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2日

我们快不行了

国际原油价近期猛挫,像吃了泻药般的从每桶接近美金150跌至每桶美金70左右。那个管材米油盐茶醋酱的部长大人说,若国际原油价低过每桶美金72,那么汽油零售价便可以调低至每公升1.92零吉。现在正是时候了,部长大人还在等什么呢?

前阵子,国际原油价像狂吞了伟哥般的勇猛飙升、持久不下。国能(TNB)掌柜的说,因为国能用汽油生电所以成本也大幅度提高,电费涨价是无奈的。这一点,书读得不是很多的我们都能明白。然而,如今国际原油价下跌了,国能掌柜的却说,国能用很多的煤炭和天然气生电,所以国际原油价的走势和我们的电费没有很大的关系。这一点,就叫书读得不少的你们不能明白了!

前阵子,白米的零售价也像狂吞了伟哥般的勇猛飙升、持久不下。加上国际闹的粮食荒,白米的零售价也涨了接近一倍。真的是叫吃白饭也沉重!这一点,书读得不是很多的我们都能明白。但是,近期国际白米价也下跌了近乎一半,为何零售米价没有调低呢?这一点,就叫书读得不少的你们不能明白了!

别再闹该不该吊“我愿意”的布条了、别再闹中央理事会里有没有马来同胞了、别再闹916、1001、1201或xxx 了、别再闹你欺负我还是我欺负你了。大爷们,你们行行好吧,我们家米缸快没有米了,我们车子里的油缸也快没油了。赶紧降一降那些材米油盐茶醋酱的零售价吧。现在是月尾,我们快不行了

7 条评论:

Eng Pak 说...

涂医生,连你这样的专业人士都喊不行了,还有谁行?

算来算去,只有那些位高权重、精力过剩的人还行!

位高权重忙着发泄多馀的精力,管你们行不行。

高猪 说...

他X的!

酱凄凉的课题,你居然酱来写!

你要我们笑?还是要我们哭?

哈哈哈!

熱血火狗 @ FireDog 说...

嗯!我也快要不行了!
現在的大人物們不是忙著黨選就是吵著要變天,誰會理這些事哦?
我想,還是等著看那些大人物會說甚麼笑話來給我們在多春咖啡檔吹水好了!

kmsiah 说...

saya paling TL itu TNB, harga petroleum naik, dia mau naik harga, harga petroleum turun, dia pula kata guna coal tar dan natural gas. Ini mesin telan duit, mana dia olang mau kasihan sama kita. Pui!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如果政府继续停留在这样的机制上,
也许我们以后对政府的信心会越来越减少了。。。

但我还是那一句,
民政党能否通过相关管道去发表呢?
甚至是解决问题呢?

如果这样的民生问题都无法解决,甚至是有效地通过管道来发表民意、民怨、民心,那么请问政府还是人民选出来的吗?

最奇的就是无人提起。。。除了你,学长!

青天白月 说...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不知道官老爷们懂不懂?

愚公移山 说...

eng pak : 在这样下去,我早上得在上班前先去派报子,下班后考虑去送瓦斯。你说的对,只有那些位高权重、精力过剩的人还行!

高猪:应该笑。而且笑个不停。因为我们有全世界最乐观的财政部长。掌柜的他说,我国经济不会有问题,不会受到世界经济风暴的影响。真乐观!

热血火狗:为了省钱,去多春时不知道可以不叫水喝吗?

志忠:的确,我们对政府的信心已经接近近乎破灭了!

青天百越:官老爷专用C4炸鱼,所以只有鱼死,没有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