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日

淡妆也是魅力

新加坡資政李光耀旋風似的訪馬。來到半島北部的檳城,聽說就那麼的說了一句話,即刻的讓檳州的前朝和在朝政府展開了一輪的舌戰。罵戰的主題糾纏在許子根博士主政的那18年,檳州在發展上是不是不落后于國內的其他州屬。在朝的民聯政府慣性的指責前朝政府在發展上辜負了檳州的人民。如今已經在野的民政黨則出示數據和實例來否定在朝的州政府的指责。

槟州到底有没有发展?槟州的发展到底是不是跟得上整个国家发展的趋势?这是近几天槟城百姓在谈论的活题。但大家都好像跌入了一个盲点。仿佛所谓的发展便是钢骨水泥、高楼大厦、建座大桥、开条高架公路、挖个港口、開伐树林、全州笼罩无线电磁波辐射等等。没有了以上的这一些便仿佛是谈不上发展了。

李光耀的话一出口,在朝的民联政府似乎把它给当成是一个下判前朝政府没有本事发展槟州的铁证。言语之中,州政府的领导诸公隐隐约约的露出了喜色,好像感觉到这一次可以好好的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卷起衣袖来好好的干它个轰轰烈烈的大发展,然后向支持他们的檳州人民交出大事发展的亮丽政绩。这也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国家或地方的政府,在掌权时总是想尽办法来搞一两个超大型的形象工程来见证掌权的发展政绩。

正当在争吵着槟州的发展课题时,一位在槟城土生土长,但离乡背井快15 年的老朋友,带了他的澳洲大学的教授上司来槟城出席一项研讨会。这位澳洲籍的教授28年前来槟岛度蜜月,然后10年前又踏足槟岛出席一项会议。这一次旧地重游时他说他几乎认不出槟城了。他说高楼大厦林立了、交通繁忙了。我带他享受槟城的小贩美食,也走马看花的欣赏了我们的世界文化遗产城。但是遗憾的,他并不知道槟城已经是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

走在舊關仔角的海邊,看著各族人民不分老少的悠閑的坐著和嬉戲、看著那著落在古跡區中心的大草場、殖民地時期留下來的建筑物、海邊的古堡和各不同宗教的膜拜場所就全在咫尺之間,這位澳籍教授對檳城簡直是贊嘆不絕。他說:“這就是一個國家或社會最珍貴的財富。如果為了發展就大拆特拆、大建特建,不分青紅皂白的跟整個世界趕潮流,到時檳城便會失去了她那獨特的原貌,隨之流失的將是那殊勝的人文環境和獨特的文化氣息。”

有不少的檳城人,包括我,是深深的感受到檳城是“集萬般寵愛于一身”的城市。單單一個小島,有高山、海灘、國家公園、歷史悠久的植物園、五星級的酒店、高科技工業、國際機場、海港、辛苦得來的世界遺產城市地位、多間的大學和學院、高尚的公寓、有國際水準的醫療設備和服務、各國的美食和聞名遐邇的道地小食,再加上民間的組織和智慧、地理氣候等等得天獨厚的因素,檳城無時無刻都在散發出它無窮的魅力。

一位檳城長大,目前人在國外生活的朋友對我說,檳城給人的感覺是悠然自得、輕松休閑應有盡有。這本身便是一種氣質和魅力。檳城本身就有清純美,只需化個淡妝就會令人眼前一亮了,而不需要來個大整容。淡妝就是搞好治安、消滅貧窮、推動法制精神和公民意識、普及教育、推廣環保、改善公共交通、提升地方政府服務效率等等的軟體方面的工作。

但愿掌權的還能牢牢的記得這幾十年以來一直在喊著的“大馬有一流的設備,但卻只有三流的管理思維。”所以,我期待檳城能在淡妝后再展翅高飛!

7 条评论: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说...

看了你的文章,身为离开槟城十多载的游子很是感慨。我一年回槟城不超过三次,每次都感觉槟城变得好快,大家提到的很多建筑物我都不懂。我其实很害怕槟城的发展像吉隆坡一样,几个月过后路线又更换,那槟城就少了很多值得我“回味”的地方了。

和你一样,我期待的是淡妆后的展翅高飞!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我在槟城读书一年多,对槟城留下很多回忆,槟城的人,食物,沙滩,太多挥之不去的情感。

来到首都後,每一年都会至少到槟城一趟,很多东西还保留,比如阿汕叻沙,炒粿条,煎蕊,很多东西却变得陈旧,比如光大就是最令人感慨的,怎麽变得那麽肉酸。

不管从渡轮或大桥进入槟岛,看到的是一副仙境般的山明水秀,但人文和社会结构,真的还有待起飞。

祝福槟城,心目中永远的东方花园。

Bukit Koman 说...

Anonymous chong said...

不需要反毒工委号召,不需要政治人物引领,
只要带着一颗良心,只要热爱家园,尊重生命!!!
家园将毁,人命将亡,
是时候凝聚我们的力量,
为生存权被剥夺平反!!!
我们不是小部分人的声音,
7月5日,这个星期日,
下午3点钟,武吉公满民众会堂前,不见不散!

关心山埃采金事件的朋友,我收到以上的信息,
请广泛传达,我们以行动支持武吉公满的朋友!
不论肤色不论政党不论背景,
只要每个人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力!
我会出席,以行动支持!大家也应该支持!

July 2, 2009 9:51 AM

薰衣草夫人 说...

一个城市的发展,往往连带会影响人文的发展.到底发展的定义是什么?其实发展该发展的,保留该保留的,不必在意别人的批评,只有自已知道自已要些什么.

kmsiah 说...

愚公所言對極了。我們迫切需要提昇我們的軟體水平。我們已經比別人慢了很多。若還不發奮圖强,日後只怕再次淪為殖民族化地。

Joanne 说...

槟城的马路太窄了。。就说Jelutong巴刹前的大马路。。本来是单行道交通几好走,不知谁改为双行道,又窄又塞又危险。。真是苦了我们这些居民。。

http://joannechong.com

愚公移山 说...

Joanne,
馬路的規劃,尤其是在市區內的,這權限是落在地方政府(市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