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6日

又再感冒了

墨西哥爆发严重的流行性感冒,因为造成的死亡人数迅速增加,托资讯工艺的发达,在短時間內消息傳遍全球,引起驚慌。那几乎被人们遗忘掉了的非典型肺炎(SARS)曾經造成的恐慌, 霎时又给回忆起来。于是很自然的又人心惶惶了。仿佛很諷刺的告訴我們,善忘的人类,总是在面临死亡的威胁时才又记起过去惨痛的经历。
在医学历史上的记载上,不难发现有不少的流行性疾病的的爆发和蔓延,曾经夺走了属于万计的人命,毁了数以万计的家庭幸福。然而,在这一连串的灾难性的疾病威胁和阴影里,除了激勵医学和药學上有所发明和进步,是否也對人類生命的價值觀有启发性或指标性的演變?

近期對于嚴重性的致命傳染病,經過了立百病毒賠上的數十條人命和SARS所造成的恐慌和經濟損失,我國的有關當局理該都有了寶貴的實際經驗。在這一次的A(H1N1)禽流感一爆發后,衛生部便迅速的啟動機制、調派人員,和時間作戰的展開防御工作。盡管如此,還是遭到了前衛生部長的批評和指責。只是我無法曉得,前衛生部長的指責是客觀的、有沒有考慮到制動機制所需要的時間,還是涉及了一些內在的政治因素。

上周,衛生部發出勸告,不鼓勵國民到疫區去。同時也建議從疫區回來的國民進行自愿性的隔離。當然,這一項呼吁多多少少也引起了大眾的一些反彈。這讓我想起了當年SARS在國內蔓延時,我在診所執勤時的心情和感受,還有一些前同事被派遣到SARS隔離病房給SARS病患者進行醫療工作的一些故事。

當年的SARS病毒兇猛不長眼睛。更是有被委派到SARS加護病房執勤而殉職的醫生。幾位前同事被調派到SARS加護病房前,情緒自然的低落下來。有者開始立遺囑、有者安排可能發生的意料不到的結果、有者想方設法通過一些管道來避免被調派到SARS病房服務、有者甚至恫言要離職。

這或許是第一次,行醫的真正的感受到這份工作的高風險,開始猶豫這份醫生的工作是不是一份優質的職業。尤其這幾年的致命流行性傳染病的蔓延和爆發,不得不讓有意從醫的“未來醫生”認真的反問自己行醫的目的。這也反映了從醫的我們一直以來都沒有做好這一層心理準備。我相信從醫的絕沒有像從軍的士兵們有上戰場為國捐軀的心理準備。

在寫這一篇文章時,檳城發現了第一宗的A(H1N1)疑似病列。這幾乎可以肯定的已經觸動了人民的神經線。對于流行性病毒的防范和控制,政府有義務和責任扮演協調的角色。而喜歡與否,真正能夠有效的防范和控制疾病的還是人民百姓。人民得從基本的個人健康做起、并且響應政府的號召避免入境到疫區、應該進行隔離的人士就得真正的隔離、懷疑自己可能染病的一定得到專門為這流行性感冒而準備的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千萬別以僥幸的心理希望隱瞞病情而能痊愈。

以上的這一些看來是老生常談的基本事項,但如果回顧SARS爆發時的防范工作,我們個人還是沒把以上的基本事項給辦好。感謝因緣沒讓SARS在我國造成巨大的人命死亡。但是,我們是不是在這一段的歷史吸取了什么教訓了呢?

看到今天另一個致命的流行性感冒迅速的蔓延,我想到這一句話:人類從歷史上得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沒有辦法藉由歷史得到教訓。我希望若用在醫學上,這句話是錯的。

2 条评论:

Joanne 说...

"人類從歷史上得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沒有辦法藉由歷史得到教訓。"

haha..haha..
很多人的历史都是不及格的。。。

云之站
http://joannechong.com

Nome 说...

Excelente postagem!!!
Meu blog é:
www.pizzadigital.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