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4日

寬恕過去 放眼未來

上兩個周末,到古城马六甲出席几天的會議。这是古城申遗成功后,我第一次踏足古城。趁着空档时间,在获颁世界文化遗产的古城游走。感受那古意盎然的景物,尤其是那富有古老的欧洲殖民地色彩的古老建筑风格。走在街道上,映入眼簾的是“古代”的情景。而这个古代,便是欧洲的几个强国用武力轮替的占领马六甲的时代。

碰巧当晚有一条古老的街道,正办着庙会。在街道的入口,正举办着又乐邻人士参加的卡拉ok比赛。那些拥有历史价值的会馆,里头也有人或是唱着卡拉ok或是跳着现代舞。有几间坐满了人的café,正以不插电的方式唱着爵士风格的西洋歌曲。游客当中,不乏外国人。沉浸在当中,我几乎忘了自己身在马来西亚。

离开古城时,陈平该不该被允许回马的课题被大事的渲染。意料中的,民联和国阵持有不同的看法。其中一份马来报,更是针对民政党全国副主席丁福南医生呼吁政府允许陈平返马的建议,做出严厉的批评和谴责。这让我沉思,我们的国家、我们国家的领袖、我们的国民,是以怎样的心态来看待历史、诠释历史。

我没有学术资格来评论马共在马来半岛的奋斗史的对与错。尤其是以非专业又不全面的历史角度,来评论本来就具有政论性的历史时,要做出准确不偏不倚的决定还真不容易。然而,这并不能也不应该阻止我们探讨历史给我们带来的启示和警惕。尤其在一个还年轻的多元化的国家,對于歷史的認識和接受,將會使國民達到更大的諒解和包容。

每个历史事件,在不同的时空下,有它事发的因缘。然而,既然已经发生了的,就无法在历史中删除或忘掉。如果掌權的單方面的以敏感為借口,而不讓國民享有知情權和深入的讨论,整个事件除了敏感,还会更加上一层的神秘色彩。因为参杂了神秘的色彩,使到整个歷史事件的焦点和可以带来的正面意义和启示也模糊了。马共的斗争过程、我国各族领袖争取独立时的贡献和付出、513事件、茅草行动等等的这些事迹,似乎都没有获得真正的“解密”。

因为國民對这些重要的历史都像瞎子摸象般的有自己片面的詮釋,于是年轻的国民便是在这样模模糊糊的历史认知中成长、老去。所以每每一触及这些相关的课题时,政治利益将是唯一的考量,當權的以獨斷的結論替代了學者和人民的結論。于是,社群和族群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不断的发生。还有领袖無知的以靠吓的非文明和不成熟手段把历史的意义带出来。其中包括了马共的抗战史、各民族争 取独立的过程和513种族流血事件,每当提及时,便会激化人民之间的矛盾,甚至仇恨。

关于陈平的事件,既然政府已经同马共签署了和平协议,之前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就应该交给历史。然后以务实的心态来看待前马共分子。然后借由这个机会让國民了解真相。在今天的国际社会普遍上接受和平、民主、宽容和人权之上的趋勢,“槍桿子出政權”已經沒有市場了。唯有这样,各族的國民才能放下誤解的仇恨,以寬恕的包容的心,更踏实地向前迈进。

想起在古城看到那有數百年歷史的歐洲殖民地建筑物,到底是給我們帶來被侵略的羞辱和傷痛,還是警戒著我們應該強民強國,保衛家園免再被蹂躪?相同的,如果陳平返馬,會勾起那些在馬共對抗罹難軍人的家屬的仇恨和悲痛,還是會讓我們更成熟的看待馬共的歷史,警戒我們自由、民主、親善與和諧相處的珍貴?

8 条评论:

· 康华 · 说...

觉得很矛盾,那边厢,首相又到中国访问。

jiubo 说...

历史摆在眼前,就应该借镜思考,才不会重蹈覆辙。除非不想要和平共处,要有一个和平安宁的国度,就得以开明的态度来处理如此事关重大的局势,才不愧是一个民主的国家。

薰衣草夫人 说...

陈平返马之事,近日巳被添加了许多仇恨,而成千古罪人.由此事可见我国领导者以何种心态看待历史.

Lexus 说...

国内就反对共产主义,国外就与共产国家嘻嘻哈哈。
这是什么标准?

kinkyskiny 说...

和平协议中寫的是,陳平可以回國定居,或,陳平可以申請回國定居?

Sam Lo 说...

感謝政府過去幾十年的消毒過濾。
陳平是誰,我想年輕人就算知道,通常也假裝不知,因為這是老人,Outdate的代義詞
你周末到Disco,酒巴街去問問,就知道陳冠希vs陳平,誰的知名度更高

當然,大馬人民,民族感情脆弱,動不動就受傷害....愛國家,愛人民的政府,當然義不容遲,為人民護駕;甚至撕毀自己簽過的協議也在所不惜。
畢竟,"牙齒當金洗"是我們祖父母那代的落伍思想了; "輸打贏要" 才是追上潮流的成功秘訣。

當所有事件,行動,都當作國家機密處理的時候....學校教的Sejarah,只是訓練你死記硬背而已,不再啟發人文思考
當你上學(甚至讀到PhD),學的只是知識,而不是智慧時.....恭喜你,你已成為機器系統里的一顆縲絲釘了。頭越往外伸,良心越往內藏,久而久之你就可以出人頭地了

當醫生的愚公你該常聽這種倫理慘劇:
阿伯去召妓,染了性病。是的,老波會傷心,小孩可能會看你不起,三姑六波會在背后唱衰你,甚至老板會炒你尤魚。
所以阿伯決定把事情隱瞞,希望隨著時間過去,傷口會自動復原。小孩問起就鎖他進廁所;老波問起就拳打腳踢。
但阿伯沒想到,他不公開,不表示自己是雞蟲的事實就沒人知道。可是他就是不明白,為何老波不再跟他行房,小孩不再跟他同臺吃飯,同事開始疏遠他
原本一早坦誠公開,去看醫生,就完事了。
醫好了,把驗身報告公告天下,大家都安心了。今天阿伯下體都爛透了,只怕憑愚公的回天圣手也很難力挽狂瀾了.....阿伯你態度好一些,老波兒子還可能念點舊情,不把你趕出家門,不然就 you Nam you 啦

ah hui 说...

根据了解,翁诗杰并不是马华清流!
自命清高的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目前出入都使用私人飞机,就连这次出访北京也是使用该辆飞机。希望翁诗杰告诉我们,那辆专机是不是属于某财团的老板 Desmond Lim 所有?翁总是否让这位老板以比其他商家高出一倍的价钱投得KLIA“行李运输器”的project?希望大家能转帖让翁总看见这个问题以便回答,希望翁总不要避而不答!!!!

还有不要告我诽谤,因为我没有提出不实的指责只是询问,希望你会解答。。。

谢谢翁诗杰

Botak 说...

陳平不能回來不是因為他是馬共, 而是因為他是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