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日

唯一的希望


826 補選的成績再清楚不過的顯示出了選民對國陣(尤其是巫統)的唾棄。也可以說是308政治大海嘯余波未了。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以個人的魅力與毅力對抗巫統的兇猛的炮火攻擊,不但成功勝出,而且多數票還增加了。要命的是,巫統幾乎完全“精疲力盡”了,但比起308普選時還多流失了近千五張的選票。可以說是輸的“灰頭土臉”。


826的補選分析顯示,安華在所有的投票站都輕松的勝出。無論是馬來人、華人、印度人或混合選區都報捷。反觀巫統,連純馬來選區也一一“淪陷”。這對於在競選期間在馬來人區里大打種族與宗教牌的巫統可以說是當頭棒喝。尤其是巫統為了打擊安華,刻意的挑起敏感的種族課題,并且走向極端,更使她失去了非馬來人選票,可謂“失去了夫人又折兵”。


這次補選的競選策略和方式,尤其是以巫統為首展開的,從以種族主義為出發點來打壓和對手、給華印裔族群的糖果策略,都起了反效果。民政、馬華和印度國大黨對于這一連串的傳統競選形式的失效,畢竟是非常的無奈。形容成啞子吃黃蓮最貼切。


此次的補選受到國內外的媒體的關注和大肆報道。原因在於這是安華“916變天步向布城的第一步棋。同時,也可以借助這一次的補選來探測308政治海嘯後,口口聲聲說將痛定思痛和改革的國陣,到底有沒有逐漸的挽回人民對他的信心。顯然的,補選成績暴露出了國陣這老店(尤其是巫統)已經走到了政治的生死存亡的關口。


巫統的傳統票源來自于馬來甘榜、馬來民族主義份子和與她關系密切的利益集團。此次的補選,巫統集中火力向她的票倉招票,沒想到卻碰了一鼻子的灰。接下去的競選策略該怎么辦?這不得不叫巫統的袞袞諸公傷透腦筋、左右為難。深怕若不再強調馬來民族主義、不再強調宗教至上、透明化政府的工程等等,會不會連傳統的基本盤也流失?


至于民政、馬華、印度國大黨和人民進步黨的情況更不樂觀。在308政治海嘯後元氣大傷的療傷期期間,826補選時巫統的種族主義言論,更令這些成員黨對留在國陣的前景感到茫然和不安。巫統的霸權和大部份成員黨雖然身在政府,卻不能有效的實踐各自的政治理念和維護人民的權益,已經漸漸的失去了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想要挽回人民的支持,國陣唯一的抉擇便是大幅度的加速做出改革。改革的重點是以更公平與合理的政策來對待各族人民,同時以更大的力度和速度來推行廉政與良政。基本上,國陣的架構在我國這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社會是可行的。因為她的共享政權方式,將能使到每一個族群都有各自的政治領袖在政府里。只是后期的演變,使到巫統一黨獨大而失去了她的平衡點而后產生了偏差。


依筆者看,國陣的前景有賴于兩大因素:一、能不能轉型成為一個平起平坐,不惜一切代價致力于推行良政與廉政的聯盟政黨,二、民聯的整體表現是否令她的支持者滿意。目前的國陣畢竟還是聯邦政府,在擁有龐大的資源和權力底下,應該大幅度的做出改革,以政績來從新的獲取人民的支持。化被動為主動。唯有如此的化被動為主動,方能扭轉乾坤。


接踵而來的是國陣主要成員黨的改選和黨代表大會。或許一些主要的成員黨領導層的更換能夠為這半世紀的聯盟老店帶來新的作風和注入新的活力。


這仿佛是唯一的希望了!




10 条评论:

青天白月 说...

愚公,鄙下不认为污桶大主公二主公还有能力转型推行良政与廉政。因为他们在桶内桶外皆已失去了公信力,他们却又因为党内规则而劳控了污桶。这是关键所在!
锅阵主公讲话常常都不算数,比如槟威第二大桥和单轨火车计划都可以如此说推延就推延,我们还凭什么相信他那甜甜的预算案?若幸运能落实的话,在贪污与朋党的组织结构下,还希望天公保佑拨款不会流到牛鬼蛇神的口袋里。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阵之将亡,其预算案也“甜”
观其预算案,显示污桶主公已无其他良策可用来保其江山!!此预算案只是分糖果却不注重外资。如此外资必然兴叹,外资少了,经济将出更大的问题。如此恶性循环,长期将产生更大的经济问题。
朋友,可能我说的未必成真,但愿我是错的。

雪山锺某 说...

自古以来,改变他人是一件比瞪天还难的事情。
我们无法改变他人,但是我们能够改变自己。要命的官僚主义,不是政党能够轻易改变的。制度的改制方为上策。当初,我们首相确实是想要改变,但是,自古以来,改革者只有两个下场,不是被陷害,就是同流合污。自古以来,害死人类的不就是人类自己吗?为了行个方便,为了利益,贪啊贪。。。你给小钱我给方便。要改变,除了人民,还要看天啊!

匿名 说...

從阿末依斯邁妖言論及巫統反應來看,是沒有希望了。。

yaya

匿名 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人民已不知给了多少次机会过国阵了. 亡羊而补牢, 虽说未为迟也, 可是没有及时修补,这次破洞太深了, 难救也. 在目前多数人民眼中, 与其等待一个无可救药的浪子回头,不如把机会交给一个甜言蜜语,可以承诺一个美好将来的人. 虽不知安华可以为人民谋多少利,但是国阵就是自作孽,留下太多不是让安华和其他反对党有机可趁.

我们必须要站在完全客观的立场,绝大多数人民也不会理会马华民政谁上位,可以有多大的改变,有什么新作风和活力, 民政马华在他们眼中已是无能为力的, 什么签名活动报案等一大堆言论都被民间喻为无为的把戏. 既然看清巫统的可憎面目, 如不想同流合污, 何必苦苦纠缠.
如你所说,这些没有存在价值的政党党选能够为党带来多少希望, 能够为国阵挽回多少票?

Sheng

skypaul 说...

1.本性难移。所以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是对的。

2.没有经过大灾难,坏人突然变好人,这样的情节就算在电影还是连续剧都不可能发生,就遑论真实的马来西亚政治了。

3.坏人之所以是坏人,因为有坏人兵在支撑。要换完全部领导层?逻辑一点来想,有可能吗?

综合以上三个论点,我方坚决认为国阵改不了,变不了。而“忘不了”将会是他们输到脱裤后念念不忘当年的“着数”的歌。

luischen 说...

Leaders of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here said that the apology by Deputy Prime Minister Datuk Seri Najib Tun Razak should have come from Bukit Bendera Umno division chief Datuk Ahmad Ismail himself.

On Tuesday, Najib issued a public apology over a racist remark made by Ahmad during the Permatang Pauh parliamentary by-election last month.

State Gerakan Youth committee member Dr Thor Teong Gee said he failed to understand why Najib had to make the apology.

"The present leadership is 'inconsistent'. The Prime Minister (Datuk Seri Abdullah Ahmad Badawi) said Ahmad did not mean what he said. Now you have his deputy apologising for Ahmad.

"All along what everyone wanted was just for Ahmad to come forward himself to apologise sincerely, admit to his mistake and ensure it would not happen again.

"We are even ready to give him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and let him explain himself if he did not mean what he had said," Dr Thor said.

Ahmad had allegedly called the Chinese pendatang (immigrants) and was also reported to have said that “as the Chinese were only immigrants it was impossible to achieve equal rights amongst races” during a ceramah in Permatang Pauh on Aug 25.

He had allegedly uttered the remarks in Najib's presence.

Dr Thor said as it was a very sensitive issue, Ahmad should also be subjected to the law under the Sedition Act.

"Barisan Nasional should take action against Ahmad if Umno does not," he said.

Thor, GOOD ONE
at least I see true colour to speak out !! Proud to be your senior!!

劉嘉銘 说...

有人說變天好,挫敗種族政治和貪污腐敗!有人說跳槽換政府是插民主一刀...所以,我們就主辦了這兩場講座,看看一些時評人和政治人物怎樣說...然後我們也可在發問環節插上一腳,提出我們自己的看法!

如果,你一直對916變天大計有一些疑問,看法或意見不吐不快....那就對了,你絕不能錯過這兩場講座,到時見!

第一場
《916:獨立再造?》
日期: 2008年9月7日
時間: 晚上8點
場地: 韓江學院講堂
聯辦單位:檳城人民之聲/鳳凰友好聯誼會/檳城青年畢業生協會

主講人:
許文思律師(民政黨檳州宣傳局主任)
劉鎮東(升旗山區國會議員)
唐南發(《當今大馬》及《獨立新聞在線》專欄作者)
林宏祥(VOICE網絡台主編)

入場免費
聯絡人:
劉素希(012-8756179) suarampg@gmail. com
黎添華(016-4014660) i1freedom@yahoo. co.uk
李受廷(012-4272283)


第二場
《916: Merdeka Gua Punya?》
Date: 6 September, 2008
Time: 8pm
Venue: Han Chiang College
Language: English
Co-organised by: SUARAM Penang
Phoenix Friendship Association
Penang Youth Graduate Society
Speakers:
Dr. Toh Kin Woon (Former ADUN of Machang Bubuk)
Jeff Ooi (Jelutong MP, Blogger)
Josh Hong (Malaysiakini and Merdekareview Columnist)
Dr. Mujahid Yusuf Rawa (Parit Buntar MP)
Free admission

Contact Person:
Lau Shu Shi (012-8756179) suarampg@gmail. com
Bryan Lai (016-4014660) i1freedom@yahoo.co.uk

愚公移山 说...

青天白月:我主公在這民主制度下的游戲已經“氣數已盡”了。若有任何令人耀雀的改變,恐怕是“回光返照”了!

雪山鐘某:同流合污這絕招咱們還沒學上,我看咱們還是準備被陷害吧!不然就早日公告天下,歡喜喝茶吃點心去。

yaya:就人道毀滅"它“吧!

sheng:離開巫統也需要智慧與勇氣的。希望國陣成員黨的新領導能智勇雙全。

skypaul:學弟,我相信你說的。只是心里納悶,不曉得華叔是不是因為經過”災難“,所以本性已經移了?

luischen :學長,您可別這么說。你可永遠是咱們醫學院的驕傲呀。

熱血火狗 @ FireDog 说...

同志,你這篇東西應該給一些'老人家'看,看完後再翻譯給集團大老闆看。

老謝說的↓

“民政要考慮是否退出國陣之前,應該認真考量民政黨目前在國陣內的角色是一個包袱還是一個資產?

火狗認為,以目前的政治趨勢看來,民政黨在國陣內並無資產可言。
這是一個重點,若民政是國陣的一個包袱的話,被打包是遲早的事,早走好過被遺棄,這樣至少還可以保存一點點的尊嚴。

倘若民政要把自己從負擔中變成資產的話,那就不應該拖泥帶水,馬上退出國陣,提高本身的資產價值,同時也可以挽回黨員和選民的支持。”

http://penangstreetstory.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04.html

skypaul 说...

学兄,以前老人家常说,没有鱼虾也好。现在没有鱼也没有虾(我也是纳闷得很),只有一个老人家看来比较有机会改变如今的局面。改变了局面后,他老人家露出狐狸尾巴,我们就给他烈火去死如何?而且相信这么有正义感的你们,也肯定不会见狐狸露出尾巴而不出声对不对?但是现在的局面是狐狸、老虎、色狼满街跑,是不是该先来收拾收拾这些妖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