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4日

梁山好漢,向大家致謝




3月31日晚的“大選雨紛飛,人民如何借東風”的辯論會結束時,從台上走下來和人群寒暄直至走到停車場取車離開,幾乎寸步不離的是主辦當局安排的警衛。給旁人看來,還真的有種VIP的感覺。但對於參加了那整晚的國陣對壘民聯的辯論會的群眾,不難理解箇中的原由。

這場辯論會,距離我最後一次參加還在中學念書時的辯論賽早已經整20年了。中學時期的辯論賽可是為了奬杯,“斗個你死我活”的比賽。雖然3月31日晚的辯論會是沒有分輸贏的,但和我20年前參加的那有奬杯拿的辯論賽, 坦白說,台上不緊張,台下夠囂張。

後308,民聯與國陣兩方勢均力敵。於是,全國幾乎陷入泛政治的時代。朝野兩大陣營之間的明槍暗箭,似乎未曾停息。兩大陣營現身台上論政的活動更是頻密。

由光華日報主辦的“煮酒論變天”、“沏茶論明天”到這場辯論會,所獲得的民眾的支持和反應實在是熱烈。朝野兩大陣營能夠在同一個平台交流、論政甚至是君子般的“大戰幾百回合”,是一個文明社會應該積極提倡的政治交流和教育活動。

光華日報總編輯胡錦昌先生和我提起這項辯論會時,我就很樂意的接受。過後朋友知道了都說,我們沒佔天時、地利、人和,不應該出席辯論會。

但我在想,如果還有地利、人和,國陣早就不會失掉檳城這座江山了。等到有天時、地利、人和時,或許不再是辯論會了,而是凱旋歸來時的慶功宴了。

我一直認為,站在政治前線的政治工作者,始終都是得面對群眾的。群眾對政治工作者有要求、有情緒,也是情有可原和無可厚非的。

我相信,理性問政是政治工作者的義務和責任。也就是居於這一點,水滸隊的陳清涼同志、許文櫳同志和陳嘉亮同志,都很欣然的接受參加辯論會。對於沒有天時、地利、人和而又肯上台面對敵對黨和群眾的這幾位“梁山好漢”,畢竟是值得我尊敬的。

對於民聯的三國隊里的辯論員,肯在百忙中動口不動手,來場辯論,也實屬難得,值得尊敬。

雙方隊伍隊為辯論會的準備和認真態度,基本上就是對政治工作的熱忱和出席辯論會的嘉賓的負責任態度。

能夠參加這項辯論會的我,感到非常喜悅。畢竟這一陣子,朝野兩大陣營在媒體上喊破喉嚨挑戰對方辯論的戲碼總在上演,偏偏就是辯論台上見不着辯論員的人影。至少,這一次的“大選雨紛飛,人民如何借東風”算得上是一個像樣的朝野組隊辯論的開始。

只是現場有一小部分的人,真的是發出了太大的噪音了(很多不認識的觀眾在辯論會後和我寒暄時都這麼說)。噪聲簡直就是掩蓋了禮堂,雙方的辯論員(尤其時國陣的水滸隊)幾乎都是對著麥克風吶喊似的發表本身的論點。這還真的是辛苦了真正是來觀賞辯論會的聽眾。

我在想,走向文明、提高社會對理性論政的活動,也不是一朝一夕、一帆風順的。但,想要走向國際城市水準的我們,看來在人文和禮儀這環節,還有一條不短的路得走。

路再長,還得走,一步一腳印,我還真不相信走不到盡頭。

衷心感謝光華日報和韓江學院。更是感激那群面對著文明有待提升的小部分人的觀眾給我的掌聲和辯論會後的鼓勵。

涂仲儀
水滸隊隊長

7 条评论:

小莊 说...

这张照片好看!!

愚公移山 说...

迦瑪笑得最燦爛!

kinkyskiny 说...

濫情。

维雄 说...

Malaysiakini有清楚描述这辩论,大家辛苦了。

小莊 说...

每个人的笑容都非常的灿烂,非常的自然,很难得!

Sam 说...

我常想为何东姑、李资政年代就没听说有这种火爆怒骂场景?
当年比今日凶险,要面对共产主义浪潮,又要与英国争独立,且民众生活比今天贫苦得多。如果说有什么的演员,就吸引什么素质的观众这道理成立的话,那么当年东姑、李资政都是英国训练出来的绅士,多丑陋的斗争还是有底线,还是有Fair Play精神,从而令群众的文明层次也提升了。就像猪肉荣会在巴刹大声叫卖,但到了Shangri-La绝不敢要求Discount一样。
是不是独立以来的非凡成就的Side Effect所致?5xx事件死了一批铁汉,也吓倒了一大批活着的;各种优惠政策又把“一小部份” 没用的失落人士赶走了;同时又从邻国引进了不少同声同气的优秀同胞。剩余又看不到出路的一小群,今天谷到爆,因而得了个狂燥症,其实他们是受害者,要体谅呀!
从另一角度想,这是60年来Strategy的成功,越多狂燥汉显示政策越优越。
烧材煮饭,愚公盼火越烧越旺,饭香扑鼻;但大厨则不停把上层的好木头移走,仿似是要将“烈火莫熄” 成绝响。当愚公大声疾呼要煲好饭的同时,是不是也该请示一下许经理和大厨?毕竟大厨行动告诉我他像是要慢火煮粥哦!

Sam 说...

另外想问一下,有没记者大哥向这些狂燥汉跟进一下?内容该很Juicy,可以热炒呀。是不是收了钱来踩场?如是,如何定价,Qualification为何?为何许博士年代没有来踩场,而要等到今天?有没特别反感或拥护谁?什么原因?本人有没大学文凭?如没,为何进不了大学?是打工族,专业人士,还是老板阶级?有没中过政府标书?是不是爱国所以坚持开Proton?为何不买Honda/Toyota/BMW?对爱国品牌Proton有没意见?有没小孩?小孩可有拿到政府Scholarship到国外深造?如方便的话,请问贵姓 (大名别问要保护私隐) ,属哪个族群不用问,因为都是1个大马人…..留给读者无限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