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

“網膜”隔離了我們

清晨起身,準備出門工作前,慣性的翻閱報章。讀到了一名牙醫系學生自殺身亡的消息,對新聞標題思索著,停頓片刻。不禁也感到一絲絲的悲傷和感概。

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時常都會接觸到患有憂郁症或有憂郁症傾向的病人。能了解到自己的狀況而自動求醫,或尋找協助的憂郁症患者並不多。很多患者大都選擇一個人面對,他們幾乎處於默默的、孤獨的、無助的苦苦受到憂郁情緒的折磨。

患有憂郁症的病人,情況嚴重的會感覺到生命失去意義、人生沒有了希望。所有出現在他們眼前的都是灰色的。有些甚至滴水不喝、粒飯不食。最為嚴重的患者更是有幻覺(delusion)和妄想(hallucination)的症狀。於是,病情沒有獲得適當的醫療和關注的患者,都會步上自我了結生命的不歸路。

很多人都說,今天的科技社會實在是發展得太快了。快到一般的人都追趕不上,並深感窒息。生活的每個層面無不充滿著挑戰和考驗。名利為先、功利掛帥的社會,人們幾乎都像飛娥撲火般的在追求物質為主的生活。

因為這個繁忙和急促的生活步伐,大家幾乎每天都在趕時間,仿佛沒有做稍刻的停留。每個人都忙得沒有時間照顧自己在心靈上的需要和情感上的寄托,更別談對身邊的人有所關懷和照顧。這就是一個冷漠和無情的社會的開始。

每當讀到和被問到對憂郁症患者自殺身亡的消息,我總是在想,這些病患者在踏上不歸路的前一刻,是不是身旁有親人和朋友留意到他們發出的“求救”的訊號?身旁的親友是不是願意為他們送出關懷和獻出愛心。

人家說現在的人都比較脆弱,沒有前輩們那麼的堅強。現在的人,在學術上的成就遠遠的比前輩們好,在事業上的成就更是非凡。然而,在這一些成就的背後,我們在心靈上、在情感上的層次,是不是也跟著成長?我們是不是也學習了以正面的心態和思維來面對生活上的逆境和挑戰?我們是不是培養了一種不屈不撓、堅持到底、不向壓力低頭的精神?

資訊工藝的發達,很多人每天都和數不盡的朋友在面子書(Facebook)“見面”寒暄、在Skype或MSN和一大群的朋友高談闊論,甚至利用手機短訊和朋友保持連繫。 人與人之間的面對面接觸的時間相對減少,彼此間被層層的“網膜”隔離,似近卻遠,眼前的你不是你,而是那四方狀的高科技玩物。

我想到羅青的這一首詩:
天上的星星,为何
像人群一般的拥挤呢
地上的人们 为何
又像星星一样的疏远。

7 条评论:

飞星 说...

大哥,这个月里,已经有二个朋友亲人自杀了断。
悲歌唱不完,这是现代人的压力与无奈。

阿弥陀佛。

大王蛇 说...

有些忧郁症是由生理因素引起的,患上这样的忧郁症时,好像连家人与朋友的关怀也无法减轻病情。可是为什么医护人员都不相信这样的病人其实并不是因为“想太多”而发病的呢?

医生或护士可不可以不要对忧郁症的病人说:“你不要想太多”?有些忧郁症真的需要的是药物治疗,而不是辅导。

吉普賽 说...

你好~
我也是一名忧郁症患者,是少數能自己求醫的病患之一,患病至今已十二年了~目前我自己是覺得自己已康復,但醫生要我繼續吃藥,我也照吃~我身邊有不少朋友也患上忧郁症,能幫得上忙的,我就盡量幫,希望以自己過來人的經驗去幫助需要幫忙的人~
很高興認你,我是在面子書上連接到這兒來的~

愚公移山 说...

飛星:
大哥,現在的人,生活壓力的大,除了是外在的因素,我想我們很多時候都是忙得沒有時間給我們的內心進補。
是呀!悲歌唱不完。

大王蛇:
大王老師,你說的沒有錯。
其實造成憂鬱症的原因有很多。
基本上有外在和內在這兩大類。

一般上,藥物的治療還蠻有效的,但並不是治療的全部。
憂鬱症的治療,視病情的輕重,療程會有不一樣。
心理治療在很多時候是療程的一部分。

我想,醫療人員還是會對患者說“你不要想太多”,這或多或少是出於關懷和說給患者的家人聽。
但醫務人員絕不會認為說了“你不要想太多”便是幫到患者或已經盡了醫療責任了。

樓下的吉普賽應該有這一方面的親身經驗可以和我們分享。

吉普賽:
謝謝你的到訪和留言。
我向你的精神和努力致敬。
加油!

吉普賽 说...

呵,分享沒問題,但是致敬就不需要吧?因為我會康復也是有很多人幫過我,我現在幫人也只是在回饋~

關於大王老師提到的,我想說說我個人的經歷~

我患病期間,曾經向檳城一間醫院的精神科醫生求醫,當時我有很多話要說,但是那位醫生也許當了太久的醫生,對我們這些患上心理病的病人麻木及缺少耐心,他並不想聽我多說,只叫我好好吃藥病就會好,不等我把話說完,就對在旁的護士說:“next.”當時我很氣,所以就不再找他看病了~

幸好,後來我去中央醫院,遇到了一位肯聽我說話的好醫生~雖然那位醫生說我去找他時,我的忧郁症已快好了,但是我還是很感激他願意聽我說話~

愚公移山 说...

我總是敬佩那些肯花自己的時間,用自己的經驗來協助他人走過考驗和難關的人。

是吧!有些人在某個崗位待久了,漸漸的麻木了、漸漸的失去了熱心甚至基本的專業精神。這很不應該。

吉普賽 说...

關於涂醫生的這篇文章,我有一些看法~
網絡對人類的利與弊,其實必須胥視使用的人,若人們是用在對我們有幫助的地方,那網絡其實還是可以帶給我們幫助的~(當然,我不會認為涂醫生否定網絡的功用~)
我有一些朋友,正確的說,是出家的朋友,他們也有上面子書,但他們不是上面子書聯絡感情,而是利用面子書的便利,為需要開導或幫助的人提供一個交流的平台~也為同道中人提供一個修習的管道~我想說的是,我的一位患忧郁症的朋友也因此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