的政局。。。。

2008年10月31日

過客

這幾天和高豬青天白月大城情事閑談。
大伙都說日子過得“干那賽”。
尤其翻看報紙的政治新聞,幾乎每一則都叫人肚懶。
所以就約定不寫令人肚懶政治文章。
來點軟性的吧!

很喜歡這個搬來了快一年的地方。
其實,屋子就建在山腳下。
可以看到云和山貼在一起、可以聽到來至于大自然的蟲鳴和鳥叫聲。
屋子里有個天井。
于是,每每下雨時便可聽到雨聲、風聲。
然而我了解,我只是一個過客。
再美的地方也無法永遠守住,因為生命總是無常。


(過客不是寄居者,不然你們又肚懶了。)



2008年10月29日

铁鹦鹉退休吧


闹了数周的国防部计划从欧洲公司订购12架Cougar EC725直升机的军购交易,终于在昨日由首相兼国防部长宣布搁置

首相指出,政府搁置交易的目的是为了重新调整开支,以便把这笔资金用作其他更有利人民的计划。他否认这项交易存有任何舞弊,因为政府已经进行公开招标,况且我国之所以付出更高的买价,是因为有关直升机附上更多的配备。

回顾现今还在使用着的铁鹦鹉(鹦鹉型直升机)的服务历史,从1968 年投入服务至今,前后共发生和了14宗的飞行意外,并且牺牲的整整74条的人命。这个数据令人感到不安。因为殉职的除了是军人,其中更包括了在内陆地区依靠铁鹦鹉的医务人员和病人。

我想起一段往事。那是数年前,在Sabah行医的学弟乘搭铁鹦鹉到内陆地区去抢救一名生产困难的当地土著。当直升机飞行在半空时,突然像一块废铁的掉下来,掉落在浓密的热带雨林里。学弟命大,没殉职,只跌死了几粒的脑细胞(因为事后我见到他时,脑震荡的他完全记不起这段死里逃生的往事)。另一位学长,N 年前在Sarawak 行医时也常常体验到令人魂飞魄散的铁鹦鹉紧急降落事故。这位学长自我娱乐的说,自从有过和铁鹦鹉同生共死的感人往事,如今游乐场的过山车也不会为他带来任何的快感和刺激。

我呼吁政府尽快的让铁鹦鹉退役,并且以更先进和更安全的直升机来服务人民。若Cougar EC725直升机的军购交易存有舞弊,必须依法严办。那些为了省钱而认为铁鹦鹉还能“省省用”的有节俭美德的良好公民,我建议国防部用铁鹦鹉免费载送你们环游世界两圈,让你们的生活多加许多的快感和刺激。

2008年10月27日

变天在巫统



隨著馬華和民政的全國黨選圓滿落幕,人民的視線與焦點都不約而同的投向巫統的黨選。因為身為首相的巫統全國主席決定不尋求蟬聯主席一職,并且將在明年三月卸任首相,這使到一向以來烽火連天的巫統黨選,更加激烈、更具歷史意義。

自從獨立以來,巫統便一直在政府里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從早期的分享資源和共享政權到后期的一黨獨大和趨向霸權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前首相敦馬哈迪更是說過,就算是憑巫統單一政黨也能組成政府。這句話雖然顯得高傲,但畢竟是事實。不過,我們得感謝308,因為308的海嘯使到敦馬的那番話成為了歷史、成為了毒藥。

2004年以新首相旋風在第十一屆大選狂勝的伯拉,無法乘勝追擊的夾持著強大的人民委托推行政改、實行良政、倡導廉政。猖狂的種族主義、盲目的霸權、失控的貪污、每況愈下的治安和通貨膨脹等等,催生了308。

國陣成員黨在馬來半島的慘敗,雖然還不至于導致一黨獨大的巫統失去政權,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成員黨的慘敗催促了巫統黨內的“變天”。高傲和霸道慣了的巫統似乎忘掉了什么叫做唇齒相依、什么是唇亡齒寒。

巫統黨選的進展高潮迭起。首相的交棒日期一再推前,不禁讓人感覺到有一股強大不可漠視的背后力量在主宰著巫統、主宰著國陣,操控著政府。觀看黨內區部提名的走勢,如無意外,納吉和慕尤丁將上位,而后依傳統的出任我國正副首相。

然而,巫統黨內的“變天”能改變國陣的命運嗎?納吉和慕尤丁的上位能挽回民心嗎?人民要的是能讓百姓安居樂業、公平合理的政府。那一個政黨能許人民百姓一個未來,人民百姓便選誰當政府。在我們這樣一個獨特的多元化的國家,領導人需要做到的不外是一套能贏得民心的不偏不倚的平衡功夫。這便是快要被遺忘了的“中庸之道”。

人民不再盲目的相信政客。政治人物的華麗包裝蒙得了人民一時,但騙不了人民一世。巫統黨選產生的黨魁,依舊免不了要著手解決人民百姓面對的基本生活問題和整個社會族群的難題。想要挽回草根百姓的選票,政府得處理通貨膨脹和日益敗壞的治安狀況;想要獵取中產階級的芳心,政府得著力的推行在政經文教領域里公平合理的政策;想要了解知識份子,政府得拿出勇氣和誠意和他們交流。

巫統主導的聯邦政府近期濫用內安法令、高壓的手段對付興權會、對華文教育的不公平、經濟政策的偏差、寄居論的處理方式等等重大課題,將讓巫統以外的國陣成員黨身(深)受其害,來屆大選的考驗更將嚴峻。

脆弱的國陣成員黨將造成弱勢的國陣政府。弱勢的國陣政府將促使巫統黨內的“變天”。巫統的領袖應該深刻的感受到這一點。一味的以民族英雄為榮、以民族至上,將會贏了黨選,但典當了政權。

國家的命運,最終還是掌握在人民的手中。

2008年10月25日

我愛友族

我的藥房,設立在檳島一個蠻偏僻的地方。
我的顧客、病人,有不少過半數是友族同胞。
在這個馬來同胞占國會選民整
60%的地方,附近共有8間華小。
有不少的馬來子弟不念國小,而選擇在鄉區的華小受教育。

前天,診所來了兩位馬來姐妹。
念國民型中學高一的姐姐,帶著念華小五年級的妹妹來看病。
我以馬來語先和姐妹打招呼,姐妹倆同時以華語回應我。
姐姐說:“爸爸捕魚還沒回來,妹妹又發燒,所以帶妹妹搭巴士來看病。

全程,我以華語和姐妹倆交談。
我問妹妹:“明天需要請一天的病假在家里休息嗎?”

妹妹沒回答。
姐姐也問妹妹同樣的問題,但竟然也用華語和妹妹交談。
妹妹說:“回去吃了藥,休息一下,明天應該可以去上學了。學校功課很多,不去一天,會追不上!”

我靜靜的聽著。開了藥,吩咐妹妹記得準時服藥。
臨走,姐妹倆異口同聲的說:“謝謝你!醫生。

我生活里頭的親身經驗總促使我去思考一些問題。
才高一的姐姐可以“姐代父職”
,
和妹妹也用華語交談
,
姐妹都這么有禮貌
,
妹妹的求學精神太令人敬佩了。。。。。。

我和遠在他鄉大學授課的好友端嚴提起這件事。
端嚴說:“誰還說華人是最優秀的民族,你就跟他提起這
kisah benar!”

2008年10月22日

我们快不行了

国际原油价近期猛挫,像吃了泻药般的从每桶接近美金150跌至每桶美金70左右。那个管材米油盐茶醋酱的部长大人说,若国际原油价低过每桶美金72,那么汽油零售价便可以调低至每公升1.92零吉。现在正是时候了,部长大人还在等什么呢?

前阵子,国际原油价像狂吞了伟哥般的勇猛飙升、持久不下。国能(TNB)掌柜的说,因为国能用汽油生电所以成本也大幅度提高,电费涨价是无奈的。这一点,书读得不是很多的我们都能明白。然而,如今国际原油价下跌了,国能掌柜的却说,国能用很多的煤炭和天然气生电,所以国际原油价的走势和我们的电费没有很大的关系。这一点,就叫书读得不少的你们不能明白了!

前阵子,白米的零售价也像狂吞了伟哥般的勇猛飙升、持久不下。加上国际闹的粮食荒,白米的零售价也涨了接近一倍。真的是叫吃白饭也沉重!这一点,书读得不是很多的我们都能明白。但是,近期国际白米价也下跌了近乎一半,为何零售米价没有调低呢?这一点,就叫书读得不少的你们不能明白了!

别再闹该不该吊“我愿意”的布条了、别再闹中央理事会里有没有马来同胞了、别再闹916、1001、1201或xxx 了、别再闹你欺负我还是我欺负你了。大爷们,你们行行好吧,我们家米缸快没有米了,我们车子里的油缸也快没油了。赶紧降一降那些材米油盐茶醋酱的零售价吧。现在是月尾,我们快不行了

2008年10月20日

民意值多少



308的全國大選,開拓了一個新的局面,那就是人民的聲音似乎受到重視和肯定。尤其是民聯,更是動不動便搬出民意來向國陣政府施壓、嗆聲。最經典的首推916變天,民聯“濫用”民意、“綁架”民聲,試圖來推翻經過民主選舉來成立的合法政府。于是,民意便成了民聯的法寶。


然而,在檳州,一直以來便讓人有“絕對尊重民意的民聯政府”在幾個月的施政過程中,便露出了它如何的漠視民意、如何的選擇性的操弄民意。在最近有關于“無線檳城”全檳島島民可以免費無線上網的爭論上,尊貴的檳州首長對于執行一項計劃前,需不需要咨詢民意的立場所發表的言論,露出了首長的“真顏色”。


報導說,“檳州首長反駁非政府組織,并指出只要政府在執行自己認為對人民有利的計劃,都不會在事先向人民進行咨詢,因為這是耗時的工作。他甚至反問非政府組織,難道州政府在興建第二大橋、安裝閉路電視、增加警隊人數或增建學校的課題上,也要進行咨詢人民的工作。他同時也質疑「公開咨詢」這概念,并指出如果州政府向非政府組織進行咨詢工作,這些組織在咨詢前和咨詢時,都會保持著同樣的反對立場。”這一段言論,讀了之后,讓人民見識了檳州首長的思維。


其實從理論上來講,我們的政府是民選的,所票選出來的政府應該是受到廣大的人民百姓所接受的。尤其是以行動黨為主檳州的政府,在308時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下,應該是反映出新的州政府是最善解民意的。嚴格上來說,州政府所推行的計劃和施政方針,應該是廣大人民百姓所盼望和期待的。若州政府的大小計劃都引起民間的激烈反彈,那似乎反映了州政府的上位是一個意外和偶然。再不然,便是上了位的政府過橋拆板、原形畢露。不然,官意和民意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落差呢?


一個想要做到以民為本的政府,應該深入民間,時時刻刻和代表特定社群、行業、區域、理想的非政府組織保持密切的關系。只要能做到這一點,我深信官老爺想要推行的計劃將會不偏不倚、將不會有很大的爭論性。再說,聽取民意將能把想要推行的計劃做出適度的調整,讓人民有量身定做的感覺。
這將使到所推行的計劃能真正的讓人民受惠。


當然,政府扮演著領導人民的重要任務,不能凡是都讓民意牽著鼻子走。對于持有相反意見的非政府組織,政府有義務和責任和它們交流,也讓這些非政府組織聽聽其他人民百姓的意見。畢竟許多的非政府組織也并不代表所有的人民。


政府的計劃,尤其是涉及到人民百姓的健康、生計和其他基本的生理上的需求的,不妨多聽取民意,和人民進行思想交流和教育群眾的工作。一個能虛心聆聽民意,而后帶領全民向前邁進的政府才是優秀的人民政府。

2008年10月18日

東主有喜,休假兩周

本人在此以歡喜與感恩的心公告親朋戚友、鄉親父老、政壇支持者,

本人正式受委為:


檳城州.民政黨.青年團.州聯委會.的31個局.的其中一個.公共衛生局.的局主任。

因此,本人將休假兩周(沒時間在部落寫文章),舉辦一系列的感恩和慶祝活動,來答新謝領導對我的委任。

敬請留意。

謝謝!

2008年10月16日

禿頭魔術師


内政部長赛哈密今日援引1966年社團法令,宣布興權會(HINDRAF)是一个非法组织。赛先生说,一切證據與事實證明,興權會危害公共安寧與秩序及道德觀,甚至影响多元種族社會的和谐。因此即日起(15/10/08)宣布興權會是一个非法组織。


興權會在去年開始活動時,為何能獲得如此廣泛和強大的支持呢?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它有市場、有需求。那是因為這片國土的某個社群有話要說、有事待做,而原有代表那社群的政治團體已經“失責”、已經“辜負眾望”了。來自于廣大社會基層人民百姓的需求和聲音被視為“危害公共安宁与秩序及道德观,甚至影响多元种族社会的和谐”是令人遺憾加憤怒的。


再一次,國陣政府通過內政部,以高壓的手段打壓來自于民間的聲音。興權會追求的事項過份和無理嗎?興權會影響的是多元種族社會的和谐還是國陣政權的操控?赛先生是在掩耳盜鈴,只會弄巧反拙。被壓抑的聲音和情緒,在時機成熟爆發起來是,威力和破壞性將是驚天動地的。


此刻的我,想起小時候觀看魔術表演的片段。禿頭的魔術師,拿著那支褪了色的魔術棒,指著臺上小桌子的白兔,把白兔變不見。白兔真的不見了嗎?哈哈!這一招或許只能騙過還在昏睡的馬戲團主管

2008年10月14日

索性做给我们爽吧


继访问离职的首相署部长再益后,星洲日报昨天又刊登了和贸工部长慕尤丁的访谈

读了访谈,觉得很爽(不只我爽,远在他乡的高猪也说读了很爽)。因为,这位即将出任马国第二号人物的慕尤丁表示,巫統必須在實質上作出改變,諸如国家財富分配、經濟政策等被認為不公平的議題,包括教育、語言、宗教、司法、執法等課題,都必須重新受到檢討。

我们都希望国家领导能一视同仁、公平的分配国家的财富和资源。慕尤丁毕竟也是一位重量级的内阁部长,握在手上的权利也不逊于他人。所以,慕尤丁若要我们相信他的诚意,他应该当下便从他的部门开始,以实际的行动,采取宏观的政策和策略,来达至他说谓的改变。

慕部长,既然您都已经说到我们爽了,不如就索性做给我们爽吧

2008年10月13日

贏了選舉,忘了承諾


全國第十二屆大選,讓幾個州屬變了天。數州的政府易主,聯邦政府也在“916”變天的“驚濤駭浪”中渡過。隨著這個變化,好多個地方政府也出現了大換血,同時也促使人民再次積極的討論有關恢復地方政府選舉的事項。

地方政府是和人民的日常生活、起居住行最息息相關的一層政府。一直以來,地方政府的服務精神和素質大都有欠理想而令人民失望。地方上的公民組織歸咎于因為地方政府的成員是通過州政府委任而非由民選,所以才造成了人民的怨聲載道。

有鑒于此,民主行動黨早在20053月便發動了“還我民主第三票”的運動,呼吁當時的國陣政府恢復地方政府選舉。人民聯盟(民聯)更是在第十二屆大選前簽署了《人民宣言》,其中建議落实地方议会选举。如今,有五州的地方政府成員(市、縣議員)將全權的由民盟所組成的州政府委任。社會公民組織和關心施政的選民都在監督和觀察著民盟政府何時將落實他們大選時的承諾。

回顧過去,1964年發生馬來西亞印尼對抗,聯盟政府在1965年頒布緊急法令凍結地方政府選舉。同年6月,聯盟政府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專門調查西馬地方政府的運作。1968年皇家調查委員會發布報告,報告中建議西馬每個州首府和首府以外的地方政府由民選政府組成。但是1971年,內閣成立一個委員會來檢討皇家調查委員會的建議。此檢討委員會建議凍結地方政府選舉,理由包括了:選舉無助于達成國家團結和社會經濟發展的目標、有違當時的第二大馬計劃和新經濟政策的目標、地方政府選舉將造成過度民主化和過渡管治。1976年,聯盟政府制定《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正式的立法將地方政府選舉廢除。

如今,由民主行動黨為主的檳州的民盟政府,會如何的去落實民選地方政府呢?當然,間中必然有一些法律上的問題得解決,才能全面的落實民選地方政府。但在這過渡時期,向選民承諾了的民盟政府有絕對的義務和責任,去感受、去了解人民想要民選政府的原因和精神。其中,人民深信民選地方政府將提升效率、廉潔度、透明度和公信力。但是很遺憾的,剛過去的市議員的委任,檳州政府無法展現她果敢的政治決心與意愿,完全擺脫她一直以來所嘲笑國陣政府的“分豬肉”式的市議員委任制。

這一屆的檳威兩個地方政府的市議員任期將屆滿,人們期待著民盟政府能在這過渡性時期應用《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所賦予州政府的權利,來委任專業人士、在地方政府事務方面有經驗者或者可以代表某個社群利益的人士,出任市議員。

我相信,沒有一個制度是完美的。無論是民選、官委政治人物、官委市民(非政府組織和專業人士)來出任市議員,市議會整體的效率的服務精神都離不開得由高素質和服務地方社會熱忱的人士來參與。當然,就算是民選地方政府,也得制定一套有效的監督和平衡的機制。

我們期待民盟政府落實她大選的承諾,我們期待民盟政府拿出決心和誠意來改善檳威兩地的地方政府的效率、公信力 和透明度。千萬別贏得了政權而忘了選前的承諾

2008年10月9日

18sx



早晨,家鄉的老同學傳來以下的這一則簡訊。

雖然有些黃,但傳達的訊息還是蠻貼切的。

允許我在這里轉載,不過我事先說明,這則是18SX的。

新婚之夜,新郎用手撫摸新娘兩腿之間問 :“這是什么?”

新娘答:“黨中央!”

新郎說:“我想入黨,行不行?”

新娘道:你迫切要求入黨的心情我懂,但正式入黨還需符合以下條件:

1. 只要你硬得過黨的大門,它隨時歡迎你入黨。

2. 黨的宗旨是舌頭會轉彎。

3. 入我黨就不能入別黨。

4. 對黨要絕對忠誠,并誓死捍衛黨的純潔。

5. 不許入黨前干勁十足,入黨后萎靡不振。

6. 入黨前必須埋頭苦干,使黨中央歡心。

7. 要大膽創新,花式多樣化,促進黨內和諧。

8. 不許走后門,除非黨允許。

9. 每天最少要會晤一次,時間最低限一小時。

10. 每月足額交納入黨費以保持黨中央的艷麗。

2008年10月6日

保護古跡,人人有責


走在檳城喬治市的街道,能深刻的感覺到檳城的古意盎然。若鳥瞰檳城整個景觀,映入眼簾的是由“戰前街屋”的屋瓦構成的一片灰紅,在古色古香中展現一種豐富多元的南洋建筑風格。

回顧檳州開埠到今天的歷史,不難發覺,檳城過去數百年以來的故事與發展足跡都烙印在這小島上。1786年,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萊特開埠檳城,出任第一任總督,任期間鼓勵華人與其他移民進入檳城。在英殖民地期間,1826年成為英國在馬來半島的海峽殖民地、1946年的馬來亞聯邦和1948年的馬來亞聯合邦。加上早期為孫中山及中國同盟會和革命黨在東南亞的根據地。這一切,造就了今天的多元化的檳城。

人說,凡走過必留下足跡。因為如此,今天的檳城不乏富有19世紀英殖民地色彩的街道。多元化的古式建筑,包括了英印式、印度馬來式、早期店屋式、新古典式等等,目不暇給。統計數字顯示,檳城擁有不少過2千多個古跡建筑物。這比擁有濃厚殖民色彩的馬六甲還來得多。著名的古跡有:康沃利斯古堡、市政廳大廈、聖喬治教堂、檳城博物館、龍山堂邱公司、觀音亭、魯班古廟、張弼士故居等等。

無奈,隨著時代的變遷、城市的發展、經濟的轉型、產業的易手、對古跡保護的不專業甚至無知,導致了無數擁有珍貴文化與歷史價值的古跡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尤其是業主翻修、增建與改造時,把珍貴的歷史建筑和文物弄得不倫不類,甚至面目全非。

然而,這也不能全歸咎于業主,尤其是在當地生活了數代的“老檳城”。不富裕的他們,對維持和保護自己有歷史價值的祖屋畢竟是一個不小的經濟負擔,往往顯得有心無力。說到底,文化遺產與古跡是屬于全民,甚至全人類的。于是,政府有責任和義務,從各方面協調和協助有關業主保護和維修這些古跡。

檳城古跡的特色在于它不是有如展示給游客觀看和欣賞的“恐龍活標本”,而是有居民生活在其中的濃厚文化氣息和生命活力。難能可貴和錦上添花的是在這古跡建筑的周圍,有無數的老檳城在默默的從事著富有濃厚的文化與傳統的維生工作。其中包括了,手制傳統燈籠、手制木屐、雕刻牌匾、紙糊手藝、手制銀器等等的“夕陽手藝”。

今年77日,檳州政府和積極關懷文化遺產與古跡的非政府組織,在經過了12年的不屈不撓的精神和努力,終於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委員會,將喬治市及馬六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可以說是一項值得歡喜的榮耀和認同。

旅游業是檳州的第二收入來源。申遺的成功除了能提高人民對保護古跡和文化遺產的醒覺和熱情,更會帶來巨大的經濟效應。尤其,當喬治市登上世界文化遺產的版圖時,將會迎來蜂擁而至的全世界愛好古跡和歷史的游客。這可是為有心發展旅游業的州政府打通了第一道的向全世界宣傳之門。接下來的旅游業的發展和成績就有看州政府的造詣了。

希望州政府能和州內數位古跡保護的權威建立起密切的合作伙伴關系,讓這些古跡愛好者的專業配合州政府保護文化遺產的誠意和決心,為檳州的古跡、為人類和文化遺產盡“歷史交代給我們的責任”。讓我們的子子孫孫,能在一個文化氣息濃厚的古跡城市里成長。

保護古跡,人人有責

2008年10月4日

親善依舊在?



清晨起身,泡了一壺茶,動手寫一篇有關檳州古跡的文章。文章寫完了,茶香還圍繞著那依舊淫浸在古意盎然的文化遺產的情懷里。

下樓泡了一杯濃咖啡,打開那每天風雨無阻,由年輕的印裔派報員準時送來的報子。讀了星洲日報和再益的獨家訪問的幾段文字,感觸良深,好像這一段日子以來的納悶和郁卒得到了霎那的紓解。

再益說:我從來不擔心華人的問題,在我的律師樓,我的伙伴也是華人,我們互相信任和合作,你以為我的成功是靠我自己一人建立起來的嗎?我想,為了更好的生活,馬來西亞人應該站起來,勇敢地說話。華人要捍衛馬來人的權益,馬來人也要捍衛華人的權益,所有人都要獲得照顧。”

我想起了99年我在大山腳縣醫院內科病房服務的情景。當時我的同事希爾米醫生、護士長再娜(印裔回教徒)、黃護士、謝護士、拉妮護士(印裔)、羅詩答護士、雜役巴加(有些泰裔血統的巫裔回教徒)和法蘭士(印裔基督教徒)。一個那么多元化的“小馬來西亞”,大伙為了病人的疾病和苦難,不分彼此的站穩自己的崗位,并且互相協助,親善和諧。說實在的,很令我向往、懷念。

再看看今天我們的四周,我們是否越走越遠了。。。。。。

2008年10月2日

名留青史看今朝


不管你認不認同,此刻是在馬國的建國和政治史留下歷史的時刻。

我看伯拉的首相這份苦差他老人家是打不下去的了。或許他老人家應該拿出勇氣與決心來加速政改,包括了廢除內安法令、推動施法改革、成立IPCMC、公平對待每個國民等等。或許他老人家會雞肋這份苦差,狗急跳墻的來個背水一戰,或是戒嚴、或是拉攏回教黨、公正黨來為他那咽咽一息的首相壽命安裝呼吸器。


馬華偶像實力派領袖
翁詩杰能不能秉持他一貫的敢怒敢言、敢做敢當的作風,當選馬華總會長後以數百萬華裔同胞為后盾的在政策上“撥亂反正”,不執著頭上的烏紗帽,一洗華裔為二等公民的悲哀?


剛當選檳州民政黨州主席的丁福南醫生,能不能調整心態,誠心誠意、腳踏實地的統軍扮演反對黨的角色?健康的兩線制極需要有素質的反對黨,檳州此刻正有此空缺。不放眼重奪檳州政權,但求人民給予民政黨機會當個稱職的反對黨,將會從新鑒定民政黨存在的價值與空間。


由此看來,巫統、馬華與民政都掌握書寫歷史的主動權。而國大黨,會不會跟隨曾經偉大一時的三美威魯走入歷史呢?


亂世出英雄,名留青史看今朝




2008年9月30日

MAAF ZAHIR & BATIN


無論您是不是回教徒、無論您有沒有慶祝開齋節,在這個歡喜和感恩的日子里,但愿大家能攜手促進各族和各宗教之間的親善和諒解。

順祝各界開齋節快樂

MAAF ZAHIR & BATIN

2008年9月29日

求求部长大人

隨著檳城武吉淡汶區前州議員賴秋福夫人在住家范圍遭劫殺、檳州前州行政議員丁福南醫生夫人在住家范圍遭搶劫、檳州前副首席部長夫人在辦公室前被掠奪和檳州行政議員彭文寶女兒轿车在北海遭劫匪敲破车镜行竊的一連串事件,再次的喚醒了民眾對罪案的關注和憂慮。


回顧這十年以來的罪案指數:1997年有12萬1千176起罪案,2004年增加至15萬6千455起,2007年的犯罪率上升至20萬起(平均每天550起案件),真是駭人聽聞。其實,數據顯示,我國的犯罪率直線上升,這幾天的罪案無獨有偶的涉及大人物,所以才獲得媒體的大事報道。


然而,一直以來,在面對著更猖獗的罪犯時,警方的服務精神和效率在整體上來講還是令人失望的。只要向罪犯宣戰的最主要單位—警方,無法貫徹崇高的專業服務精神,罪案將會直線上升。


為了整顿及提升警队的效率,我們希望朝野兩大陣營能以廣大的人民利益為依歸,用彼此的政治力量和道德與勇氣(據了解有警方高層恫言反對政府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特委会”),同心協力來成立由马来西亚皇家警察运作与管理提升特别委員会建議的“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特委会”(IPCMC)。我深信IPCMC將能有效的整顿及提升警队的效率,使到打擊罪犯的工作能如愿的實踐。


諸位內閣部長大人,發文告、拉布條、晚宴上口誅警方辦案不利索的這些沒建設性的玩意就別讓大人你們操心了,這是草民們發泄的唯一管道。諸位德高望重的內閣部長大人,求求你們行行好,通過內閣催促成立IPCMC,許人民一個安居樂業、出入平安的明天

2008年9月26日

駙馬爺變老鼠


今日大馬報導,宣布攻打巫青總团长的駙馬爺凱里披露,其竞选活动遭到有心人破坏,巫统党员受到阻止与他会面。

一時心里納悶與不解,怎么會有人膽子生毛,連駙馬爺出巡想會地方諸侯也受到擋駕。才不過幾年前,駙馬爺全馬各地通行無阻,各路諸侯為他赴湯蹈火,身份比古代的欽差大臣還威風八面。無論中原或邊疆州屬,眾地方諸侯都對駙馬爺恭恭敬敬,服侍得無微不至。深怕得罪了駙馬爺,也遷怒了布城里的天子。

想當年,駙馬爺在檳州撒野,搞個檳州首長輪任的建議、拉布條抗議、指責許子根邊沿化馬來人等等的大馬來人主義,催化了人民百姓對巫統的無禮和高傲與霸權,更使到人民對駙馬爺的肚懶到了沸騰的地步。

駙馬爺的威嚴今時不同往日,原因在于昨天的巫統緊急最高理事會,議決展延巫統的黨選和常年代表大會至明年3月,咱們萬人之上的天子即時也大有可能歸鄉耕田去。

天子失勢了,駙馬爺也快變成老鼠,一條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2008年9月23日

政治發燒 經濟發冷


眾人皆知,一個國家的政治與經濟是唇齒相依、息息相關的。不穩定的政治局勢將使到經濟受負面的影響。相同的,惡劣的經濟狀況也勢必帶來政局的動蕩和人心的不安。


308普選以來,多變與動蕩的國內政治進展和演變,無可否認的已經對人民的生活帶來了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巴東埔補選時鬧出的寄居論、內安法令的濫用、巫統黨內的“逼宮”、高調宣染的916變天、沙巴進步黨退出國陣、民盟要求的緊急國會會議對首相投不信任票、首相副首相對調財政和國防部等等的政治動作,反映出了國內政治局勢的不穩定,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社會動蕩。


政治局勢的不穩定,使到外來投資止步、國內企業家也采取觀望的態度。人民百姓的消費心理也受到很大幅度的影響。尤其對于相對高消費的消遣和休閑活動、產業和基金投資、大節日時的慶祝的節儉和謹慎,使到市場的現金流動大幅度的削減。外來投資的止步和國內企業家的觀望態度,除了對人力市場造成了壓力,相關的下游工商業,尤其是中小型工業更是首當其沖。


我國在全球的經濟大體系里也只不過是一個蠻小的經濟個體。這幾天在美國發生的“金融海嘯”,導致美國和歐洲股市在金融股崩潰下暴挫。也牽連到了亞洲各地的股市和影響了市場信心。面對國內政治局勢處于相對不穩定的我國,國際的負面經濟趨勢,對于我國有“雪上加霜”和“屋漏偏逢連夜雨”的處境。


民盟陣線對國陣正政府的政權的“虎視眈眈”,很明顯的使到朝野兩陣營“重政治多過重經濟和發展國家”。在可以預知的將來,政治局勢將不會有太大的改善,於是經濟的“寒冬”仿佛是無可避免的了。


然而,若能未雨綢繆、有全面的應急準備和對策,我想以我們是一個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我們應該是能在動蕩的局勢里,把經濟的受影響程度減少到最低。


政府的首要任務便是善用公款。屬于沒有經濟效應或不能讓全民受惠的大型工程應該暫緩執行。高漲的國際原油和其他原產品的價格將直接的使到國庫的收入提高。再來,涉及公款的工程或投資事項必須提高透明度和果敢的朝向公開招標邁進。此舉將有效的減少政府工程比市價高出數倍的荒謬估價。


從以上節省下來的款項,鼓勵國內的制造業,包括提供獎勵和各方面的優惠。此舉將使到制造成本降低,生產品更具競爭力。大規模及高科技的制造業除了提供就業機會于知識型的專才,也必然會提供商機給有關的下游工業以及有關聯的商業活動。


就業機會的保障能使到人民百姓的基本消費能力不受到影響。此舉能確保基本的商業消費活動不受到影響。有經濟學家指出,政府應該在這階段從鼓勵消費轉為鼓勵儲蓄,民眾省下的錢即可為退休做出準備,也可以成為企業用于投資生產的資金。 面對通貨膨脹的人民百姓,還真的期待政府的撥款和津貼能真正的在絕對透明的前提下讓人民受惠。這其中包括了全面提升公共交通工具、醫療與衛生、教育、農業種植和食品生產等等。


期待新上任的財政部長(也是副首相)帶來有效的財政措施來應對近期的經濟挑戰。大家期盼新的措施能有效的刺激經濟,帶來實際性的成效。無論如何,任何經濟計劃或措施的成功與否還有賴于在執行時的心態和監督。清廉和透明是落實任何經濟計劃的“必需品”,也是計劃成敗的關鍵。


面對全球經濟的嚴峻考驗,但愿受人民百姓委托的政治領袖能夠在人民福祉的大前提底下,放下政治歧見,與民共渡時艱。






2008年9月22日

64票

檳州民青團的競選落幕了。我以64票對140票的巨大多數票輸了州團長職的選舉。團隊里的好戰友或許擔心我傷心、失落,從昨晚到今天的大會和用餐時間一直陪伴著我。收到了好多通和好多則的鼓勵與安慰的電話和簡訊。有一則竟然是從海外傳來的。真的感激這些支持者和關心我的朋友的鼓勵和安慰。

這一戰不出我所料,讓我大開眼界,親身經歷所謂的黨內政治。在競選期間,竟然有不少的“領袖”不耐其煩的試圖說服我棄選。當然我都向他們說不了!來游說這都犯了大忌,都只流于用其他職位來打動我和抹黑我的親密戰友,沒有一位有耐心和我討論我想改革的事項。哈!我還真的看不起這些說客呢!

當然算票的結過是我輸了,但至少還有64位認同我的同志。在此我想你們致敬。


我心里想:堅持到底,畢竟也是一個小小的成就吧!



注:我要特別感謝GKS、MO、Ken、TCL和HTC等

2008年9月19日

退出國陣,回歸1969年起家精神



這一陣子,國陣成員黨正醞釀著退出國陣的一股風。隨著SAPP的宣布退出,大家拭目以待的是這會不會是國陣倒臺的第一張骨牌?對于民政黨是否應該退出國陣,我一直以來的立場是堅定的,那就是民政黨在現今的政治局勢下應該退出國陣

這絕對不是出于一時的沖動。從308 到現在,國陣并沒有痛定思痛的全力去改善人民對國陣的不滿和負面印象。308後所經歷的種族主義和霸權、極端宗教思想和無法有效率的執行良政和廉政,都給民政黨帶來了比308更難以面對和處理的壓力和災難性的負面影響。

在這樣的政治局勢下,留下來不但不能實踐民政黨的政治理念,其實更本是背道而馳。于是,離開國陣能夠讓我們有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釋懷感覺。

想要離開,我們得自強不息、精益求精、提升團隊的精神和戰斗力。只要做足了必要的準備與考量,退出國陣,回歸1969年的起家精神,即使挑戰嚴峻,我想我們還是有信心克服萬難,爭取勝利。

2008年9月18日

請支持我們的團隊

各位檳州民青團州代表同志

920日星期六便是檳州民政黨青年團的州代表大會與改選。308普選,我黨遭受了創黨以來最大的打擊。加上隨后而來的一連串負面政治演變,我相信,只有拿出決心與魄力來轉型與革新,才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于是,我決定競選檳州民青團團長一職,希望能獲得同志們的支持,讓我們同心協力的推動這“自我革新,全面轉型”的使命。


以下八項任務將是我首要推行和注重的:


一)全力捍衛馬來西亞各族人民在憲法底下的基本權益


二)年輕化與多元化民青團

- 我們的團隊將以我們的联絡网,有規劃的招收符合黨策略的生力軍;


三) 和社會的非政府組織、職工會、專業組織與青年團體建立策略伙伴的關系

例如:

i) 廢除ISA運動

ii) 新聞自由聯盟

iii) 醫藥公會---- 研討全民保健計劃的提議


四)扮演一個形象更鮮明、立場更堅定的我黨政治先鋒

- 民青團領袖能更膽敢的面對群眾和敵對黨,包括以論政或辯論以及有效的政治管道去處理問題。


五)監督民盟政府在大選時的承諾和上任后的政策,其中包括了

i) 落實地方議會選舉

ii 政府工程公開招標

iii 首長官邸裝修費疑案

iv 臨時地契轉換成永久地契課題造成屋價飆升,富者更富。

v 重政治不重經濟,做戲多過做事

vi) 先宣布后研究的民粹作风


六) 開拓和應用網絡世界,聯系各領域的網友,其中包括了

i 加強部落客之間的合作聯系

ii 設立民青内部網上聊天室 chat room

iii 設立及推動網上之友

- 歡迎公眾成為民政之友

iv 設立民青網上電台


七) 在國陣扮演批判性的監督角色,于第一時間對違反黨理念和人民利益的課題 做出回應或反擊

i 改信論壇的爭執

ii 馬拉工藝大學學位課題

iii 極端的種族課題

iv) 內安法令的濫用


八) 訓練與栽培民青團團員,以便在來屆大選全力協助我黨好好的打一场选战




同志們,讓我們一起再創民政黨的奇迹



競選宣言



2008年9月16日

赛哈密下台吧!


912内政部长滥用内安法令对付3位国民,把人民自从308 一来对国阵政府的不满和愤怒推向了沸点。所谓民政和马华的基本盘,一夜之间如猛吞泻药后的狂泻、崩盘。大街小巷,妈声不绝於耳。


授权保护人民、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的内政部长,912醒来时忘了吃药,午间行为举止失常、滥用权力、蹂躏民生,给社会带来了极度的不安与恐慌。内政部长在随后的记者会更是语无伦次、掩耳盗铃


主管法律事务的部长,再益斩钉截铁表示,内安法令只应该用来对付恐怖分子。他不苟同内政部长的狂傲和决定。看来改革无望,只好拂袖而去。首相想挽留再益,拒绝了他的辞职,要求他先休假两周后。我想,该休假两周(两个月、两年、甚至二十年)的是内政部长而不是法务部长。


人民对巫统为主的国阵政府已经绝望了。如果明天闪电大选,马华、民政、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更期望巫统)的竞选按柜金,恐怕凶多吉少










2008年9月15日

我怕阿末

尊贵的 korek x 3槟州首席部长,您是一州之长,代表着三大民族的首长,全民不分贵贱皆是您的子民。权力在您的手中,请替我们行侠仗义,收回阿末依斯迈的拿督衔头吧。

怎么了呢?不敢对阿末下手吗?难道你也有所顾忌吗?

您不是才公告天下,不知死字怎么写吗?怎么仿佛又畏缩了呢?

听闻尊贵的 korek x 3槟州首席部长相信民主,不如就来个公投吧?

既然尊贵的 korek x 3槟州首席部长拿不定主意来对付他,那不就来个网上投票。

尊贵的 korek x 3槟州首席部长的幕僚长擅长搞网络,不如就叫他相助吧?

尊贵的 korek x 3槟州首席部长,别忘了,您是大权在握,难道为民除害,还要看其它人的脸色吗?

尊贵的 korek x 3槟州首席部长,莫非你要前朝政府写信给您,指示您如何处理问题吗?

2008年9月13日

捉人了




終於,他們捉人了!








2008年9月12日

檳民青團團長之戰


檳州民青團6年已無戰事,而備受矚目的民青團“胡涂”之戰,是自2002年范清淵對壘吳竟誠一戰后,就沒出現競爭。這次,在308大選后民政黨的第一次黨選,胡棟強及涂仲儀都角逐檳民青團團長一職,《中國報》第一時間約上他們專訪,發表他們對民政黨的貢獻及黨理念。




涂仲儀:勿局限於辦活動民青應作為政治先鋒
涂仲儀★38歲,執業醫生★2001加入民政黨,現為全國民政青年團政治局秘書,檳州民青團青年團州委兼教育局主任


檳州民青團團長候選人涂仲儀醫生認為,民青團不應只附屬母體,黨內只扮演著主辦社交活動,如千人宴的角色,而是應該著重于喚醒政治覺醒的工作,作為母體的政治先鋒,一觸動政治神經線,可馬上反擊。
他說,反擊方式有兩種,一是通過文告,部落格、媒體及專欄,最有效的是專欄,能與讀者群建立關係。二是高姿態的挑戰對方辯論議題。
他說,所打出的“自我革新,全面轉型”,革新就是民青自我革新,轉型則是以外表及實質著手,外表是招收更多不同種族的黨員,實質則是灌輸黨員對于更多時事課題的認知,掌握國家行政的知識。

應勇於發言
他認為做為一個民青黨員,應該是勇于發言,而不是只敢在外批評黨,黨內卻不發一聲。
他說,就像有黨員在外批評黨領袖許子根,說了許多難聽的話,把大選的慘敗都怪罪在許氏一人身上。
“但是民政黨是一個團隊,若許子根有做錯,旁人可以發言,而不是出現問題了,才把矛頭指向他,團隊意義是大家都要負全責,而不是推卸責任。”
他說,要批評主席,為何不在內部說,就是有太多人在內不出聲,不然就是說了奉承的話,模糊領袖的焦點,做為黨員,要就在內部發言,而不是只在外面大聲說話。
他說,自己一旦成為團長,可以用本身的聯絡網及方便,拉攏不同領域擁有專長的人士,包括政經文教,讓他們成為民政之友,建立一個溝通平台。

離開國陣不加入民聯民政也可成 第三股勢力
涂仲儀認為民政黨應該退出國陣,他將會通過務實方式,向黨提出這建議,即使民政黨離開國陣不加入民聯,也有條件成為第三股勢力。
他說,大選后,他與一批同志擁有相同共識,即民政黨應該退出國陣,與巫統劃清界線,而這個想法至今不變。
“我們將在黨代表大會上提出動議,讓代表可以討論,民政黨的去留,並不是由黨領袖許子根一個人來決定,而是應該通過大會,讓黨根據程序進行。”
他說,民政黨是“老招牌”,具備執政經驗及人才,但是因為留在國陣而受到人民的唾棄。
他說,巫統一黨獨大,該黨已無法在國陣平起平坐,如同以前該黨剛加入國陣時可以一黨一票,所以民政黨感到辛苦。
他說,巫統還有其他領袖的思想及言論都令該黨造成傷害,更辛苦的是該黨還在國陣的制度內,面對四面楚歌的窘境。
他認為,該黨最大致命傷是雖然是一個多元種族的政黨,但都被大家認為是華基政黨,所以當下黨應該回歸根本,從新出發,我們要堅持己見,要的是合理公平的對待每一個馬來西亞人。

專業資格不代表人品民青需要未來領袖
涂仲儀否認自己在團長競選中處于弱勢,而他更遺憾的是他與胡棟強,被視為是專業人士對草根。
他說,自己從不認為是執業醫生,在這方面就佔優勢,專業資格根本不是競選團長的賣點。
他說,民青黨員要選的團長,是他們一個未來的青年領袖,專業人士根本不代表一個人的人品。
他說,媒體認為他的基層不多,但其實自己的黨齡只比棟強少4年,由于過去擔任市議員是在浮羅山背及峇央峇魯區部,協助處理西南區問題,之后移至日落洞,所以可能因此有人認為他的基層不多。
他認為資歷並不代表全部,素質及心態才是決定性因素。
他承認,本屆大選代黨出征,會被黨員認為是黨的愛將,“妒忌難免,因為黨的資源有限,粥少僧多。”
不過,他強調自己是從基層出發,也非坐直升機,並指自己自2004年就已在壟尾鄉委會提供服務,相信是從那時候受到黨的觀察。
大選的失敗,使他對政治的熱情不減反增,而且更有衝勁,朝向理想。
他形容自己是愚公,固執,只要是認定目標,就會堅持信念,勇往直前不退縮,兩肋插刀,也在所不惜。



報導:鄭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