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3日

许我一个平安

這一年以來,幾乎每天都充滿著濃濃的政治味道的國內所有平面媒體,前幾天才有一點點的喘氣的空間,報道了一則社會關注的刑事罪案事故。當然這又是一宗社會和家庭悲劇,事關一宗一尸二命的掠奪案。年輕的媽媽被掠奪後,在混亂中失控從單車上跌下,復遭隨后而來的轎車撞及,當場死亡。遺留下5位年齡介于5到13歲的孩子。

因為整個國家的政治超熱、經濟又面臨寒冬,這些老掉牙的社會治安問題似乎沒什么獲得社會或輿論的焦點。今天報道的治安敗壞的案列,明天肯定下畫。課題沒有機會繼續燃燒、發酵。主管治安的單位對于類似案件早已習以為常、家常便飯的了。說得再難聽,對于沒有人命傷亡的案件,執法單位還會偶爾埋怨報案者大驚小怪。這些都是很多人的親身經驗,絕不是口說無憑的。

回 顧這十年以來的罪案指數:1997年有12萬1千176起罪案,2004年增加至15萬6千455起,2007年的犯罪率上升至20萬起(平均每天550 起案件),真是駭人聽聞。這些數據足以顯示,我國的犯罪率正直線的上升。加上經濟不景、通貨膨脹和失業率的急升,這些因素將是罪案的上升的“推力”。至于罪案率攀升的阻力又在哪里呢?

面對罪案,手無寸鐵的人民百姓是多么的無奈和氣憤的。當執法單位無法有效的防止罪案的發生或把涉及案件的罪犯迅速的捉拿歸案時,各地的人民百姓求人不如求己的紛紛成立自救會、巡邏隊等等組織。正面的來看,這是人民發揮公民意識,扮演配合執法單位的治安工作。但從反面的來看,則是執法單位的失責。因為罪犯的猖狂,已經使到人民無論在家里或戶外都人心惶惶、忐忑不安。於是,只有自己拿起木棍、哨子和手電筒走出門外,保衛自己的财物、性命和家園。

这情景就好像许许多多患了慢性疾病的病人,病情时好时坏、起伏不定。找遍了各医院的名医和良医,都无法药到病除或减轻痛苦。于是便只有自求多福的四处寻找传统秘方或谣传里的偏方。身为医者的能怪病患者吗?若不是真正的对可依赖的医疗绝望,有哪一个病患者愿意冒着风险来面对偏方的医疗呢?

因为人民百姓对治安败坏的不满和埋怨,前首相敦亚都拉在位时,成立了“马来西亚皇家警察运作与管理提升特别委員会”来研究警察部队的问题,以及探讨如何有效的提升和改善警察部队的服务素质和效率。这个特别委员会建议成立一个叫做“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特委会”(IPCMC)的单位来处理有关警队的问题。但却因为缺少落实的决心和警察部队高层领导的反对而不了了之。

如今换了首相和换了全国总警长。依然没换的是高居不下的犯罪率。人民都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挺身走到街头了,然而犯罪率改善的希望到底在哪里?看看周围的持械行凶、毒品勾当、绑票勒索、高利贷贷款、私会党活动、网吧的变相网上赌博活动和跑马机的存在、伤风化的话动、猖狂的mat rempit等等的治安问题,何时能獲得解决或缓和?

但愿当官和执法的大人们,在恶劣的经济环境及喧嚣的政治局面之中,至少你们能许我们一个平安的居住环境。

11 条评论:

高猪 说...

amin ~~~~

Sam Lo 说...

想請問一下,Mat Rempit 是什么?

jiubo 说...

如是的新闻,司空见惯了,不再是新鲜事。
政治领袖只顾自己的政治生涯、地位、权益等等私利,哪有时间关心民瘼。人民再不发吼,‘他们’哪会听得到老百姓的心声呢?

Cheah Peng Guan 说...

当我们的政治领袖和執法單位都“不务正业”时,老百姓只好靠自己了。

jin1shu3 说...

佩服您的苦心与耐心,
真不愧是医者父母心。

H-Ee 说...

他们没有空。
争权夺利是需要许多时间和精神的,知道吗~!

愚公移山 说...

Sam,
Mat rempit 是馬國在夜間出現的飚車黨。
非常嚇人的。
有些更是涉及刑事案。

路見要鳴 说...

polis现今的工作不是除暴扶良,
而是是非黑白不分,
该捉的他不捉,
不该捉的他捉,
很多东西一言难尽,
我们的社会就是那么的无助!

雅征 说...

当警察都可以找中间人和毒贩谈判贿赂金,我们还可以对执法单位寄以什么希望?
这个星期日早晨,我的朋友独自驾车去巴刹买菜,刚下车,一辆的士驶来停下,车内跳下一匪,手拿巴冷刀,抢了他的钱包和车子。手机,家里的钥匙都没了,不幸中的大幸是匪徒没伤害他,出外真的要提起十二分精神,自求多福。

薰衣草夫人 说...

我们的警察高官已被政治人物牵着鼻子去,完全忘了本身的职责,那还管得了人民的死活?

elize 说...

人心惶惶,真不知出门会不会平安?其实在家里也不安全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