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0日

最后一颗棺材钉


首相今天放話,告訴卡維思領導的人民進步黨,若想要退出國陣,那就請便。
首相說,國陣政府沒有計劃修改內安法令。

人民進步黨在日前向首相施壓,若國陣政府在下一屆大選之前不修改或廢除內安法令,它考慮退出國陣。

哈!看來殺氣騰騰、雄糾糾的卡維思這回被硬了起來的首相將了一軍。
唉!連一個議席都沒有的政黨,說實在的巫統或許根本沒把它放在眼里。
這一次,大胡子會如何接招呢?
大胡子會壯士斷臂般的堅持立場,退出國陣嗎?

還是會叩頭認罪,打回原形,續在國陣里頭茍且偷生?

馬華、民政、國大黨不也是視內安法令為毒蛇猛獸嗎?
不也是高喊勢必敢敢的要求修改或廢除內安法令嗎?
好啦,如今首相已經說的再明白也不過得了,

真么辦呢?

我想聲明,誰再說內部爭取的我就建議賞他20大板。
我想聲明,誰再說媒體錯誤引述首相的談話的我就建議賞他20
大板。
有誰有勇氣啟動退出國陣的多米諾效應?(大家不都大聲嘶喊著敢怒敢言、敢做敢當嗎?)
還是,依舊奴性般的在可能另一輪的內安法令大逮捕時拉隊參加和平請愿、簽名運動 。。。。 。。。

14 条评论:

kinkyskiny 说...

做了奴才這樣久,敢拉隊參加和平請愿、簽名運動已算有勇氣了。大家朝有種的目標前進!yosh!

云之站 说...

Haiz...法令是保护公民还是。。。

keykok 说...

马华、民政自讨苦吃,也变了社会大话精了。

高猪 说...

老兄的题目取得有够神!

“最后一颗棺材钉!”

劲!

大家大可自作推论,是谁家的棺材钉?

马华?

民政?

污桶?

国震?

糊涂侠客 说...

不是啦,我们的领袖们说不要管鸭都拉了,他在明年3月就回家耕田了。我们会继续跟拿鸡讲讲的。

高猪 说...

侠客呀!臭鸡上台会更死!

他考试常常拿C4的,你忘了?

薰衣草夫人 说...

看来那个谁谁谁也只敢diam diam自保,以免惹祸上身!

Chen 说...

此招一出,我想已没任何一方再敢讲了,且看谁有勇气?

西米歹几 说...

我始终觉得,无论马华或民政,有关在国阵去留问题的讨论,在深度或宽度上,都稍嫌不足。

另外,我已擅自把“愚公移山”连接到我的部落了。

谢哟,涂医生。

匿名 说...

愚公
真的是最後一根棺材釘了。。

我就看你們了﹗

yaya

愚公移山 说...

kinkyskiny:
学弟,奴才有三种,可以是文官、武官或者是公公。希望和咱们一起yosh 的不是公公。

云之站:
内安法令是用来保护人的这句话是秃头部长的无脑鸟话。

keykok:
你说得对,这次无所遁形了!

高猪:
我想他们是合葬的。所以一颗钉可以kao tim 很多人!

糊涂侠客:
咱们总是得跟鸭讲、鸡讲然后给人民“鸟”。

熏衣草夫人:
你也太神了,猜得还真对。到今天还不见谁谁谁出来敢怒敢言!

chen:
那群党选时大喊敢怒敢言的青年才俊呢??

西米歹几:
谢谢你的连接。

yaya:
我们用尽了吃奶之力想从棺材里爬出来,没想到头还没伸出来,却又给钉了下去。
现在得从火葬坑爬出来!!

青天白月 说...

皇上大人,您即将退位了。在此请恕我冒言直谏。皇上,时间是永恒的,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如果皇上在位时休了ISA,那么历史就会替您改写。如果皇上您再一次放弃了最后一次机会,那么是皇上自己写出令自己不愉快的历史。因为皇上的傲慢,人民的权利被搁置。因为皇上的封锁,多少家庭天各一方,忍受分离之苦。因为皇上的ISA,从而丧失了民心,失去了成功的机会。因为皇上死抱住‘ISA'不放,失去了’回头是岸‘的机会
所以从整个历史长河论。皇上您是时代的落伍者。是历史上的失败者。

小莊 说...

这首相横竖是要下台了,为什么不在下台前做些可名流青史,又可以打击逼他下台的人的事呢?

一直希望他不是真的那么懦弱,在等他做最后的“反击”,结果等到花儿都谢了,唉。。。

jiubo 说...

Integrity spells loud in my dictionary,
Severity is equivalent to meanness,
Acute punishment does not pay in humanity.
‘ISA’是有这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