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日

名留青史看今朝


不管你認不認同,此刻是在馬國的建國和政治史留下歷史的時刻。

我看伯拉的首相這份苦差他老人家是打不下去的了。或許他老人家應該拿出勇氣與決心來加速政改,包括了廢除內安法令、推動施法改革、成立IPCMC、公平對待每個國民等等。或許他老人家會雞肋這份苦差,狗急跳墻的來個背水一戰,或是戒嚴、或是拉攏回教黨、公正黨來為他那咽咽一息的首相壽命安裝呼吸器。


馬華偶像實力派領袖
翁詩杰能不能秉持他一貫的敢怒敢言、敢做敢當的作風,當選馬華總會長後以數百萬華裔同胞為后盾的在政策上“撥亂反正”,不執著頭上的烏紗帽,一洗華裔為二等公民的悲哀?


剛當選檳州民政黨州主席的丁福南醫生,能不能調整心態,誠心誠意、腳踏實地的統軍扮演反對黨的角色?健康的兩線制極需要有素質的反對黨,檳州此刻正有此空缺。不放眼重奪檳州政權,但求人民給予民政黨機會當個稱職的反對黨,將會從新鑒定民政黨存在的價值與空間。


由此看來,巫統、馬華與民政都掌握書寫歷史的主動權。而國大黨,會不會跟隨曾經偉大一時的三美威魯走入歷史呢?


亂世出英雄,名留青史看今朝




7 条评论:

小雨 说...

在当今大马看到一段评论:

“虽然一些人曾经指责安华过去非常极端,但是纳吉在过去也抱持着极端的种族立场,因此后者上台可能意味着种族主义的抬头。”

“种族主义路线从来没有断绝过,至于会不会扩大这个路线,以纳吉的历史来看是会的。他以前曾说,以(华人)血来洗我手中这把刀。”

民政、马华继续留下来,能改变吗?

你们的新任州主席丁福南反问记者:“你怎么知道巫统不改变。”

除了唉,还是唉,不知道该说什么  

匿名 说...

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

有時我不想將一些人的過去所作所為來斷定他今天會有的行為,到底時勢也許會改變一個人。

但每個人的過去會讓人當作一個參考。
所以要改變真的是要有誠意。

yaya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小雨,
那你认为谁会更极端呢?
人们可以通融林冠英执政六个月没有政绩,怎么就不能给丁福南多一点时间呢?这可不是请客吃饭的小事呀,丁福南只是个刚上任的州主席,还需要静下心来作深入的考量。

愚公,
虽然你我暂时不在同一个政党,但波力真希望马华能有多几位像你这样的领袖。

愚公移山 说...

小雨:我可以从你的文字里感觉到你的不满和无奈。只是我想说的是,人的行为举止是会随着历练和教育而改变的。如果一味的以一个人有缺口的过去去断定他的将来,那或许是有偏差和不圆满的。很多瘾君子可以改过自新是因为还有慈悲的社会人士认为他们能够改变,而给他们机会。
与其问马华民政留下来能改变吗,不如反问离开又能改变吗?

yaya:我蛮赞成你所说的。

polibug :你真的过奖了。此刻的我,在民政里只不过是一个在边疆的小卒子。

老党员 说...

当务之计, 我欣赏丁福南的勇气和奋斗之心,扛起了重任,从新组织民政党办演有专业反对党角色,从组民政面对未来。。在这里,我敢敢建议丁先生能够为了民政未来而牺牲小我向外宣布来届大选不上征,那么民政可能有救了。 原因如下:

1。 308败后,人民要看到民政澈底改革。旧人应该退出幕后帮忙不能再披甲上阵了。丁福南决对可以做联委会主席因为那是300党代表选的可是我们要的是人民的票不是党员的票。

2。丁生无论你喜不喜欢你一定要接受一个现实就是308大选给了你一个已被人民定型的代号:“我才是”。你可以否认可是已定型了。这笔帐你可以找光明算可是很难补救了。

3。你不是民政领袖中最受爱戴者,清者自清, 308 大选中你输的多数票还蛮多的。

4。这次党选你险胜了,另一股败选者力量还在, 不容忽视。

总之,以上纯属个人意见, 希望愚公可以登出让大家提供建设性意见。 谢谢。

高猪 说...

首相這份苦差,伯拉是打不下去的了。但若他可以拿出勇氣與決心來加速政改,廢除內安法令、推動施法改革、成立IPCMC、公平對待每個國民等等,那么,他在马国历史上留下的名字,会是很美的。

他会有这样的魄力吗?



(愚公老兄,用你的文字写我的评论,请别介意。嘻!)

熱血火狗 @ FireDog 说...

講跟做是兩回事,所以不管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都好,說到就要做到,就是那麼簡單,不要把改革之路複雜化,把問題太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