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6日

駙馬爺變老鼠


今日大馬報導,宣布攻打巫青總团长的駙馬爺凱里披露,其竞选活动遭到有心人破坏,巫统党员受到阻止与他会面。

一時心里納悶與不解,怎么會有人膽子生毛,連駙馬爺出巡想會地方諸侯也受到擋駕。才不過幾年前,駙馬爺全馬各地通行無阻,各路諸侯為他赴湯蹈火,身份比古代的欽差大臣還威風八面。無論中原或邊疆州屬,眾地方諸侯都對駙馬爺恭恭敬敬,服侍得無微不至。深怕得罪了駙馬爺,也遷怒了布城里的天子。

想當年,駙馬爺在檳州撒野,搞個檳州首長輪任的建議、拉布條抗議、指責許子根邊沿化馬來人等等的大馬來人主義,催化了人民百姓對巫統的無禮和高傲與霸權,更使到人民對駙馬爺的肚懶到了沸騰的地步。

駙馬爺的威嚴今時不同往日,原因在于昨天的巫統緊急最高理事會,議決展延巫統的黨選和常年代表大會至明年3月,咱們萬人之上的天子即時也大有可能歸鄉耕田去。

天子失勢了,駙馬爺也快變成老鼠,一條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6 条评论: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冤孽,造孽,自生自灭... 他不一定得死,但必须下地狱!

熱血火狗 @ FireDog 说...

他們自己打自己,這是靜觀其變的時候,做多了,隨時跟錯頭家一鍋熟。
還是坐著看戲好了!

匿名 说...

到時想必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skypaul 说...

马来西亚不管什么色的人,都是哪里凉,那里坐,哪里够大那里PO。。。他还驸马爷吗?顶多是几个月的驸马爷!谁要看他脸色。

青天白月 说...

駙馬爺与安华有肛门之争,与老马有毒针之仇,与民政有切齿之恨,与党内又有轻慢众臣之懊。
现在前不能救岳父而退逼宫之兵,
后不能制区部而见基层之面,
正所谓为四海难容,进退维谷。
如今驸马爷竟沦落至此,上不能继承岳父,下不能保全富贵,倘若再有团长之失,还有何面目见国阵党员??

mooninspire 说...

今天在zahrain的open house中,
看到一個瘦版的阿末依斯邁,
那時我們就開玩笑說,
他應該是瘦身成功了,
可是我卻認為他應該去整容,
不然他走出街,
肯定是過街老鼠,
人人喊打.
就連這個駙馬爺,
也應該去整個容了.
不然明年3月後,
他肯定是過街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