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

2012年2月25日

2012年2月23日

何去可從?

蔡林雙王在台上辯論華裔何去何從,伊斯蘭黨教主聶阿茲隔天就呼籲華裔支持伊斯蘭刑法,相信卡巴星很快就要再跳出來,再次強調行動黨的立場了。

看來,伊斯蘭黨未曾放棄建立伊斯蘭國、執行伊斯蘭刑法的夢想,而且還希望得到華裔的支持。

聶阿茲認為華裔不應該害怕伊斯蘭刑法,因為它只用來對付穆斯林,非回教徒不會被影響。

華裔應該反對伊斯蘭刑法,不過不能因為害怕砍手砍腳或被石頭丟,而是這刑法有違憲法、落後及不文明。這一點,我認同卡巴星的觀點。

在這方面,到底林冠英的觀點是什麼?

我在谷歌鍵入林冠英反對伊斯蘭刑法林冠英反對回教刑法,找到的相關資料有:林冠英說,若橙皮書內容有提及回教法或回教國,黨領導集體辭職林冠英說,行動黨在伊斯蘭刑法課題中的立場鮮明,檳州不實施斷肢法

為何林冠英不甘脆一點,像卡巴星大大聲反對。卡巴星曾說過:伊斯蘭黨欲實施伊斯蘭刑法,就必須跨過我的屍體

再提伊斯蘭國、伊斯蘭刑法,不是企圖恐嚇你們。別忘了,我們不是正在為華裔何去何從而熱爆嗎?伊斯蘭黨的宏願,絕對會影響到華裔的何去何從

再提伊斯蘭國、伊斯蘭刑法,不是企圖攻擊我們的首長,只是認為卡巴星和林冠英不可以在這個課題上玩好人和壞人的遊戲。行動黨若是如卡巴星所說的般立場鮮明,反對伊斯蘭國、伊斯蘭刑法的理念就要從黨頭貫徹至黨尾。

當然,在政治上,為了各自的利益,行動黨和伊斯蘭黨不可能正視這一分歧。若我們追尋公正黨的立場……這是民聯最不願面對的分歧,最好的方法是用吸塵機吸掉,繼續罵國陣以分散人民的焦點。

蔡林雙王辯論會中,一名公眾(應該是馬華的支持者或黨員)向林冠英發問,是否可以保證民聯執政後不成立伊斯蘭國。這根本是種為難,好心你啦!林冠英是不會回答的。

果然,林冠英就是不回答。

試試在谷歌上鍵入如果伊斯蘭黨成立伊斯蘭國,行動黨退出民聯,看看有什麼資料跑出來?

我個人是相信行動黨打從心里反對伊斯蘭國、伊斯蘭刑法,但我們要祈求卡巴星長命百歲,以防萬一。 

辯論會結束了,引發了很多風波,網上的口水戰不斷,大家為這民主進程感到高興,但華裔依然是站在十字路口中央,任冷風吹拂,繼續問自己要何去何從。

這時,不識趣的聶阿茲跳出來要華裔支持伊斯蘭刑法,像是在為華社指引方向。謝了聶伯伯,不如你先說服卡巴星。

三黨在十字路口中相遇,結伴邁向布城。抵達目的地後,若兩黨支持成立伊斯蘭國、執行伊斯蘭刑法,那麼行動黨該何去何從?現在就好開始想了。


2012年2月16日

首長收到料

首長林冠英聲稱本身收到料,指國陣在來屆大選虎視眈眈16個選區,要檳州子民別掉以輕心,不然國陣隨時會重新掌權。

國陣重新掌權,從首長林冠英的口裡說出來,我們聴在耳裡,好像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如果為了要確保民聯繼續執政檳州,而忽略了候選人的素質,保送爛議員再次進入州議會,讓民聯再掌握三份之二絕對權力,那麼,林冠英在308前喊出的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到底還能成立嗎?

即使國陣真的虎視眈眈”16個選區,也未必能成功取下。自從林冠英在308那天晚上,搶著舉手自薦首長之後,民政黨和前朝政府就從未停止的被民聯檳州政府和林冠英抹黑至重傷;前朝政府被批得一無是處、前首長許子根博士被批成毫無貢獻……民聯這4年來如此努力,打穩了保住政權的根基,還怕什麼?

怕失去三份之二絕對權力的優勢?怕反對黨的監督?

你害怕歸你害怕,別煽動人民也一起害怕。民聯在檳州失去三份之二絕對權力的優勢,對人民來說何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預防首長林冠英所說的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

如果首長林冠英擔心國陣有天會傷害檳州子民,那麼現在就要做好準備了。最好的做法不是讓人民害怕國陣,而是通過州議會把良策制定成州政府的政策,保護人民。

一旦在州議會中制定政策,無論誰當政府都需執行,即使要修改,也至少要有三份之二票數才能在州議會中通過。

比如說民聯常自稱教育撥款。雖說是制度化撥款,但條件苛刻,校方需先向中央政府討撥款。這含有政治化的制度只是民聯的制度,至今未通過州議會制定成政策。

如果首長林冠英擔心有天國陣重新掌權,不撥款給獨中,那麼最好的方式不是讓人民害怕國陣,而是將此教育撥款制定為一項政策。

如果首長林冠英擔心有天國陣重新掌權,升旗山停車場的事件重演,最好的方式不是讓人民害怕國陣,而是從這次的事件中吸取教訓,制定機制,比如:有關州議員必需每天到工地巡視工程進展一次。

如果首長林冠英擔心有天國陣重新掌權,政府工程進展快了3%人民卻不知道,那麼民聯政府現在就該制定政策,當工程進展快了3%時,就要召開記者會宣佈,違規的議員就罰他一個月不可以召開記者會。

如果首長林冠英擔心有天國陣重新掌權,一些人批評州政府或首長,那麼現在就請制定政策,務必要請律師起訴批評者;甚至可以制定政策,讓州政府可以動用人民的錢大量印制傳單,到處分發,中傷政敵。

一個好政府可以給人民的,是未來的保障,而制定政策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一個好政黨可以給人民的,是高素質的候選人,以確保他們可以在州議會中制定良策。

一個好首長可以給人民的,是他的良心。


2012年2月9日

林冠英曹觀友

當天丁福南是說:一些人沒有知識、崇拜林冠英,林冠英就欺騙、誤導他們。

我們先來看前面這句一些人沒有知識、崇拜林冠英

(一)檳州到底有沒有沒知識的人?知識的定義很模糊。有高知識水平的,也有低 知識水平的,目不識丁的也不會一個都沒有。

(二)檳州到底有沒有崇拜林冠英的人?崇拜的定義很個人,但我認為不會是一個 都沒有。

(三)我認為行動黨內就有這樣的人,他還有得上陣當候選人呢!

所以,前面這句是成立的。

現在來看後面這句林冠英就欺騙、誤導他們

(一)丁福南是針對林冠英聲稱因為州政府省吃省用不貪污,所以在3年內就還清95 %債務,而指林冠英騙人。

(二)事實上,州政府可以還債95%,並非如林冠英所說般省吃省用不貪污,而是因為中央政府承擔了檳州供水機構的債務。

(三)林冠英也承認了這一點,但首長大人卻同時呼籲:州政府如何減少債務並 重要,重要是州政府的債務減少了。

所以,丁福南講得沒錯,在省吃省用不貪污才還債95這說法是騙人的。

林冠英指丁福南說:支持林冠英的檳州人民沒知識。

丁福南是說:一些人沒有知識、崇拜林冠英,林冠英就欺騙、誤導他們。

上述兩個句子的意思一樣嗎?

丁福南的言論被嚴重歪曲,而且還加料添醬,目的只是要讓人民憎恨丁福南,憎恨民政黨。

曹觀友更過份,還進一步自行解讀,猜測丁福南的心理,趁著掌握民意的時候煽動人民的情緒。

他說:丁福南把檳城人民形容成BTC(意指沒讀書),因為人民在308大選時沒投票給他,因此被他遷怒,對廣大的檳州人民不公平。

林冠英則猜測:或許丁福南來屆大選不上陣,所以罵人民沒知識。

在這事件上,林冠英和曹觀友只看到攻擊的機會,卻露出了丑陋的一面。

你當初又曾不曾相信林冠英說過的話,州政府3年能還債95%是因為省吃省用不貪污嗎?

無論你的答案是什麼,現在林冠英終於說出實話,州政府3年能還債95%是因為由中央政府承擔了檳州供水機構的債務。

還有,國家總稽查司認證的是州政府還債95,而不是州政府省吃省用不貪污,才能還債95。兩者是有分別的。

林冠英,別再繼續誤導、欺騙檳州人民了,尤其是崇拜你的檳州人民。曹觀友,你是有知職的人,不過也別太崇拜林冠英,他的話,不一定都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