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0日

你是present tense啊!

檳州第一把龍椅坐足2年4個月了,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仍慣例的把州內各項棘手課題,利用媒體管道向前首長許子根博士隔空喊話。這招把他人消費得徹底又獲得大幅度政治宣傳的手段,林冠英最在行,也因此重複得不亦樂乎 !

林冠英隔空喊話的記錄,看來可納入紀錄大全了。順手拈來的有檳州土地舞弊疑案、孟光水壩擴建計劃、荳蒄村發展事件、喬治市世遺地位、招商引資等的大大小小課題,照喊不誤。

這種慣性喊話的戲碼,一兩次人民或許覺得新鮮有看頭。不過,當喊得越多,還意猶未盡時,觀眾便會感到厭煩了。尤其是身為一人之上的州領導人,可別讓人民覺得你只有勇,即向政敵嗆聲的膽量,骨子裡卻絲毫沒有良計,即缺乏計劃和不懂得策略州發展事務的能力。

林冠英近期的喊話“佳作”是檳城第一及第二大橋過路費可能劃一和漲價事件。過路費調漲是升旗山國會議員劉鎮東在下議院獲得的書面回答。這下可好了,林冠英在極短的時間裡策劃了精彩的戲碼。他一邊對國陣政府窮追猛打,又轟納吉只顧為貓咪取名也不理檳人民福祉,另一邊廂高調的廣邀檳州國陣各成員黨出席“反對大橋過路費漲價跨政黨聯席會議”。

老百姓們倒是想不通,林冠英若重視大橋漲價,為何他竟有雅興的老遠跑到浮羅山背吃榴槤,還趁機暗喻吃不到“肉軟核小”的“許子根”品種榴槤而耿耿於懷。這時候的他,不是更應該以實際行動來研究應如何不讓大橋漲價的嗎?

民政黨執政檳州期間也曾發生大橋漲價的爭議。民政黨當時做足功課,以具體的理由和中央政府談判,成功維持檳城大橋收費25年不變。許子根也曾先後在1998年、2003年和2008年成功勸阻大橋收費調漲。

不難發現的是,林冠英好像什麼事情都纏繞著所有對許子根的眷戀。對檳州政權而言,許子根已是檳城的past tense了,林冠英是檳城的present tense。檳民應該不想看到present tense的林冠英時時刻刻都活在檳城的past tense裡吧!

2 条评论:

大王蛇 说...

没有里子的阿斗,不出这一招,还有哪一招?

nick fong 说...

有一个点,我倒不是很赞同。其实,人民还不会很厌烦。

真的真的,我身边就不少亲朋好友还很buy他哦。上山吃无核的“许子根”就引来不少人拍手叫好了。

我倒觉得民政党仍须努力,加油加油!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