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7日

退后原來是向前

上周提到武吉安滿村三埃采金的爭論。既得利益集團、受影響村民和立法者的糾纏。當問題得用科學的根據來下定論時,問題便產生了。那是因為科學有它的盲點、有它的不足。既得利益集團常常以一句“沒有具體的科學根據”,四兩撥千斤的擺脫受影響的百姓的哭訴。

這便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濫用科學之名來達到私利的典型例子。進一步的思考“沒有具體的科學根據來證明有危害”這句話的同時,也意味著“沒有具體的科學根據來證明絕對安全”。在還存著爭論的事件上,人民的利益,尤其是健康,應該是不能被妥協或輕視的。

科學根據真的那樣的難以得到嗎?學醫和學科學的都懂,科學的研究是需要時間、經費和人力資源的。科學研究的結果不是賭場里的開盤,非大則是小(不是黑便是白),常常里頭便硬是有個灰色地帶。科學研究更不是煮快熟麵。涉及的研究范疇包括了在子宮內(in utero)、在活體內(in vivo)、在體外(in vitro)和流行病學(epidemiology)。

一位在國外生活的網友對我說,在西方國家,沒有明言可以碰的工業,你最好別碰。不然會被環保團體、衛權份子,搞到你傾家蕩產。而在發展中國家,沒說不可以做的,你就可以放手一搏。搭通天地線,自有護航者為你開路。在發展中國家,主流思想是“發展是硬道理”。誰反對發展,誰便是阻止國家進步繁榮,誰便是斷人衣食。因為這樣的刻板思維,很多時候我們的基本權益便被擱置在一旁。

因為三埃采金事件的爭論,我想到一群默默的在面對著電磁波輻(electromagnetic fields)的危害而做出努力的非政府組織的成員。這個名為“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的組織自動自發的給人民提供有關電磁波輻射危害的訊息和如何的減低有關輻射對人體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對于這個手提電話、電訊塔、家用無線電話和無線上網(WiFi)所涉及的電磁波輻射,幾乎所有的使用者都不認為它會對人體帶來危害。一部份的人認為,若是有危害的話,政府或是業者一定把它給禁了。再說,似乎從來沒有媒體真正的傳達過有關電磁波輻射危害的訊息。因為大多數人的主觀成見和不積極探索新知識,很多時候大多數人,尤其是知識份子,常常妄下定論。

我從這個組織的負責人拿來一大疊的資料。接觸了幾位國際上研究電磁波輻射的學者和專家、翻閱了許多的研究報告、接觸了受電磁波輻射影響的電磁波敏感群,才驚覺這個我每天都在接觸和使用的科技,我對它的認識是這么的有限。尤其是防范和安全措施的知識,近乎等于零。

今天幾乎所有城鎮的每個角落,電訊塔林立。仿佛一百巴仙的無線電話的涵蓋率便是一項成就、便是步向先進國的象征。政府都很寬容業者,總是讓業者在低障礙下設立它們的電訊塔。如今政府打著縮短城市和鄉鎮數碼知識的鴻溝,大力推廣和落實全州無線上網。今天我們居住的四周布滿著了其實可以用有線電話和有線上網來減少的電磁波輻射。

我一直在強調,孩童生活和學習的地方,尤其是學校、圖書館、病老者養病的地方、我們休閑和運動的公園與忙碌了一整天後歇息的住家,其實不需要也不適合被這個電磁波輻射每天24小時的籠罩著。

當西方國家漸漸的將電訊塔和無線上網發射器搬離學校和密集的住宅區時,我們卻打著朝向先進之名將全州給籠罩在電磁波輻射底下。我想到這首禪詩:手把青秧插野田,低頭方見水中天,六根俱靜方為道,退后原來是向前!

8 条评论:

:) 说...

我想给你留个问题:若不要以科学为根据,那以什么为根据?以大多数人的想法?以谁说得最大声?以谁最有说服力?当人们不须为他们所坚持的理念负责时,总可以提出许多理由 - 可能有理有根据,也可能没有。若是说,A, B两方对一方案有争执,为此决定暂时搁置方案。其中A主张放弃方案,那将来,若证明放弃是错误的,那A是否应赔赏B因搁置所蒙受的损失?若决定是继续进行方案,而后导致损失,B是否要为损失负责?
我想我们在处理事情时,应当坚持原则:如无法毫无疑问的判定一方应负责,我们应当小心不胡乱下判。科学只提供一些证据,我们还是要自己下判的。关键在于我们有努力寻找证据吗?还是只是喊口号而已?

chchoo 说...

愚公, there are thousands of social movements out there, which Anti-WIFI group are you referring to? As far as I know, 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 is an anti-Pakatan movement orchestrated by Gerakan after losing the state in 308. Can you share with us a more credible source?

Your last paragraph sounds familiar. Yes, Theodore Kaczynski!

雪山锺某 说...

愚公:原来308民政党失去了政权之后,不务正业,不理政治,跑去跟民联唱反调,还成立起《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真糊涂啊!要不是这位爱民联如命的朱先生,告诉我们我们还不知情呢!你这样做就不对了,電磁波輻射是没有害的,而且对身体有益。以后你不要再提電磁波輻射了,这样对民联尤其是林先生、黄先生的打击是很大的。对了,差一点忘了那位神通广大而且具备超能力的朱锦衣卫先生你要向他学习,学习如何乱把罪名套在政党头上,学习怎样厚着脸皮在人家的地方大便然后忘了自己的身份,这样的行为是你在政治上必备的武器,多多学习。

最后还要提醒你,如果民政党真的那么CHEAP,需要用《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来换取政治筹码,那么这个党也没有什么用了。我想民政党再差也不会差过那些只以为是的家伙。

对了,不知你是否有听过,常言道:聪明就好,不要假聪明。有时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呸!浪费我的时间去跟猪头对话。

雪山锺某 说...

人家说,我们最大的敌人,可能是我们最亲的人。在政治上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曾经跟我们一起共事的同志。而这种人往往一离开,就会向我们展开最强烈的攻击。这种人是最要不得也是社团组织最没有人格的东西。这些自认清高之土,通常都是308之后才觉悟才唤醒的。幸好民政党党内这样的败类还不多,马华不知道有没有这样假清高的粪土呢?我想这里的读者虽然不满意国阵,但是,也一样瞧不起这样的假清高的粪土。

BEAR BEAR 说...

MR CHOO,

看了你的留言,突然无明火烧起,真怀疑你们这些贱青是用膝盖思考的...

WIMAX对槟州IT的发展是有很大的帮住,但州政府必需确保这项发展是以人民的健康风险得到了保障为前题...

就算是涂医生是民政的人又怎样??? 难道为民劳忧心磨骨的是民联的专利??你们所谓的为子为民,我敢说是做把戏的....穿黑衣,喝黑咖啡..玩绝食..有种的话就绝食到死..要不然,就叫做减肥3日营...天天来表演,学外国人玩颜色革命....看了都恶心..

就算涂医生是真的有政治议程在背后,也不及行动党的议员们无耻..医药人员在前线和甲流感病毒打战,他们却在背后唱风凉歌..以突显自己如果做政府的话会比较历害....

把戏最会演,一上任就送东送西,应该优先考虑的,也就是最重要的=>经济....却被搞得一团糟...讲就天下无敌..做就乱乱出力..!!!

雪山锺某 说...

好一句医药人员在前线作战,空闲之辈却在背后唱歌仔戏。我真的要感谢卫生部长以及他的同僚们,幸苦了!

人总就是这么下贱,别人在付出的时候,他们在后面扮专家评这个论哪个。吃饱空闲坐在家里上网写部落说长道短,真正需要他们出来奉献一分力,他要把不是家里百事红事,就是大姨妈来不舒服。

我说,这些贱人我们不需要去理会,能够忍就去做,忍不了就归故里享受生活。

你看看那位林先生,308到现在还在分钱,我就是不懂他从哪里找这么多钱来分。办一些事情就公告天下,争功德,办不来就把债推给敌人,然后加上一两句酸溜溜的好话。

放眼看吧!两年之后槟州会有什么样的成绩。

愚公移山 说...

国威大哥:
希望我没有误会你的理解,你也没有误会我的看法。
我绝对没有否认科学的根据是重要的。
只不过,整个讨论的焦点是在于,在科学结论还没有能够获得证实时(向我在前一篇提到的发生在日本的manimata disease), 我么应该以一个怎样的心态和立场来面对可能影响到广大人民的健康的工程和计划。
我很认同你最后一段的提问。

chchoo,
有几个重要的讯息得和你说明、交流。
1。这一带没有你所说的there are thousand social movements。也没有所谓的antiwif group。或许是除了槟州消费人协会。
2。我没加入什么anti wifi group。在文中我已经很明确地说了,是一个电磁波醒觉运动的组织。教导人民如何的正确使用有电磁波辐射的仪器。
3。你一直再三的想把这ngo和民政党扯上关系是我的遗憾。因为这是乱套帽子的说法。这不仅会模糊了讨论的焦点,更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
4。我欢迎理性的理论,但谢绝有恶意的攻击。
5。credible source 已经在之前一章的留言里有网友留下了。我的部落也比较详细地在之前写了两则。若你留意的话,应该早已经注意到。

雪山中某、bear bear:
何必动了这么大的肝火呢?
如果有些人存心想要犯贱(我是说如果),你再怎么阻止也组织不来呀。

Belle 说...

拜读诸位的言论,我只有一个感受--无奈+无言。。。其实,老实说,坦白说。。。所谓的“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这个组织,是由几位深受电讯塔干扰的人民(百姓)因投诉无门而需自保和自救而组织的。当初,为了要与政府进行讨论而需有个比较像样的组织,就成立了Penang Anti Telco Campaign 和 Penang WiFi Campaign 。但是寂寂无名,也无权势的我们即使各显神通,也无法引人注目,反而处处受压,甚至被人误解,以为我们是 anti-government 的(冤枉啊!大老爷)。后来我们连合起来,搞了个“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希望借此教育民众有关电磁波辐射方面的知识。

我们是谁呢?不过是一群“师奶”、学校家长及老师,希望可以帮助孩子的一小撮的小人物。我们开会还是在小贩中心开的呢!哪有你们说的这么高档,实在有点受宠若惊。

当然啦,小人物有时是非常小人的,尤其是当我们找到一位对我们稍微有同感的“名牌”--涂仲仪医生,医生喔!!当然是要把他给捉紧,成为我们的代言人。所以,小妹恳请诸位大德大量,千万不要把他给吓走了。

大家不要误会啦!我们只不过想环保,想健康,想长命无病。难道你们。。。不想吗???

P/S:大家还有其他的“名牌”可以介绍过来吗?我们有严重的“货物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