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1日

總是要亡羊了才補牢

在幾乎都被紛紛擾擾的政治消息淹沒的新聞里,我讀到了一篇有關山埃采金的法庭訴訟案。事件是有關一家金礦公司在武吉公滿新村采礦,采用的是碳漿法。也就是利用一般相信對人體有禍害的山埃(cyanide,也稱氰化物)溶解出金礦。因為采礦的作業離開居民的住家非常的接近,自從金礦開始運作后,空氣中時常彌漫著一股化學物異味。

業者以一貫的利益為先的前提下,提供許多在國外正使用的此類采金法的無害例子。但是居住在附近的村民,卻已經面對著健康和生命的威脅。為了自己的健康和享有安全的居住環境的權利和意愿,武吉安滿新村的居民,便組織起來面對實力強大的財團,利用法律的途徑來保衛自己的權益和生命。這些舉動據說都是這些沒有專業知識的村民,在得不到政治人物和當官的庇護和幫忙後的唯一可行的途徑。

這種業者說安全,民眾說有害的例子,已是屢見不鮮了。有誰能夠使到立法者信服,他便是勝利者。遺憾的是,在很多時候,人民總是犧牲者。其中的一個要點是,醫學和科學未能真正的以科學的方式,100巴仙的證明有關工業的禍害。這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科學的不足。因為很多實例和個案是得需要時間來證實的。很多時候,在鐵證出爐前,性命的犧牲是不足為奇的。

我回憶起十多年前在政府醫院服務的一些點滴。當時被委派到婦科病房,得照顧的有一大半是患上癌癥而前來接受化學治療的病人。我的職責包括了準備這些化療的藥物。準備工作就在病房的一個角落的手推車上進行。沒有什么特別的設備或防范措施。沒有人真正的告訴我們這些實習的醫生,這些化療藥物存在的可能危害。這是當時的馬來西亞醫院的情景。當時在先進國的醫院或癌癥治療中心,處理化療藥物的早已經有特訓人員在設有特別設備的地方進行。

當時的同事,都吉人天相的存活下來,沒有聽說有人患了什么病或急性中毒的。然而,這并不表示,這些化療藥物是可以隨意的在某個角落調配和準備。沒有死人,并不就表示那樣的做法是安全的。因為有些危害是慢性的、是經過了一段時間后才會致病的。學醫的、搞科學的都曉得這一點。唯有業者和立法者常常有意無意的忽視這一點。

曾經在日本熊本市深造的一位藥劑系博士班畢業的老朋友告訴我,接近熊本市附近的水俁市在醫藥歷史上曾經記載著一段慘絕人寰的水俁病 (Manimata Disease)。事關在1932年,有個肥料廠在當地從事生產。在生產的過程中任意排放廢水。尤其是含有水銀的劇毒物質流入成海,被水中生物所食用。然后人類捕食水中的海產,造成生物累積(Bioaccumulation)。在1950年,海面上常見死魚和海鳥的尸體。1953年,當地的家禽也發生了怪異的現象而后死亡。直到1956年,才確認人類發生同樣的病例。在1959年才又熊本大學醫學部確認此水俁病的致病原因。

類似的重大的工業大災難,在接近30年后才能斷定病因。日本的官方數字顯示,確定的受害者近1萬3千人。當中有1千多人死于水俁病。這起重大的工業災難,在國內沒有多少的醫者讀過,我更不敢奢望立法者曉得。但在當地,甚至整個日本,幾乎人人知曉。

今天回首看看武吉安滿村民的遭遇,我也感到悲憤和痛心。為什么業者能利益熏心的草菅人命?更遺憾的是,為人民服務和捍衛人民權益的立法者和高官們,為什么不能站在人民的立場,多給人民一份關懷和問候?

等到亡羊補牢時,為時已晚了!

15 条评论:

Lexus 说...

希望越来越多人能关注这事件,今天是武吉公满,他日可能是别的地方不会再发生。

高猪 说...

很多时候,即得利者皆以“没有科学根据”来合理化他们的行径。再加上有关当局在背后“默默”支持,他们更是有持无恐。问题是,“没有科学根据”,可能纯粹是因为现今科技还是极端落后,没有办法证明罢了!况且,“没有科学根据证明危险”的同时,也洽洽说明,“没有科学根据确保安全”!

为何高官们总是站在业者立场,支持危险动作,而不是站在人民立场,确保环境安全呢?

愚公说得好:“等到亡羊補牢時,為時已晚了!”

高猪 说...

突然想起当年“红泥山毒厂”事件。当地居民与厂方诉讼败阵,但厂方基于人道理由自动迁走,结局皆大欢喜。厂方自动迁走,除了人道理由,当然也可能因为去到别处也可照样设厂。

现在武吉公滿的问题是,金矿可不是你要搬就搬的。明摆着金矿在自己的地里,有钱人可不管你的死活了。

武吉公滿的居民,肯定不会像红泥山村民般的幸运。若无“有力人士”出头,居民可只有自求多福了!

Bukit Koman 说...

“背水一战,永不言败”!

BCY 说...

金矿2月开始使用山埃采金;3月份多达300人投保身体不适,他们都手持医生证明书,不像廖部长般口说无凭;4月28日,反山埃财政张少平有家归不得,离奇毙命果园;5月28日,反山埃幕后军师黄先生,最近几个月来哮喘频频发作,最终送命。接下来,还有谁?
廖部长说只有一小部分人反对山埃采金,我看部长是要等到大部分人死了才关注!

请听听一小部分武吉公满村民的心声
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10.html

血大夫 说...

當年我們在手推車上和化療為伍,過幾年說不定一起一命嗚呼。

說起山埃、Montana、礦業、企業、良心、環境、健康以及文明崩潰,Jared Diamond 寫的 Collapse 實在是一本佳作,中文譯本是《大崩壞》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23100

雪山锺某 说...

老兄,我看你应该把你的WIFI报告也一起放上来,看看是否有人支持。既然大家开始注意山埃,WIFI的报告应该也有人会有兴趣吧?

chchoo 说...

雪山锺某, sounds like you are from Gerakan. Don't mix Gerakan's WIFI issue with the real issue in Bukit Koman. KSK is in the government, you should ask him to champion Gerakan's WIFI issue in parliament instead.:)

愚公移山, sorry for being rude but just want other readers to stay focus on the real issue.

雪山锺某 说...

CH HOO先生:

我相信大家都有发言的权力,而我自己也觉得我的言论没有得罪任何人,你也没有权力阻止我。

你是否知道愚公正在研究WIFI辐射对人类的危害,他传达WIFI辐射所带给来的祸害给许多居民,也办过多场小型的交流会。

身为朋友,我只是提议他在大家开始注意山埃到危害的同时,也可以把WIFI的危害告诉大家。

你何必挖苦我?我何时把山埃的课题跟WIFI课题困为一谈?还有,你怎么把WIFI问题视为是民政党的课题?难道这把这些课题当成是政治课题?那么我要请问你山埃的课题是属于哪一个政党?

我承认我感到很生气,你的言论非常没有礼貌。再说,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可以以粗俗的言语来对待我,却对愚公感到不好意思?

Sam Lo 说...

西方國家沒明言可以碰的工業,你就好別碰....不然被環保團體,衛權分子,搞到你傾家蕩產
在發展中國家,沒說不可以做的,你就可放手一博,搭通天地線,自有護航者為你開路。說到底,主流思想是“發展是硬道理”,你反對,就是阻人發達,斷人衣食。

在西方的小城鎮,你想搞個工廠,帶來1000個就業機會,市議會就會跟你說不。就是不要你的臭錢,就是抗拒改變,要世世代代見到同一片山河。亞洲人一聽,就火爆,我給你KangTau,你竟不領情?
這就叫情操,不想因自己的利益,而犧牲下一代的幸福。

有這種思維,也不是因為洋鬼子特別高尚,又或讀的Pendidikan Moral和大馬的不一樣;而是人家的一套法治精神,令到人民對政府還是有點信心。
有了信心,就少了不安,就可眼光放長遠,而不用一味想著怎樣賺快錢。自然就多一分和諧,少一分戾氣。

有句口號,叫做Wawasan 2020。到時大馬就是地上天堂了!用錢堆出來的高樓大廈,你可以看得感動流淚....但信心這抽象東西,希望愚公可以像打針那樣,注射進人民體內。

chchoo 说...

Dear 雪山锺某,

Of course you have the right to speak, but you do not have the right to hijack the topic where 3000 lives are at stake.

I cannot stop you from saying what you like because only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can do that. Believe it or not, they will tell you if you say something wrong via Sedition Act and if you remain nasty, ISA will be served.

I have to pooh-pooh your WIFI issue because there is no scientific evidence to back up this sinister claim. However, I will monitor medical journals from time to time to see if the research gets published.

If you think this is not a political issue orchestrated by Gerakan, go visit Miri City. They are not less intelligent and health-conscious people than Penangite.

I felt sorry for 愚公 because I used his space to dispel the myth. WIFI issue is clearly a politically motivated and Bukit Koman is not, period.

If you feel hurt, I am sorry.I can buy you a Kopi-O if it helps.

庄严立湍 说...

I think it is inappropriate for Mr chcoo to request Mr 雪山锺某 to not putting down his suggestion of discussing WIFI issue, as this blog does not belong to Mr chcoo.

Mr chcoo you are underestimating the readers of this blog I'm afraid.

The cyanide issue at Bukit Koman is a burning one, so as WIFI I reckon.

高猪 说...

“I have to pooh-pooh your WIFI issue because there is no scientific evidence to back up this sinister claim. ”- chchoo

"there is no scientific evidence" = “没有科学根据”=“没有科学根据证明危险”= “没有科学根据确保安全”

Mr ChChoo,“没有科学根据确保安全”in the eyes of the public, simply means “危险”!

The cyanide is “危险”!

So as the WIFI !

Pls read “http://penangwireless.blogspot.com/” before you jump into conclusion.

Thank you.

chchoo 说...

Dear readers, it was not my intention to deviate from the real issue nor hijack this space. Please accept my apologies.

庄严立湍, if I see someone getting rape, I will intervene immediately and I will not talk about legalizing prostitution.

高猪, if you are selling 100% clinically proven safe drugs, please let everyone knows. Else, get a grip.

I am happy to entertain if you have a well-prepared thoughts and arguments. Else, let's not waste our time with Research 101, but stay focus on the issue where 3000 lives are at stake.

Sam Lo 说...

這期,WiFi熱,各方好友也看似對全檳Free WiFi,很有研究。我有些問題,希望大家可以不吝賜教。

1)現在已Free WiFi,是否就表示我有電腦(With Wireless Network card),Iphone,BlackBerry, etc. 就可免費上綱?
2)如果(1)是正確的的,那么綱絡供應商(Maxis, Telecom,etc)的客戶不是立刻流失嗎?這條數,即得利益集團,不可能坐視不理吧?
3)如果(1)是不正確的,那么全檳Free WiFi后,到底人民有什么得著?
4)是不是Free WiFi只覆蓋旺區,市中心?
但在這里,該是Cafe, Starbuck林立,本身就提供著Free WiFi。那不就是變相補貼Kopitiam來與Starbuck競爭?

我沒遠大理想,覺得自己可以救地球,純粹是個關心沖涼按摩,吃喝玩樂,的麻Lak老
現在看到好象有Kangtau,但卻看不清當中的來龍去脈,所以請大家指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