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日

擁擠的樂園

這幾天寫了過客木吉他
無意間發覺,在部落格結交的朋友中,愛好陳升的歌的還真不少。

認識陳升的歌,是在念大學先修班的時候。
說到陳升的歌,不得不提起大學先修班時來至于玻州的這位同學。
因為他的介紹,我才接觸了陳升的第一首歌《擁擠的樂園》。
他為人隨和、樂于助人,一下子便和大伙打成一片。
那個時代念大學先修班的我們,像極了過了河的卒子。
大伙在陳升獨特的、頹廢的、無奈的和深清的音樂陪伴下渡過了那艱辛的
18個月。

成績放榜后,我去了東海岸學醫。
大學沒念完,卻傳來了他在拉曼學院的死訊。
他,壯志未酬,死于血癌。

今夜,聽著陳升唱著say good 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想著我的同學、我的朋友,還有那群不離不棄的戰友。


註:感謝戰友文思今早通過facebook介紹我--陳升擁擠的樂園group




21 条评论: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陈升是一位很有性格的歌手。。。
他经常会不在约束下唱出自己的心声,
以没有曲风限制、更没有所谓的目的,
唱出自己的心就是他要唱的。。。

这是一位难得的歌手。。。
但只有我哥哥的年代才有人欣赏他。。。

80年代后出生的婴儿们都对他认识,
岂不了解。。。
陈升他也是曾经台湾音乐的领航者。。

kinkyskiny 说...

我會彈恨情歌!我會彈!

匿名 说...

我喜欢《不再让你孤单》。
既然写歌,就介绍你们去一个网站,Blog主叫血大夫,blog名叫《再见十九岁的回忆》,里面很多我们年代的歌曲,一些甚至绝版了。
涂医生,血大夫也是一名行医者,希望你们结缘。
政治暂时放下,咱们听歌去吧。
http://song80s.blogspot.com/

匿名 说...

那边也贴了不少陈升的歌。

keykok 说...

到卡啦OK我会点两首,不再让你孤单和把悲伤留给自己,不过我称他的个为懒惰歌,当累了才唱,而且很长气.

高猪 说...

我爱死了《如风的少年》了!!!

...骄傲的对着北风狂吼
就此告别了如风少年的生活
彼此都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没有时间为逝去的日子伤悲
勇敢的挥手道别
努力要留些美好的记忆在心中

...如风的少年
究竟是失去了什么
不知道是我为吉米难过
还是吉米要为我感到伤悲....


哇~~~~~~~!!!!!!

...Don't cry jimmy,
DON'T CRY !!!!!


哇~~~~~~~!!!!爱死了它了!!!!


你听那吉他!!

你听那口琴!!


哇~~~~~~~!!!!

匿名 说...

今早去看你的部落,
让我想起和陈同学在一起的点滴..

我还记得在他住院时,
我们很积极的为他筹医药费,
希望他和弟弟能到国外换骨髓..

但是...

他等不到...

等不到....

写到这里,
我已泪流满面...

祝福他...
一路好走...
早日回来..
这个- "拥挤的乐园"

大王 说...

陈升说:把我的悲伤留给“慈济”,我很赞同。

大王 说...

陈升说,把我的悲伤留给“慈济”,我很赞同。

匿名 说...

你竟然會提起擁擠的樂園
更想不到的是你的戰友還會聽過這首歌﹗


我怎麼突然和你們同輩啊﹖
難怪那天去雲頂看潘越雲、齊豫等人,遇到都是你們這一輩人物﹗
呵呵

yaya

愚公移山 说...

志忠:
學弟,你也來幾首陳升的歌吧!

kinkyskiny:
學弟,改天帶吉他去吳大哥的家飆歌。

匿名:
真的感激你。
我沉醉在血大夫的《再見十九歲的回憶》久久不能自拔。
還真想知道你是誰。

keykok:
要是uncle boo 有在就別怕,我相信他樂于助你。

高豬:
你提起的《如風少年》,讓我想起了我們的少年。
于是,又再lao bak sai!

匿名:
祝他一路好走。

大王:
慈濟在檳城剛過的義賣會,教育群眾,振奮人心。

yaya:
哈哈!言下之意好像和我們同輩很恐怖。
就算是恐怖,也該算是恐怖得很感性吧!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一个充满教育公民意识性质的节目
竟然被停播,
政党领袖如何处理呢?

尤其一些强调敢怒敢言的。。。

坦白说,

若是标榜敢怒敢言,
就是希望成为人民的喉舌,
所以类似这样的节目,
他们应该支持。。。

一个节目被停播,
这是正常的,
但至于是否“应该”被停播。。。
我真的不明白。。。

我只是开始感觉,
这好像白色恐怖的无形压力。。。

所以我在期待《他们怎么说》


希望你也以一个这样的课题写文章,
目的引起网友的注意,
让网友知道白色恐怖的前夕是无声无形的。。。

我们要看其他人《怎么说》



学长,
你也是民政党的良知,
所以你要如何??
将是一个关键。。。。

匿名 说...

涂医生,不必在乎我是谁,我只是一介民妇,与你同校同年,这样而已。倒是血大夫,他说和你是旧相识呢!好好相认一场去吧!

匿名 说...

昨夜,楼上的匿名跟我说你这几天不写政治了,也刚好提到了我们喜欢的陈升...
于是我来了,并想告诉你说我已经把你的网站做了连接.
君子之交蛋如水,你也别问我是谁了

[民妇2号]

愚公移山 说...

志忠:
让我们听听RTM如何自圆其说。
在资讯发达的时代,他们还打压言论自由。
像极了在掩耳盗铃。
所以RTM 的节目,还真没什么人看了。

匿名(一介民妇):
原来是同学。
谢谢你得到访。
你楼下的那个匿名自称民妇2,
那我得称呼你为民妇1?还是同学1?

匿名(民妇2):
欢迎你得到访。
谢谢你把我的网站给链接。
咱们民妇1民妇2的,
让我想起了《富贵列车》里头的长江1 号,长江N 号,。。。。。

老帅哥 说...

涂医生吧,你好。
在“再见十九岁的回忆" 那里看到你,今天上来这里看到你这篇文章,里面的提起玻州来的同学,应该是姓陈的吧。我在玻中时和他也是好朋友,记得他很喜欢画画,进入大学是他的梦想。他在GH医病时,我也有探望过他几次。而他去世时是死在他最敬爱的哥哥和爸爸的怀中。在加央出殡时,我烧了十多本他最爱的”风云“小说给他,那是他最爱向我借来看的小说。
到了今天,我们SMP1988的同学偶尔还是会提起他,怀念他。
很高兴你还会有把他放在心上。

愚公移山 说...

老帅哥:

欢迎你的到访。
认识他的那十几个月,我们一伙人几乎天天都在一起讨论功课和踢足球。
玻州来的同学几乎都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想那是因为大家的生活背景都那么的简单和朴素吧。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更何况是一位一同成长的同学、朋友。

匿名 说...

今天还是要感谢您!!
应为有您。。的部落。。
可以让我“遇见”许多老朋友。。
分享他们的生活点滴。。
听听很多我们年代的歌曲。。
纵然日子忙碌,
也过得感动,温馨。。
纵然被四壁墙围绕,
也感受到绿油油稻田的
微风轻飘。。

岁月若能从头。。
我很想说。。
我不走。。

民妇1号 说...

涂医生,民妇1或同学1,看场合啦!若有幸听你讲政治,就民妇1,若同学聚会,就同学1好了。
血大夫告诉747机长说涂医生是好人,我也要告诉747机长说以后要有机会,一定要把票还给你。
民妇2号说我是怪胎,记忆库存异常于人,脑袋讯号灯不断闪闪发亮:六年级医生以一首《为妈妈唱的歌》夺得全级歌唱比赛第一名,中一那年,主任邱国煌老师荣休,医生您上台唱为老师献唱了苏芮的《明天还是要继续》...凭这些记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再见十九岁的回忆》。

愚公移山 说...

匿名:
岁月若能从头。。
我很想说。。
我不走。。

《戏雪》陈升写的词。
http://mp3.sogou.com/geci.so?lyricId=766d9ed2193e262e&query=%CF%B7%D1%A9&w=02420200&dr=1

民妇1号:
我告诉你,你的记忆绝对是超强的!
那些唱歌的点滴,我倒是快忘记了。
谢谢你老同学,让我重回这些记忆。
尤其是《再见十九岁的回忆》。

匿名 说...

啊!陳升。。。多年以前,疯狂的收集了好几张陳升,黄舒骏的卡带,又抄写又背歌词;多年以后,搬了几次家,尘封在纸箱里的卡带,又不知被放在那个床底下了。。。
涂大夫,原来你也曾经在歌唱界有辉煌的成就,出人头地呢!哈!在我的记忆中却未曾有机会见识你的唱功(独唱),是我错过了吗?

依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