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

民意 黨意 誠意

劇情起伏跌宕、緊扣心弦的行動黨雪州黨選算是暫告一段落了。會不會后會有期?先別急,鏡頭應該先轉來檳州的行動黨大莹幕。高達88名大小卡士、新晉演員的齊飆戲、鬥演技已從早前的暗中角力到如今的白熱化浮上台面來的了!

檳州行動黨將在3天後的12月12日舉行兩年一度的黨選。大概早在一個多月前,就有不少的傳聞,指這次的黨選有許多人磨拳練掌,準備出擊。還有傳聞指出,有部份參選者志不在當選,而是想分散選票,把某某人拉下馬來為目的。果然,幾天前公佈的候選人名單,竟有88人競相角逐區區15個州委職,紀錄堪稱空前。

無疑的,這是行動黨繼雪州黨選的甚麼團結隊、彩虹聯盟之後不容錯過的大製作。“蝦兵蟹將”蜂擁而上,以“瘦田沒人耕,耕開人人爭”形容行動黨這次檳州黨選最貼切的了。這也無可厚非,畢竟權力是超級吸引力,更有令人神魂顛倒的魔力。一朝當政,黨員人數的暴增便是絕佳的實證。

縱觀國內各政黨每次的黨選,選情之激烈幾乎如出一轍,彷彿就只有在黨選年時,大家才會意識到這些政黨的共同點的存在。從暗箭、黑函、中傷、分裂、挑撥之層出不窮的小動作,高潮泆起,絕不欺場。

這究竟有甚麼好爭?肯定的,黨選和全國大選,再來的官職委任,就好像一個進階方程式。說得白一點,就是黨職綁官職。黨內“蝦兵蟹將”磨拳練掌爭長短還不是但求個封官晉爵、光宗耀祖的那天。

黨職到底重不重要?且看鄧章欽如何回應劉天球在雪州黨選吃敗仗一事。鄧章欽說:“林吉祥已經說得非常清楚,身在政府的人士,必須擁有黨代表的委托。既然黨代表已經決定,那麼有關人士就必須尊重。”

畢竟,沒有多少人像安華和林冠英,一個存有濃厚家族式政黨的實權領袖,一個靠父蔭的秘書長,繞過了黨內的民主機制來謀取黨內高職。當然,只要英明神武、才高八斗,靠夫人的掩護或老爸的護航,也不是甚麼滔天大罪。

剛落幕的劉天球和鄭文福在雪州的角力戰,前者是黨領袖愛將、後者深受基層擁戴。劉天球在黨選的下場就是一個證明。再看看來自馬六甲的林冠英,2006年的甲州行動黨黨選,他和妻子周玉清州議員不獲基層歡迎,雙雙落選。這不禁要讓我們深思,到底大家在高談民意至上的今天,“黨意”是不是也應該獲得基本的尊重?

這一回的行動黨檳州黨選,林冠英高調宣佈不參選,是不是對於他2006年的甲州黨選依然心有餘悸,還是目前身為首長的他已經德高望重,而屬於州級的黨選,就可以“置身度外”了?

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像安華像林冠英這種魅力型領袖,在他們的骨子裡,都追求著某種特權般的特殊待遇。像似繞過黨內的民主選舉,一帆風順的扛著民主的旗幟繼續統領大軍。當然,經過包裝,這將被稱為策略。為了布城這康莊大道,特權變策略。經過包裝,眾多黨員望梅止渴,深信不疑的搖旗吶喊奔向布城。就只有那個可憐的再益,再多的歇斯底里的喊叫,最後也得默默的離開。

黨意、民意、民主與選舉這些事,誰處在黨內的權力核心,他便能掌握詮釋的主動權。自古以來,國內外的政壇皆如此。公正黨與行動黨這民聯的兩大伙伴看來也不例外。

黨意和民意,從政者如何使到黨員和人民稱心如意,那就要看從政者的誠意了。

1 条评论:

Patmos Pete 说...

天 国 近 了。
上帝愛你。讀你的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