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日

悼.憶.敦林

2010年11月28日,晴天,我在檳州大會堂。堂裡堂外人潮洶湧,但氣氛少了常見的喧鬧,多了一份感慯還有別離的愁緒。那是一場簡約不失莊嚴的國葬。

隔日,多家報章圖文並茂。其中,《光華日報》作了封面和封底跨版位的新聞報導,標題"榮"和"哀"。看著那特大張照片裡的烈日當空、萬人空巷的送殯隊伍以及向敦林蒼祐醫生致敬的檳州子民,很多人都說,敦林這一生值得了。

敦林蒼祐醫生對檳州的貢獻,從基礎設施的建設到帶動經濟的蓬勃發展,尤其是解決了當時在檳州整10多巴仙的人口面對失業的棘手問題。單單這項功績便是令人起敬和感激萬分的了。

然而,對於一位掌權的政治領袖,這些修路建橋、建校築廟、招商引資等等的工作本來便是份內的工作。尤其是掌握著資源的領袖,只要腳踏實地、善用資源,這一切將會在任期內落實和顯現。

我這說法絕無貶低敦林蒼祐醫生的功績。敦林對大馬和檳州的貢獻,何止這些。再說,比起當今在檳州內可看到的好大喜功、嘩眾取寵、沉醉於鎂光燈和掌聲的政治領袖,敦林蒼祐醫生果敢睿智的魄力,其實是包括了另一個更高層次的宏觀政治。

我們也許會納悶和不解,一位在今天獲得如此崇高地位和令人敬仰的政治家,在掌政的後期,尤其是在1986年到1990年期間,面對著其政敵林吉祥對其政策與施政的猛烈攻擊。更甚的是,1990年頂著檳州首席部長的光環競選的林蒼祐醫生,卻在自己的老樹盤根的巴當哥打州議席飲恨沙場。

我加入民政黨時,早已經不是敦林蒼祐醫生掌權的時代了,好一句他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然而,機緣巧合的讓我在政治工作的圈子裡,接觸上了幾位當年和敦林披荊斬棘,一路走來十年如一日的民政黨老前輩。

這幾位老前輩當中,尤其是拿督陳寶華局紳同志,告訴我這個晚輩最多有關於敦林當年的奮鬥事跡和點滴。這些歷史包括了如何在513事件時很有遠瞻的要求聯邦政府派遣東馬軍隊駐守檳州、在黨內的不小的反對聲下,為了經濟發展和克服棘手的失業問題和種族關係緊張,而成立國陣來改善與聯邦的關係,專注解決嚴重的失業問題。

寶華同志也告訴我,敦林當年拒絕接受聯邦政府要他出任財政部長的獻議。敦林在發展光大摩天樓時所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檳城與新加坡所扮演的策略性角色和民政黨選區的分配等的問題都在話題中。

我深信,敦林蒼祐醫生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和策略家。對於這樣的一個偉人,我其實是多麼的盼望有機會見他。無奈,晚年的敦林已經鮮少公開露面或高調的談論政治了。

不過,因緣具足的讓我在不久前和他老人家見了兩次面。兩次長時間的交談,聽著他如何細述歷史、政治、種族關係和近期的政治發展。幾個小時的會面,敦林娓娓道來,讓人不得不敬佩他學識的淵博、生活歷練的豐富和精彩。近90高齡的他,說話鏘鏘有聲、舉止端莊,散發出政治家的魅力。

沒想到和敦林的會面長達數句鐘。想要告辭時,還受寵若驚的讓他老人家請了一頓午餐。他說:"再忙還是要吃飯的"。還說到像他這樣年齡的人,隨時會"走",多活一天便是多得一天的了。

敦林蒼祐醫生對生命的宏觀,國家建設的努力和遠見,還有身為一位富有魅力的政治家對晚輩絕不高傲的態度,讓人真正打從心裡對他敬仰。

2010年11月24日,敦林蒼祐醫生與世長辭,留下的絕對遠遠超過了光大摩天樓、檳城大橋和峇六拜工業區。必須一提的是,敦林更是給我們留下了一個舉止大方端莊、談吐有禮、學問淵博、以民為本的一個真正的政治家、真正的令檳城人以他為榮的檳州首席部長的模範。

2 条评论:

· 康华 · 说...

感性的一篇。thanks!

糊涂侠客 说...

想当年有多少人是那么的抗拒大桥,光大等等的发展。今天大桥已经不够用了。

人的政绩真的要等他归土后才得到公认吗?不知谁有当年骂敦林的报道吗?应该可以让人民看看当时的他们是如何的看不到前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