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1日

悬崖勒马

尊贵的首相和民政党全国主席,

你们好!

今天,吉隆坡高等法庭裁決了原任霹州民聯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尼查,才是合法的州務大臣,而非國陣霹州大臣拿督贊比里。我相信这项决定,将会使到霹雳州的政局的纷争,进入另一个乱局。而肯定的这将使到整个事件更复杂。

当然国阵有法律基础和权力去上诉,但我恳请你们认真的考虑,把人民的利益摆在首位,作出你们应该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民主的决定。

民联的916变天,到原先的一位巫统的霹雳州州议员先跳槽到民联的事项,就让它成为历史,让历史去评价吧。你们认为跳槽和民联的变天是错的,那么你们不能因为民联有意“犯错”,而你们也合理化自己的错。

对和错在这个阶段,已经不再那么的重要了。 因为人民的利益和民主的精神,已经被伤害和严重的破坏了。接下来唯一对得起人民和国家民主进程的,便只有一个途径---- 一起探讨解散州议会的程序。

身经百战的你们应该知道,一个令人尊敬的将士,不是百战百胜的将士,而是一位能承认失败的将士。然后痛定思痛,卷土重来。

你们不是常说,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吗?我恳求你们,别再上诉了。应该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解散州议会,举行闪电州选。

涂仲仪亲启

17 条评论:

庄严立湍 说...

以民为本。

若解散州议会,举行闪电州选,国阵未必输,民联未必赢。

得民心者得天下!

· 康华 · 说...

国阵就是怕输,所以才要用这种手段。

Perng Shyang 说...

但愿这些领袖能放下身段,听听真话。然而,听了并不够,去行吧!

血大夫 说...

愚公啊

政治講的是權力,不當權的話即使有一腦袋要為人民做的好事都只是紙上談兵。張居正不是以正人君子的手法取得權杖,后來雖然也不是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到底也為人民做了一些好事。王安石滿肚子學問和改革,但是不懂得弄權,結果不只掛冠而去,對草民也只是越幫越忙。

我不以純粹道德法律角度看政治,政治講究的是手段,講究的是謀略。政治動作可以在法律上處于灰色地帶,在道德上處于爭議事項,但是至少在選民的眼里和感覺一定被接受,不然如何贏得選票執政?

霹靂事件,在法律上在道德上朝野雙方都可以大掉書包,引經據典,公說公理爭論不休,直到牛群回家都不會有一個令全部人滿意的定奪。

納吉不是政治菜鳥,將霹靂握在手里多三年國陣會得到什么?說人民天真也好,愚昧也好,反正霹靂換政府,加上許月鳳等丑角,還有政府各大機關的介入已經讓多數人們反感。這場大戲在繼續轟轟烈烈演下去,下一屆選票不只會在霹靂將國陣燒得尸身無存,可能還會蔓延燒掉全國政權。

老實說,你問我的話,國陣繼續鬧下去對民聯更是好消息,民聯的矛盾和弱點都在這一幕幕惡劣劇情中被掩飾下去了。人們總是同情弱者,雖然有時弱者也是刁民。

納吉壯士斷腕,讓霹靂解散重選,也許下一屆普選還可奄奄一息執政。霹靂又沒有生金蛋的工程,那些現金霹靂的國陣的政治人物也都是不入流的角色,納吉何必在意這些家伙有沒有飯吃?劉備的婦人之仁,納吉學了,肯定斷送他老爹的江山。

向日葵啊伯 说...

好像是在缘木求鱼吧!

路見要鳴 说...

愚公,
你是我见过的往唯一有良知的政治人,
不过,咱们可要知道,
你这席话是对牛弹琴,
抹了良知的政客那理这些金玉良言,
看下老翁,子根对507的反应,
就知道,何谓官!

:) 说...

张居正为害不能因所做的好事而变成合理。王安石眼高手低,并不是无权而败事。

· 康华 · 说...

多行不义必自毙。

高猪 说...

祈望国阵诸公还政治人物一个基本的尊严,赞同解散州议会,进行重选,一决高低。

kmsiah 说...

我絕對贊同血大夫所言。道德高尚者若去碰政治必須面對許多道德考驗。

愚公所言乃黎民百姓所願,但只怕是事與願違。

Eugenice 说...

国阵终究并没有悬崖勒马, 不但连人带马奋往前冲, 掉入自掘的深谷, 我看也永无翻身之时了!

人生拼图 说...

3年,不是很长的时间。。。。霹雳让我们上了一个宝贵的课。

Sam Lo 说...

當老爸只懂對孩子拳打腳踢
只會以零用錢利誘孩子考取好成績
只知道孩子多提反對意見,就得把他鎖進廁所,讓他反省
層層的高壓,父權至上.....但孩子還是越打壓,越反叛。18/19歲,血氣方剛....如果手上有把刀,老爸欺上頭來,說不定還會擦槍走火。

去年老爸中風,左半身癱瘓。
小孩急著想挑戰權威.....所幸,老爸還有一記右釣拳,鎮住場面,不致敗仗。

愚公宅心仁厚,不忍大好家庭支離波碎
勸老爸善待小孩....不準體罰,有話好說,拿出君子風度,和孩子握手言和。
即使小孩有點天真有點傻,相信老爸會從良...但老爸心里只會嚴父出孝子這一套,英美那一套價值觀,與本身理念不同。
對自己越沒信心,就得對小孩管得越嚴。

老爸是改不了的,孩子可能會搬到二叔家去住。二叔家里也很復雜,隨時也會鬧倫理慘劇,未必適合小孩常住。

愚公,小孩現在雖然不認你這個舅舅。
但如果你真心為小孩好的,現在就該和老爸劃清界線,好讓他日小孩回心轉意,搬到你家去住,而不用擔心你和他老爸是一伙的。
愚公,你千萬不要為了老爸是你常期病人,有長期生意做,而只往錢看....畢竟一個中了風而又有內傷的人,活不了多久
你是個醫生,該對中風有點認識吧 :)

ky_sky 说...

喜欢你这句--“你们认为跳槽和民联的变天是错的,那么你们不能因为民联有意“犯错”,而你们也合理化自己的错。”
这样下去,马华民政站在哪里?看到民政的你这样写,是我感欣慰的;但其他更高职的领袖呢?
一国之灭亡,往往是因为敢勇敢进谏的忠士不多。马华民政的沉默,相等于默许国阵最高领袖这样做,也相同于助纣为虐。
既然如此,当选民怨气发酵时,不要说自己被其他友党之作为连累。那也是自讨的!
或许忠言逆耳,最高领袖不愿接受,但选民是有眼睛与耳朵的,还懂得分辨忠士与奸臣。

ky_sky 说...

刚看到你的槟主席丁医生开腔了,冀望霹雳州苏丹殿下同意解散州议会的要求,把权力交还给人民。
这才是政治人物应有的良心!

Yew TW 说...

应向霹雳州马、郑二君晓以大义,叫他们辞去非法官职以示还政于民之决心。民政——民政嘛!

Lexus 说...

308后,民政让我们看到改变,可是马华就。。。。。唉!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