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

冠英出馬吧

上個星期,距離阿依淡公民總校僅隔幾公尺的非法電訊站,在反對聲中給拆下來。這個看來暫時令人欣慰的動作,其實內心里無不令人憂慮和憤怒。

當然,我們都感謝到場監督的黃初福市議員。只是,再回頭想想,那位掌管地方政府的曹觀友州行政議員,對於檳州電磁波輻射公害防護聯盟提呈的幾項訴求,當時可是誓言旦旦的認同訴求里幾項重要的事項。

其中提到避免在敏感地帶,尤其是學校、托兒所和人口密集的住宅區設立電訊塔和電訊轉駁站。電訊塔的建設過程應該要依照世界衛生組織勸告的預警原則,尤其是和當地的居民溝通和諮詢。然而,這些答應了的,卻沒有落實和遵照。這不禁讓人懷疑這位州政府大將的誠意和信用。

州政府正在面對着州內整400多座的非法電訊塔。其中竪立著的還包括了當年拉布條、開記者會大事抨擊執法單位的火箭猛將。再轉變後,非法電訊塔不但沒給拆下來,反而是如雨後春旬般的滋長。

當年維護人民的利益的火箭諸公,義正嚴辭的抨擊業者和執法單位,今天卻莫名其妙的哭訴著要平衡業者與人民的利益。然後擺出一副沒有實權的可憐樣,硬是要把電訊塔和電訊轉駁站的建設主權塞給聯邦政府的大馬通訊與多媒體委員會。

我在納悶,口口聲聲堅持和爭取州主權,像當年在野時以人民的利益為依歸的火箭諸公,到底是甚麼原因無法對非法電訊塔下手?

你看我們的首長,義正嚴辭、雷厲風行的不惜和中央政府交惡,對雙軌火車發出停工令。還有那不惜對簿公堂拒絕讓地方政府發出賭球執照的果斷作風,還歷歷在目。然而,面對非法電訊塔和危害人民健康的電訊轉駁站的此刻,為甚麼看不到首席部長的決心和誠意?

2 条评论:

雪山锺某 说...

这不就是说和行的差别吗?火箭的承诺是不用本钱的,民政党绝对要把它们的言与行作为活教材。时常警惕自己,决不沦落为为了赢取议席而频频开空头支票的政党。

Tong 说...

兄叱移山堪大志
路见不平矢移之
险山恶水绕不见
尽往小阜显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