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7日

都是言論自由

民联槟州政府设立的言论广场,从林冠英开张至今,受媒体的关注之馀,各界从老人帮到组织帮的,对这平台相当的善於利用。

看来提倡和推广言论自由的努力,的确看到了形式上的成绩。“形式”就建在旧关仔角,每周两天的时段,各界人士可到那里畅所欲言。

於是,向来敢怒敢言的民青团数位成员,就借用了民联政府欲实践言论自由的这个平台,对州政府的施政提出了看法。霎时,我看到向来针锋相对的阵营,彷佛都能成熟看待言论自由这门东西。

惟,这似乎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没两下子,便如梦幻泡影般的破灭了。事关常聚集在言论广场旁的老人帮,知晓民青团成员要到那里开讲,有备而来的举起剪报趁机奚落民政党。老人家所用的“问候语”也脏得不堪入耳,在场的人包括媒体都听得目瞪口呆。

这情景说不上大惊小怪。若是一切都以言论自由为标准,老人家若有情绪而大发伟论,也算是托了言论广场的福,大家一起来实践万众期待的“言论自由”。

只不过,接下来由槟首长政治秘书黄伟益领衔主演的戏码,就显得荒腔走板了。言论广场的发言,演变到黄伟益找来老人家挑战民青团辩论,接着又意犹未尽的纠众到民政党总部外的一棵大树下召开记者会炮轰民青团。

黄伟益要到哪里示威和开记者会是他的权力,这是一个文明社会的认知。只是,若是为了某某人在国内绝无仅有的言论广场发言後便纠众抗议,那我就怀疑当初公告开设言论广场的“至高无上”的精神了。顶着首长政治秘书的身份,难免让人认定其行为等同首长大人的默许呢!

最绝的还是“跳河议员”郭庭源,静悄悄来到热闹的广场。当他拒绝群众邀他发言遭批评时,他竟留下一句多麽有禅意的一句话:我有不说话的权力。

记得了,如果有天你到言论广场批评州政府後,之後你家门前来了一大堆人开记者会,请不要惊讶。因为你家门前的那块地是政府的,并不属於你。而,这也是那堆人的言论自由!

2 条评论:

小莊 说...

看来那是言论广场,但没有‘自由’二字, 所以发表的言论要民联政府喜欢(应该是说黄某人喜欢)的才可以。不是 poh 民联政府的言论就要被问候祖宗十八代,还有给人到家门前来炮轰,大家习惯就好。

nick fong 说...

可是,更悲哀的是,你问问普罗大众,认为黄老爷有错的人真的不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