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2日

重聚

今早有幸,和沒見面超過十年的老同事喝早茶。

拜網際網絡的福,老同學民婦一號擁擠的樂園留言,
介紹我也是一位愛歌者的部落
再見十九歲的回憶
還真的那么巧合,部落主人血大夫竟然是近乎失散多年的老同事。

96年醫學系畢業,我被派遣到檳城中央醫院實習。
為期一年的實習,很巧合的和血大夫被分配到相同的部門。
十多年前的實習經歷是刻骨銘心的。

很多時候我們吃病人吃的、睡病人睡的,
整座醫院便是我們的家。
當時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打的第一份工,

那份熱忱、天真、無知和刻苦耐勞,
陪我們渡過了“可歌可泣”的一年。

血大夫是才子,是良醫。
經過這些年的進修和臨床經驗的累計,
我深信血大夫是名副其實的在政府醫院懸壺濟世、妙手回春。

97年后,我們完全失去聯絡了。
直到今年226日夜晚收到來自一個陌生電話號碼的簡訊,
寫著:
wish u all the best for coming battle in Jelutong.
U will win over d tough job like how u overcome
Housemanship tough life..
簡訊便是血大夫發來的。
感激呀
!

忘了說,早上一見到面,
血大夫問我:“你現在的正業是什么?”
我還真的是楞了一陣不曉得回答。
于是,兩人不約而同的大笑。

感激網際網絡、
感激老同學民婦一號、
感恩一切因緣,
讓我們重聚,
讓我們繼續為社會貢獻我們一份微薄的力量。

14 条评论:

老帅哥 说...

记得那天和血大夫吃晚餐时,他提起我的中学同学是他的大学同学。。。原来他在我们同学会的部落里面看到我们当年玻中唯一的高才生(仅她进入医学系)居然是他的马大的学友。我听了才知道世界是何其的小,拜网络的发达所赐,许多看似无关痛痒的人物,居然可以有缘分而又无限的延续下去。
涂医生,在十一年后血大夫尚可找到你的联络方式,那份情操是那么的感动和佩服的。然后原来涂医生你又是和我们虽同窗三年但没人记得的女ET-民妇一号,一起同窗几年。。。缘分!!!
搞不好一天涂医生你在新路的大伯可能又是我的谁的自己人也说不定哦。

keykok 说...

多么喜悦的事,友谊万岁!

民妇1号 说...

是啦是啦!我真可怜哦!
两脚不到岸,这边厢(KH)没有多少人记得我,那边厢(SMP)又说我是外星来的ET,这一生做过最"轰轰烈烈"的事,嘛是让两位医生才子喜相逢罢了.....
《也许我一个人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让我尽力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也许我自己不能发出万丈光和亮,但我能为斗室带来足够的光芒....》
哇!真是小人物(我)的心声也!
愚公,要真是感激(都说别提了),有缘见面时就请吃鲍鱼餐好了!!kekekeke!

愚公移山 说...

老帅哥:
非常的有可能呀。
在玻州,我的近亲还真不少呀!

keykok:
是呀,重逢是喜悦的!

民妇一号:
血大夫是才子。
好的,有缘见面时“鲍鱼”是吃定的了。
不过,先吃包后再吃鱼,行吗?

民妇1号 说...

行!这种吃法还真未试过呢!嘻嘻!

jiubo 说...

能与老同学喝茶、叙旧,是一大乐事。
多珍惜!

UNCLE BOO 说...

若不是部落格,我也绝不可能与涂医生从交流到欣赏,也绝不可能认识那麽多的网络好朋友,网际网络是伟大的发明。与此同时,我一直很感激谷歌,该把它当神来拜了。
期望老朋友们,都在网上相见。

民妇3号 说...

民妇1号,
你跟鲍鱼是否有仇恨呢? 還有,你吃包後,都已飽到上心口,還能吃魚嗎? (小心圈套呀!)

老帅哥,
民妇1号一定是得罪了你,你不只在FB,活在當下和窩我,踩她,現在還跑到愚公這裡來折磨她!她好可憐哦!

民妇1号,
你到底是錯在那裡呢? 老帅哥是不是當年追你追不到,而因愛成仇呢? 哈哈哈哈哈!!!

Lexus 说...

我也是网络的受益者,找回好多旧情人,呵呵,是友情。

血大夫 说...

據說
朋友是老的好
老了我們就相信這句話了

那還沒有回答我
正業是什么?
哈哈

JoanneChong 说...

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奇妙,总是会带给我们预想不到的惊喜。。
你遇上你的旧同事,应该也感到很惊喜吧!!
:)

老帅哥 说...

血大夫,那天的晚宴,你说涂医生在十年前说了一句让你印象深刻的话,基于当晚太多的话题,你好像还没讲给我听,那句话是什么?

Dream Chaser 说...

老朋友相聚總是感觸良多
最近一位老朋友因糖尿病踞了一條腿
我們幾位老朋友登門拜訪
結果發現大家都在檳城
但卻好幾年沒有見面
所以你的心情 我可以體會
不要忘了有空約我們聚一聚
雖然我們還不算老朋友

血大夫 说...

老帥哥

那天,涂醫生說我長得比他帥,這句話夠刻骨銘心了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