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

民主 自由

(一)
1227日,森美兰州最高统治者端姑查法殿下駕崩。
因為傳統的關系,殿下不能仿效當年大清帝國的康熙皇帝,

把立繼承人的遺旨擬了藏在正大光明的木匾后面,
龍御歸天后,打開來便可化解了阿哥們爭奪皇位的危機。

于是,辛苦了整整有長達41年沒開會商討繼承人的4大酋長。
繼承皇位的是东姑慕克里,駕崩的端姑查法是他的皇叔。
當年东姑慕克里的父皇駕崩時他才
18歲,
4
大酋長議決他皇叔端姑查法繼位。

繞了近半個世紀,命運沒有虧待他,
皇位最終還是傳給东姑慕克里。

我想到許冠杰的這首歌,唱著的: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二)
泰國的黃衫軍把沙瑪和宋猜逼下臺。
玉樹臨風的年青首相艾比希接任。

但卻又出現了紅衫軍包圍國會
阻止新首相表施政演说,并要求他下台。

黃衫和紅衫,顛覆整個泰國。
因為有示威的自由,
區區數千、數萬的人,便可圍聚在國會或機場,

改變數百萬、數千萬的人民用選票所做出的民主決定。

想到馬國黃衫大軍的凈選聯盟,
也想到紅衫的JERIT鐵馬隊,
霎時有點恐慌、有點疑惑。
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

14 条评论:

Lexus 说...

"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这问题很高深,不会回答。

小莊 说...

没自由没民主很糟糕,但太自由太民主也很头痛,看看泰国,怎一个乱字了得...

Botak 说...

要说泰国乱,我倒觉得他们一滴血也没流。过度时期是这样。发展中国家能够平稳过渡到真正民主的不多。我相信他们全民都在学。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军警如何的自制。从这次他们应该知道类似占领机场的笨事不该再发生。

我觉得在我们红头兵的带领下,我们流的血似乎比他们多。
乱?现在我们不乱吗?社会次序,治安混乱,兵贼不分。乱的根源不在人民,在于残民自肥的政府。

高猪 说...

红衫军黄衫军大闹天下之际,吾等不妨亦自组一军,身披橙衫,号称橙色军团。

橙者,红与黄之调和也!

届时左右逢流,岂不天下大定?

只不知,统领大军之能者,何处觅?

發成 说...

倒不如問下,誰的民主,誰的自由。
這樣可能會更容易分析問題,也不會讓自己掉入思想的盲點。

愚公移山 说...

lexus:
这问题不简单。
但就是有人自作聪明把问题极度简单化,来达到个人或各自团体的目的。

小庄:
所有东西若能拿捏的恰恰好那该有多好呀。
我们向往自由,但憎恨乱!

botak 兄:
“乱的根源不在人民,在于残民自肥的政府“。这句话我绝对赞成。

高猪:
老兄,叫宋楚瑜来领军行吗?

发成:
谢谢你的留言。
民主与自由,千古以来便是各自表述。那就是你有你的认为我有我的说法。(就像美国和伊拉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纷争)
你的视线范围可能便是我的盲点,而你的盲点何尝不可能是我的视线范围呢?
交流再交流,讨论再讨论,或许能让我们有利于全民的民主和自由。

jiubo 说...

趁这佳节先祝您“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说的对,人生‘有’与‘无'命中已注定,随缘吧!
希望2009年将带来更多‘民主’与‘自由’。

薰衣草夫人 说...

现在所谓的民主与自由,似乎巳与暴力,强词夺理,放肆,强硬等划上等号.公有公理,婆有婆理,那有定论?

Grace Lim 说...

心中常这样想:"真理是太阳,在夜间你以为她消失了,可是她并没有。"

也受这名言感染了半辈子:

"The world is my country, all mankind are my brethren, and to do good is my religion." Thomas Paine (1737-1809)

祝大家新年平安、健康、心情常乐。 

匿名 说...

關於民主,想到一部香港連續劇裡的一句話﹕你是民,我是主。雖玩鬧成份多,但這也令人芫薾。

自由﹖當我們不再去追求自由時,就是自由了。

yaya

小霓子 说...

我回來了。

愚公移山 说...

jiubo:
对呀!就随缘吧!
但不失精进。

熏衣草夫人:
有人就是假民主和自由之名来“行凶”和“左乱”。

grace lim:
谢谢你的留言。
这句话是伟大的。

yaya:
當我們不再去追求自由時,就是自由了。
cheers....

小霓子:
你要是再不回来,愚公移山要变愚公收山了。

贾惟 说...

好久没留言了。

有些问题一直想问好些人,包括你,还有根哥啦,魏哥啦,文思哥啦,彪哥啦......
(当然,只是比喻,这些人我全都不认识。)

你都对执政党不满,当初为什么要加入?加入了真的能改变现状吗?

民间普遍上都认为加入国阵成员党的人都是要捞取好处的,只有乘坐火箭才是真正为国为民的,或PKR才是公正的跨种族跨肤色的。

唐南发曾经在《就事论事》中当面说胡渐彪加入马华......BLABLABLA。

308前我身边那些所谓有脑的有上网的关心国家大事的忧国忧民的会想的有识之士,就说过你啦许文思啦等等很令人看不起,读了那么多书却一点也不会想,白读了!

请原谅我懂得的道理不多,要我挺你绝对没问题,但那些腐败霸权奴才我怎么挺?我告诉那些读过书的人阿涂是忠的是出淤泥而不染?

IvyForeverYoung 说...

贾惟 or JW,

1)“你都对执政党不满,当初为什么要加入?加入了真的能改变现状吗?”

我想那应该不叫不满, 而是力求改變吧?

愛之深,責之切。

Effective management must gives feedback everyday. It can range from glowing praise to neautral observation to serious alarm. Ideally, positive input should far outweigh everything else. When your goal is to provide constructive feedback that helps to make improvement, set the stage.

再者,

It is not the function of our Government to keep the citizen from falling into error, it is the function of the citizen to keep the Government from falling into error.

政治不是一朝一夕的工作

而是幾代人的工作

政治也是整體人的工作, 而不是一兩個人的玩意


2)“民间普遍上都认为加入国阵成员党的人都是要捞取好处的,只有乘坐火箭才是真正为国为民的,或PKR才是公正的跨种族跨肤色。”

這一點的認知很危險 別一支竹竿打翻整船人。

想问的是,你都说别人说,你自己的个人意见呢

3)“308前我身边那些所谓有脑的有上网的关心国家大事的忧国忧民的会想的有识之士,就说过你啦许文思啦等等很令人看不起,读了那么多书却一点也不会想,白读了!”

别用别人的嘴巴骂人。给些有建设性的论点吧!

別人看得起看不起不重要,公道自在人心。歷史會有評價。

4)“请原谅我懂得的道理不多,要我挺你绝对没问题,但那些腐败霸权奴才我怎么挺?我告诉那些读过书的人阿涂是忠的是出淤泥而不染?”

政治和治國,成敗的關鍵在于人心。在于為官者的格局和胸襟。

于是,我們得支持有素質坦誠的的從政者。

P/S:
请问 Uncle贾惟 or JW, 你有个人的网站吗?你有那么多意见,想必你的网站必定很精彩。不秀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