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1日

過客

這幾天和高豬青天白月大城情事閑談。
大伙都說日子過得“干那賽”。
尤其翻看報紙的政治新聞,幾乎每一則都叫人肚懶。
所以就約定不寫令人肚懶政治文章。
來點軟性的吧!

很喜歡這個搬來了快一年的地方。
其實,屋子就建在山腳下。
可以看到云和山貼在一起、可以聽到來至于大自然的蟲鳴和鳥叫聲。
屋子里有個天井。
于是,每每下雨時便可聽到雨聲、風聲。
然而我了解,我只是一個過客。
再美的地方也無法永遠守住,因為生命總是無常。


(過客不是寄居者,不然你們又肚懶了。)



15 条评论:

keykok 说...

这样有见地的人没有写政治,您就不怕别人肚懒吗?

哈哈!看了不要肚懒哦!

匿名 说...

改說禪啦﹖

yaya

高猪 说...

哦!!!!你惨了!一说不写政冶,立刻有人肚懒了!你惨了!!

写回你的政治啦!什么‘可以看到云和山貼在一起’,什么‘可以聽到來至于大自然的蟲鳴和鳥叫聲’,哈哈哈~~~~

写回你的...哈哈哈~~~~ 政治啦!

我去悠闲咯!

青天白月 说...

好像还少一支吉他!

愚公移山 说...

keykok: 你夸獎了。我寫的政治,有時還真叫黨內人士肚懶。

yaya : 禪太深奧了,輪不到我。我的程度勉強可以到風聲和雨聲罷了。說到禪,你樓下的高豬和青天白月倒是高人。

高豬:寫政治,令人肚懶;不寫政治,也令人肚懶。肚懶lah anda sebelum anda di 肚懶kan。

青天白月:說到吉他,又得說那一段天真無邪+ lao bak sai 的故事了。

绍谦 说...

我是绍谦,目前在马华的insap工作。

初次到访,对你了解不深。略有听闻,你是一个很有素质的年青政治人物。喜欢你的部落,喜欢你的笔触。加油!

哈哈,我也很喜欢,陈升的“我喜欢私奔和我自己”。

愚公移山 说...

绍谦:

欢迎你得到访。

你也太夸奖了。我实在不敢当。我不过是民政党一位远在边疆的小卒子。

太好了,又遇上了一位懂得陈升的歌的青年才俊。

多多交流。

kmsiah 说...

甚么时候才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私奔?

UNCLE BOO 说...

哎!我唱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还唱得令自己相当满意的.

愚公移山 说...

kmsiah :

老兄,你想“私奔”時,別忘了約我。

uncle boo :

佩服!佩服!
陳升的這首歌,還真難唱。
但愿有一天能一同飆歌。

keykok 说...

uncle boo那天在卡拉OK没有点这首歌.

UNCLE BOO 说...

KEYKOK那天也唱了“不再让你孤单”,这个星期四我的第一首歌就唱陈升,KEYKOK別跟我抢麦。

愚公移山 说...

keykok & uncle boo :

太羨慕你們了。
改天南下一定要安排時間和你們一起飆歌。
盡情地享受沒有至高無上的黨職的日子。
哈哈!

匿名 说...

那麼陳昇的歌就留給你表現了。。

yaya

愚公移山 说...

yaya:

那當然。
不過希望陳升不介意。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