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7日

別跟狂人談民主

 
在檳城,誰最厲害罵人?此刻,你們的腦中可能會浮現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罵人的影像,這或許沒有錯。但貼切的講,目前最毒的嘴,要算是掛在甘尼的臉上,被一團黑白交織的胡須圍住的那張莫屬。

這位甘尼,從送黑心蛋糕到黑玫瑰,勉強還可稱為富有創意和幽默。。。好了,就當成黑色創意和黑色幽默,但送棺材給首長和一名州議員,即使不是黑色棺材,也未免太毒了吧!

民聯執政三年來,高調打造民主、言論自由社會,首長的人任你口誅(雖然必定會還口),首長的人任你筆伐(雖然保證一定找來槍手回敬),首長還公開允許你在言論廣場罵他(當然他的人會調動兵馬來到你門前踢館);但甘尼也總不能太過份,以為這就是所謂的民主。

308大選帶來了兩線制,或許也帶來了更多“民主”。國會和一些州屬州議會的開會情況數次被譏為動物園,人民和政黨人士的示威或請願手法也越來越激烈。有人玩火,有人玩命,有人玩火又玩命;國內高等學府內的校園選舉,也出現了激烈的示威請願手法。那些還沒有踏入社會的博大學生們比甘尼更是早抬出棺材(假棺材),他們還附加了沾血的人偶。面子書裡剛剛上載一張彩色照片,在國內某次選舉,民聯支持者更是把黑色棺材給綁在車頂,然後將棺材給貼上國家領導的肖像,情緒高昂的開車出遊拉票去。

賣產品需要宣傳手法,做政府需要宣傳手法,示威請願如是。各種手法,旨在引人注目,讓人關注你所要說的話。最簡單的手法是群體舉大字報抗議示威,較棘手的是以企圖自焚威脅。人有模仿的傾向,更是會被煽動。有人發明絕食抗議,之後就有人效法;有人表演自焚或送棺材,之後就有人買汽油買棺材。這種激烈的手法,或會影響公共秩序,造成雞犬不寧。

在一場示威中,棺材可以是個符號,比如像征民主已死之類的;但甘尼先生送出的棺材名副其實的是個詛咒,是一般華人的避忌。最糟的是,還有一些人挺甘尼,呼應他的“馬來人萬歲”口號,但這件事的始末根本與種族無關。

甘尼送棺材,更恫言要光大區州議員黃偉益“墊屍底”、揚言要與黃偉益“同回歸盡”,這是否是項恐嚇,就讓警方調查決定。如果說這是一個民主社會,那它也離不開是一個法治社會。甘尼從“民主社會”中得到了宣傳效果,也是時候面對法治社會了。

最近有藝術團體在檳榔河一帶呈現一場混合媒體性質的環境劇場演出。表演者在現場樂隊的演奏下,於當地新橋、舊橋、河堤及河上,不顧惡劣環境衛生之下奮力演出,旨在喚起人民關心河流的意識。他們獲得良好反應和贊許,讓我從甘尼的野蠻世界中醒來,回到文明社會。

甘尼這等狂人烈士可以多多參考,借光大為場地,以棺材為道具,自己當主角再請支持者們配合演一出《吸血鬼》。諷刺官員吸血,也好過詛咒他人死亡,說不定還會贏回一些掌聲。但有些人就是這樣,毫無藝術細胞,只有滿腦子的野蠻主義。

4 条评论:

说...

不管誰作出這樣的恐怖威胁我們都要遣責!這個加尼我跟他買過皮包皮帶,遇到他一定會責備他。

可是那個議員在週末有什麼重要會議,明知道有惡人殺到家里而不趕回家?

那個官夫人,不去責備自己的懦夫,也不去責問自己的同志,反而利用課題來質問敵對黨!作個有身孕的婦人也是太那個了!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说...

警察在睡觉!!!梦醒时分!!!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双方都上报,双方都得到了宣传效果,所以,双赢!

Tong 说...

奇哉怪也!似这等盛气凌人,疯狂嚣张之徒,在愚先生笔下竞成了[狂人烈士]?而没有在家[恭候]恶人送大礼上门;在[骆]大侠看来倒是有罪了?而怀有身孕的妇人就该把整个事件归咎自己的丈夫/党同志???是非颠倒莫过于此!!!不要躲在这里自说自爽,人民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