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4日

親善依舊在?



清晨起身,泡了一壺茶,動手寫一篇有關檳州古跡的文章。文章寫完了,茶香還圍繞著那依舊淫浸在古意盎然的文化遺產的情懷里。

下樓泡了一杯濃咖啡,打開那每天風雨無阻,由年輕的印裔派報員準時送來的報子。讀了星洲日報和再益的獨家訪問的幾段文字,感觸良深,好像這一段日子以來的納悶和郁卒得到了霎那的紓解。

再益說:我從來不擔心華人的問題,在我的律師樓,我的伙伴也是華人,我們互相信任和合作,你以為我的成功是靠我自己一人建立起來的嗎?我想,為了更好的生活,馬來西亞人應該站起來,勇敢地說話。華人要捍衛馬來人的權益,馬來人也要捍衛華人的權益,所有人都要獲得照顧。”

我想起了99年我在大山腳縣醫院內科病房服務的情景。當時我的同事希爾米醫生、護士長再娜(印裔回教徒)、黃護士、謝護士、拉妮護士(印裔)、羅詩答護士、雜役巴加(有些泰裔血統的巫裔回教徒)和法蘭士(印裔基督教徒)。一個那么多元化的“小馬來西亞”,大伙為了病人的疾病和苦難,不分彼此的站穩自己的崗位,并且互相協助,親善和諧。說實在的,很令我向往、懷念。

再看看今天我們的四周,我們是否越走越遠了。。。。。。

7 条评论:

庄严立湍 说...

我相信老百姓间还是親善和諧的。

可恶的只是残民以自肥的无良政客!

雪山锺某 说...

我读了这篇文章,最吸引我的是这句话,再益说:我是纯馬来人。。。令人深思!

熱血火狗 @ FireDog 说...

哈哈!加入民防隊啦!我們的大家庭就如你所形容的親善!當然,這種情景是不會在任何媒體的字句中感受得到的!

l藍海 说...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轮回转世,前世今生吗?
如果你信,我就帮你移山,如果不信,我不要再做傻瓜在帮一些忘恩负义的人了。

匿名 说...

我想在最低層的我們還是沒有走得很遠。

我記得拉茶論壇邀請一位馬來主講者,他的觀念非常的棒﹗

他說,如果居住在回教堂、教堂、廟宇或者印度廟附近,將那些祈禱的聲音視為一種祝福,
這樣觀念一轉,我們的包容心又更大了。

我喜歡他這個思維。

yaya

匿名 说...

yaya,他名叫Anas。當晚我也在場,他的觀念思維的確是非一般的。我第一次遇到他,是民政黨在KL舉行的brainstorming session,他在會上提出了很多觀點,讓人受益。


chew nee

愚公移山 说...

庄严立湍:政客的搅局,罪不可赦!

热血火狗:民防队是我们的楷模。民防队万岁!

蓝海:谢谢你得到访。我相信因果,也相信轮回。感激你帮我移山。

yaya: 在大学的5 年,我都一直住在坐落在回教州的宿舍里。每天数次的祈祷声听来祥和、安宁。把观念一转,把心胸放开,把所有诚恳的声音化为祝福和赞美。亲善应该离我们不远吧?

chew nee : Anas 真的是很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