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9日

COUNTDOWN



巫统槟州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在昨天下午的记者会里发布了更极端和充满着狂热种族主义的言论。记者会上也发生了近乎疯狂的举止

昨天下午便不停的收到朋友的来电和短讯,询问事件的进展,也谴责对方有意挑起种族纠纷的意图。由于事态的严重,槟州民政党州联委会召开紧急会议,坚守着实事求是和顾全种族和谐、社会稳定的大前提下,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凌晨十二时三十分,和民青团战友到槟州警察总部报案,主要是针对阿末依斯迈的几项煽动性的言论。其中包括了:

一)华人寄居论已成功燃烧起草根马来人的情绪,因此巫统不会浪费此机会,会打铁趁热在各州属号召一场“马来人大集会”,

二)自诩代表马来人,并说马来人已多次被惹怒,而马来人的容忍是有限的,千万不要继续将马来人逼到墙角;他说:“马来人过去的忍耐都是因为要顾全马来西亚稳定的大局,但马来人受困时,为了生存便必定向华人反扑,

三)警告华人不要在政治领域里扮演重要角色,因为华社已经掌控了经济领域。华人别成为美国的犹太人,掌控了经济领域之余,连政治也要掌控。

四)提醒华人别忘了马来人也懂得马来武术。

在回家的路上,战友问我这一次是针对另一个“大势力”会不会压力很大?我说,毕竟那是需要勇气的!

忙完了,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孩子已经熟睡了,看到她桌上的闹钟,也深刻的感觉到,此刻的民政党也开始了离开国阵的countdown。

14 条评论:

KS 说...

Dear bro Thor,

Ahmad Ismail - insanely unleashed unforced provocations and piercing insult against us, deriving from obsession of infernal inferiority of his own image as a Malay.

No point for a tit for tat verbally. Pressing for action using the press is beating a dead horse. Nor getting UMNO/BN to act is an inept performance eliciting derision from us. Ironically, institute pin-point police report for sedition to put him and his devilish cohorts behind bars; provided that, the police would charge him, amidst my skepticism over their willingness to take over an UMNO moron. Prior to that, the AG's chamber must expedite this case. They are infamously noted for non-action against the placemen of UMNO.

Sharing a small moment with you on this racist's high-handed derogatory remarks and disgrace-tearing the photo of KTK by his goon.

jianglong 说...

民政應退出國陣,給自己一個尊嚴

高猪 说...

民政马华,甚至马国全体华人,在这场风暴中,充其量只不过是巫统内斗的工具吧了!阿未的目标箭靶,其实是阿都拉!

看他发表寄居论的事机,发表后抗衡其党中央的态度,很明显,他背后有强人撑腰。

猜猜看是谁。

老马 ?

或者 .... 安华 ???

青天白月 说...

深知贤弟忠心耿耿,虽今民政乃是岌岌可危,贤弟尚不轻言脱离民政而投民联,此乃愚公移山之精粹,忠肝义胆之举也。
昨观此败类如此专横跋扈,无疑必有老马在后撑腰。若贸然退出锅阵,恐入老马香菜之离间计也。
单丝难成线,独木难成林。若贸然退出,民政定难独立生存,加入民联更不讨好。
与槟污桶断交乃权宜之计,实不能长久。贤弟为何不推出议程说服许将军在限期内与沙砂锅阵诸侯合并才是上策?尤其是杨家将。我料杨将军也愿配合(前提是916没发生),以壮大军威。此人目前也是势单力薄,只看合并条件妥不妥而已,当中可找个德高望重之说客如杜博士,必然可行。
杨家将门下虽小,但其优点是讲他人不敢讲的话,敢言他人不敢言之语。污桶诸侯对他有所忌惮。恐他引发众东马诸侯变天。
先与杨合并,再图徐徐与余党合并,名为团结锅阵,实为图取大业。此计若成,可抗衡污桶,名垂青史。若败,再退不迟。
贤弟,政治是讲求实力的。要跟污桶平起平坐,除非是有实力,不然只会受人戏弄而已。
贤弟行合并之举可获多利,当可思之。

Eng Pak 说...

这个课题,我有不同的看法,请到我家看看。

luischen 说...

UMNO penang is supported by some dark force to stir the racial issue

This Ahmad is too small to cause impact unless he has BIG man behind

All Malaysian, please be careful

匿名 说...

有记者看到阿末在公正党的按华庆功宴! http://hoehark.blogspot.com

匿名 说...

有记者看到阿末在公正党的按华庆功宴! http://hoehark.blogspot.com

还有阿末利用UMNO其他区会主席,招待他们来,然后再众人前搞出破坏性的行为。把全体槟州UMNO都陷入对公正党安华有里的局面。

小雨 说...

退与不退,民政党也哎唷唷了。。。。

匿名 说...

民政党领袖已不止一次表示对国阵的不悔改且霸道的作风感到失望,也很明显的,巫统的种族主义政治和民政党的理念是背道而驰的。就算没有这次的寄居论,很多党员也反映了离开国阵的心声. 可是民政党高层领导却无法作出明确决定. 理由是离开国阵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及多方面的考量. 刚与"槟州"巫统断绝关系这个决定的确再度令人大失所望. 且看巫统及国阵如何严厉对付阿末等人,难道不是早就该采取行动?
巫统能不能醒觉人们也不会再有任何期望;国阵成员党要不要醒悟才是大家关注的,是众人期盼的。

我相信离开国阵后这条路不会好走,真的需要勇气,或许这是高层领导所要考量的。 不过如果连捍卫尊严,维护正义良知的勇气都提不出来,那就别说要为民请命了,更别休想取得民心。退出就退出,我相信大家都不畏艰难,秉着我们的理念努力,就算一无所有,就算从头开始也没什么大不了。

再次寄望党领袖拿出勇气,作个大快人心的决定,别再让人当成窝囊般看待,别再令大家失望了!

c.h.thoo

匿名 说...

我很可怜民政,那么惨了民青还要打。。。。

匿名 说...

涂兄,我本不支持你的可是提名那天看到你很沮丧而没眼神且你幕后的幕僚们没出席,只有文伟,真替你不值。。。。我给你一票,因为对方太人马太嚣张了。希望你的团队们不要再以为自己是精英(ELITE)份子了。。会害到你的。我讲的是真话,希望你登出。保重。

雪山锺某 说...

同志,

我们不要同情票!身为民政党员,也是政治工作者,我们要理性一点,没有值不值得这回事。

我们不是在学生时代,这是政治现实。任何事情背后一定有原因的。

我再重复一次,党员不是不要愚公,而是党员希望愚公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很多党员已经私下议论,他们希望两位都能够在不同的平台上扮演各别的角色。

党员很难做决定,因为不希望失去其中的一位,这是党员愤怒及失望的原因。对民青基层来说,愚公是党的未来希望,他们希望他放弃竞选,去寻求党给他的更高委托。

有人建议愚公放眼全国,槟州由老胡这位草根领袖来做基层工作,一个对内一个对外。如果他们两个能够并肩合作,是党以及党员的福气,反之将是民政党的悲哀。

如果你真的为了党,也让他有更大的平台去发挥,就劝涂兄去竞选全国总团,而不要只是同情他。人家就事论事节目也上了,让他到全国去辩论吧!

匿名 说...

雪兄,谢谢你的分析。小弟不会说话冒犯了。我很赞成你的看法,只是愚公不听。我不希望看到其中一者输了。尢其这个时刻,民政不能再失去这样的人才了。。很希望输者都会被委进来当要职。真的。。我不想看到愚公在这里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