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5日

我愛友族

我的藥房,設立在檳島一個蠻偏僻的地方。
我的顧客、病人,有不少過半數是友族同胞。
在這個馬來同胞占國會選民整
60%的地方,附近共有8間華小。
有不少的馬來子弟不念國小,而選擇在鄉區的華小受教育。

前天,診所來了兩位馬來姐妹。
念國民型中學高一的姐姐,帶著念華小五年級的妹妹來看病。
我以馬來語先和姐妹打招呼,姐妹倆同時以華語回應我。
姐姐說:“爸爸捕魚還沒回來,妹妹又發燒,所以帶妹妹搭巴士來看病。

全程,我以華語和姐妹倆交談。
我問妹妹:“明天需要請一天的病假在家里休息嗎?”

妹妹沒回答。
姐姐也問妹妹同樣的問題,但竟然也用華語和妹妹交談。
妹妹說:“回去吃了藥,休息一下,明天應該可以去上學了。學校功課很多,不去一天,會追不上!”

我靜靜的聽著。開了藥,吩咐妹妹記得準時服藥。
臨走,姐妹倆異口同聲的說:“謝謝你!醫生。

我生活里頭的親身經驗總促使我去思考一些問題。
才高一的姐姐可以“姐代父職”
,
和妹妹也用華語交談
,
姐妹都這么有禮貌
,
妹妹的求學精神太令人敬佩了。。。。。。

我和遠在他鄉大學授課的好友端嚴提起這件事。
端嚴說:“誰還說華人是最優秀的民族,你就跟他提起這
kisah benar!”

11 条评论:

UNCLE BOO 说...

涂医生,看了你这篇文章,我感伤不已。

你那个马来选民占60%的小地方,有8间华小,我们这里,蒲种,目前被称为全国发展最快的地方,华人人口占了大部份,却只有4间华小。

你们那边的马来姐妹都用华语交谈了,我们这里还有许多华人子弟没有机会读华小。

很多马来人都读华小了,要增建华小还是这麽难。

我儿子明年读中学了,我去年就开始物色一间校风比较好的中学,仿效孟母三迁,在附近买了一间屋子,以为可以比较容易进入这间中学,谁知道还是被调派去另外一间我不怎麽满意的中学。

为了让我儿子有一个比较好的学习环境,我现在决定自己选择校园,拒绝教育部的调派,所以准备送他去私人学校,不考SPM,只考O LEVEL 和A LEVEL,因为我对我们的教育政策实在是没有信心。

但我们面对的却是烦恼千万千,要更加努力的打拼挣学费,以後也不能进入本地大学,必须报考外国大学。

以前孟母只须三迁,便出了孟子大圣人,现在的孟母,即使三迁,还有烦恼千万千。

唉!

熱血火狗 @ FireDog 说...

嗯!我身邊也有不少馬來和印度同胞都可以用福建話跟我交談,還有一個馬來朋友特地送他的女兒讀華小,然後還想我學習一點中文。
哈哈哈!
所以,我一直都沒有認為華人比其他種族優秀!

青天白月 说...

有华小的地方就有儒家思想。诗书礼乐可助人们获得良好的品性!这就是华小的特点。

skypaul 说...

看了这篇文章,我的心情久久不能自拔。

kmsiah 说...

民族之间的交融原本就可以這么简单,這么自然。是政客一而再,再而三,挑起了仇視異族的情绪。华人印度人都已接受马来语作为國语,并努力地学习它。馬来人也应该放开心胸接受和学习他族的語言和文化,促進民族交融。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波力的小女儿明年上小学,班上有个课业的劲敌,是小女争了三年幼儿班还追不上的,尤其是华文,往往就输她个两三分,小女非常在意,常和我这个老爸提起,她的名字叫做苏莉娜,波力也不以为意,觉得我这女儿好胜心太强了不是很好,直到有一天去看她学校的「龙虎榜」才知道为什么这小瓜这么看不开,原来苏莉娜是她的译名...

恳亲会时和苏莉娜的父亲相遇,这位和波力同年的小商人坚持用半咸不淡的华语和波力沟通,原来他也在上华文夜校,波力好奇的问他为什么要学华语?他回答说,因为他已经能够掌握很流利的英语了... 就这么简单。

我告诉他受华文教育,将来必须负担更重的教育费用,他用华语回答波力:「穷不能穷教育!」

我拍拍他的肩膀,用非常肯定的语调对他说:「你注定三代富有!」他眨了眨眼睛说:「只能三代吗?」说完和波力相对大笑。

思想决定未来 说...

这要让一些马来西亚华人不会讲中文的人民脸红了。

呵呵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其实无论是什么种族都有自己的优越感。。
但是我们不能继续这样的心态。。。

我们应该坚持的是马来西亚人的优越感。。

马来朋友也开始认同华文教育是一件好事。。

但是政府却处处为难,甚至让我们失望了。。。
所以我们要如何留在一个不开明政府的国家里头呢?
当然我也不鼓励移民,
只是为何政府不能改变呢??

愚公移山 说...

uncle boo : 你的际遇相信是很多城市(尤其是新市镇)的家长的噩梦。这不只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不公平,也反映了整体教育水准的低劣和政策的失败。

热血火狗:你的看法很正确。

志忠:现今政府要是不能改变,那人民便只有改变政府。

糊涂侠客 说...

我一直以来都跟我的朋友们说,不要以为华人是最好的。友族已经赶上我们了。华人才不自强,就会被淘汰的。那时还争什么华人的权力,第1或第2等公民吗?

匿名 说...

我要說一句可能很不中聽的話。
也預備讓人炮轟。

其實,我們的教育分為國民與國民型,多少導致人民在思想模式上有分野,也無可否認也是國民分裂的暗湧。

有時我在想,乾脆統一教育制度,但是卻必須讓每個民族的母語教育納入正課。
甚至華人學淡米爾文,馬來印度人學中文。。。

我沒有否認教育是團結的基石。

y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