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4日

罵唱出一個砂州

致我尊敬的丹斯里陳康南,

前幾天在報章上讀到您“激動發飆”的新聞后,竟然不自覺地搖頭嘆息,有點同情人聯黨的遭遇。

為何行動黨攻美里卻罵砂首長?為何人聯黨過去的努力付出被莫視?為何行動黨不提發展?為何行動黨對敵對黨的政績”視若無睹“?只要看看308大選前后的檳州,或許您就可以獲得答案,心中的納悶一掃而空。

308大選前,民聯領袖辦大小場的政治講座會,其實是罵國陣領袖大會,檳州前首長丹斯里許子根是箭靶之一。當時或許有些聽眾會覺得沒建設性,但多數聽眾都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快樂、過癮的晚上。當年,檳城吹起反風,政治海嘯把檳州馬華和民政連根拔起,華裔領袖不是被海水淹沒,而是被口水淹沒。

民聯執政檳州后,檳州民政繼續被罵;許子根上京后,檳州民政還是繼續被罵。基本上,誰人要是對林冠英的民聯政府發出絲毫的質疑或質問,林冠英肯定會來個“乾坤大挪移”的轉換焦點,然後繼續罵人。於是,罵人在這三年來,已經成為了一個習慣。檳州國陣被罵18年來沒貢獻,民聯做什麼卻都被自贊為表現。

這三年來,最平靜的可以說是目前這一段時期了,因為他們乘火箭到東馬去罵你們,罵砂州首長了。人聯黨現在面對的情況,和3年前檳州民政和馬華面對的情況一樣;檳州華裔對巫統的不滿被煽動起來,檳州民政和馬華因此不獲支持。您該聯想到了吧!為何他們現在攻美里,卻罵砂州首長?

308后的檳城,一些人失去了對于人的基本尊重。敗北的政治領袖走在街上也會被人破口大罵,人民的憎恨之心被煽動了起來;政壇則走向流行化,政治領袖自我明星化。檳州行動黨雖然還是由曹觀友領導,不過早已經失去了像當年由他領導的檳州行動黨的敦厚和穩重,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活力檳州”。

丹斯里,我留意到你提出一個問題:“為何他們不提出建設性的課題,譬如他們的代表怎樣改善美里?告訴我們哪里做錯,別再扯其他事。”

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可以在檳州的情況找得到。他們會告訴你哪里做錯,不過是要等到他們執政后。若他們成功執政,大小事情都將被說成你的錯,但他們不會“告訴你”,而是會一一的罵你,不停的罵你,罵你所作過的錯。

當罵人已經成為某人的習慣和潮流時,您也不必太和他計較。該做的是“逆流而上”,笑罵由人吧。畢竟這數十年以來,您是在做政府,而東渡而去的火箭是在搞政治。

對了,行動黨領袖跳舞了沒有?

當年檳州響起幾首歌,包括《愛拼才會贏》,還搬出電吉他搖滾一番;雖然您那邊已響起改編自韓國女子合唱團Wonder Girls名曲的《No Money》,但傳聞他們打算載歌載舞,呈獻郭富城的《狂野之城》狂野一番。這傳聞不太可靠,但您還是需小心。

加油了丹斯里!
 
小輩涂仲儀敬啟

4 条评论:

戆居居看天下 说...

对于这样的政府, 骂尚且未能发泄心中之恨, 就好拿去人道毁灭!

kim 说...

像国阵这样的腐败政府,不骂那会醒。。。要懂得感恩骂醒你的人呀!

orange 说...

就算骂它们也不会对人民好,干脆换政府好了。现在的槟州不好吗?难道要象彭亨酱才好吗?什么毒都有!有人会想要住在这样的一个鬼地方吗?

向日葵啊伯 说...

医生,有空到砂州内陆做做义工,看看白毛和三轮车统治下的原住民.怕你会和我一样骑着三轮车干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