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0日

該走的不要留 ,該留的不要放他走

民政黨全國副主席范清淵恫言,如果民政黨檳州聯委會主席丁福南醫生沒有解決其中一個選區內委任協調員的事務,范氏將率領民政黨威省一帶的3千名黨員在3星期后退黨。之前,因為陳平事件的立場,范氏要求國陣開除丁福南。其實,這次范氏退黨的恫言和目的,矛頭就是指向丁福南。

政治上的恩怨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寫照。協調員的委任只不過是其中一個導火線。說一些什么不理會基層的意見、派遣天兵、領袖一意孤行等等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荒唐之談,我就是硬不能明白。

其實,范氏和他的支持者,在黨的州和全國都有平臺讓他們發表意見和做出爭取。然而,這些領袖不嘛就不出席會議、不然就在會議上靜若寒蟬,會議后就對媒體大發偉倫。這些似乎都已經是一小撮人的對待黨務的政治常態了。

再說天兵。什么是天兵?民政黨在每個國陣的選區都有民政黨區部,但卻不是每個有黨區部的都是民政選區。比如Balik Pulau ,Bagan, Kepala Batas, Permatang Pauh 等等。如果從這些沒有民政議席的區部派往有議席的區部選區便叫天兵、便有違當地基層的意愿,那解決方法便只有兩個。那就是教育基層黨員,“天兵” 是政治常態(有些選區相隔的就只是一條水溝。派一個人越過一條水溝到另一個選區任職也叫天兵,還真的是莫名其妙),再不然就索性解散所有沒有民政選區的黨區部。

我想到老佛爺告訴我的這句話:該走的不要留,該留的不要放他走。

11 条评论:

高猪 说...

全部選區的協調員都放范先生的 kaki,他就不会跑咯!最好许子根全国主席的位置都让给他,那范先生会留得更久!

大王 说...

在报章上看到那句“千人将跟随”就笑到喘不过气来了。送他们一人一粒桔子,请他们快快走。

路見要鳴 说...

个人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政混",
讲明是"混",混政治饭吃的软骨虫,
如果公正党收了他,唉.......!

在与丁福南的"对抗"马共课题中,
他除了不懂任何人皆有发表言论的自由之外,
他也完全不尊重历史!

首相纳吉表明,
拒绝陈平回国是因为担心,
引起曾在对抗马共时期受到伤害者家属的不满,避免酿成社会风暴!

他为了讨好巫统,
也说了这些似是而非的论调.

对真正认识大马独立斗争史的各族人民来说,
他的说法不止难以令人信服,
而且是对历史事实的蓄意扭曲.

也是对我国政府于1989年,
与马共在泰国合艾签署和平协议,
允许放弃武装斗争的马共成员回国定居这一承诺,背信弃义的国家行为!

我不是马共史料研究工作者,
不具备为马共辩护的资格。

从祖父口述中,我只知道,
马共曾经为护卫这个国家的土地与各族人民,
前仆后继对抗日本侵略军,
也曾经为争取这个国家摆脱殖民主义的桎梏,
付出沉重代价,
加强对英廷统治者的压力,
开拓了后来各族人民争取独立运动的坦途。

我们有理由提问,
他们在战斗中受到的伤害,
他们的捐躯,
给他们的家人和下一代所带来的痛苦,
有谁关心过?

我们今天大力鼓吹“向东学习”,
我们的政治精英,
大都接受英国宗主国的教育和培养,
他们今天还继续送去英国受教育的子女,
可又有谁考虑过,
当年为抗日反英牺牲生命者家属的“感受”?

我说的是要回应,
最近马来文主流媒体在马共问题上的煽风点火,和巫统政客们无视历史事实的不当言词。

对待历史,特别是涉及伤亡的战争史,
除了忠于史实,
还要有与时并进的宏观视野。
为了国民团结和社会安定,
希望马来文主流媒体和弄权的政客们自重。

kmsiah 说...

其實我不想走,其實我想留,
留下來陪你渡過春夏秋冬...

原來他是周華健的粉絲。

小莊 说...

我在想他会跳到那里去呢? Hm.....那里比较有机会有油水捞呢?

kinkyskiny 说...

那個范清淵是笵曉宣的哥哥嗎?

jiubo 说...

人性的丑恶,无奇不有,去恶存善、去芜存清,自古以来就不断地循环着。
好一句“该走的不要留,该留的不要放他走”。
恕我说一句:“该走的让他走,不送!该留的,请加于考虑,以大局为重啊! ”

Atan 说...

JIUBO SIR,喜欢你这句
该走的让他走,不送!该留的,请加于考虑,以大局为重啊!

陈嘉亮 说...

kinkyskiny,
范晓萱的哥哥叫范鲁晓和范郝晓。。。

糊涂侠客 说...

愚公,我身为Machang Bubok 的居民真的希望有个当地的人当州议员或协调官。最少这个人有时常在当地跑动才可以啊!即将上任的Machang Bubok协调官,哎。。有机会才喝茶聊聊吧!

jianglong 说...

他不走了,要留下了
又說跟再林是開玩笑
拜託,政治不是兒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