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9日

疾病可治 人心难医

幾個月前,墨西哥爆發了A(H1N1)流行感冒。居安不思危的大馬國民在那個時候幾乎全都置身事外,不相信這流行感冒會在國內傳開來。然而,短短的兩、三個月后的今天,A(H1N1)的病例迅速的飆升。感覺到有一發不可收拾的趨勢。情況令人擔憂。

社會全球化和人口流動性頻密的今天,乘搭飛機來回疫區的民眾的人數和次數實在是太多了。再加上這甲型流感的癥狀基本上和普通的感冒癥狀沒什么兩樣,站在醫療前線的醫護人員似乎很難的做出準確得臨床診斷。于是,站在醫療前線的同僚,無不神經繃緊起來。

國內的學校陸續的關閉了幾間、州內陸續有人被確診是甲型流感后,我的電話響個不停。舉凡出國和回國的親朋戚友都擔心會感染甲型流感,紛紛來電詢問個究竟。但在感覺上還是很多人抱有僥幸的心理,總是覺得疾病離自己很遠。讓我抓不著頭腦的是那些屬于高風險群的還是樂天派似的“逍遙自在”。

我開始在琢磨,為何人們這么輕視這么接近身邊的威脅?這讓我想起了這一陣子也在飆升的由毒蚊帶來的基孔癥病例和人們見慣了得骨痛熱癥。尤其是骨痛熱癥這個在我國有三、四十年歷史的疾病,每年都帶來人命的流逝,但人民百姓都幾乎不把這疾病放在眼里。單單從近期一個研究公司的調查顯示,有96%的城市民眾都曉得骨痛熱癥的危險,但是絕大多數的受調查者都坦誠不會采取行動來預防此病癥。甚至有近35%的受訪者認為不需要有預防措施。

骨痛熱癥這個老疾病,全世界每年的案例有整500千宗。每年的死亡病例更是高達20多千宗。在國內,截至今年六月,骨痛熱癥的案例已經高達24千宗,比去年同時期的病例高出了近5千宗。死亡病例也超越了60宗,比去年的同時期增加了近20宗。然而,遺憾的是這么高病發率和死亡個案的病癥,并沒有使到全體人民提高警惕和積極的采取必要的措施來預防骨痛熱癥。

我相信以上的數據是較保守的。真正的病例應該是更多。那是因為一些骨痛熱癥病癥的輕微和沒有特殊的癥狀,在臨床診斷的角度上基本上就像是一個普通過濾性病毒的病癥。所以,真正確認的病例數據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無論如何,有一點我們得承認的是,衛生部和地方政府的教育和執法,加上學校的教育已經無法有效的預防此疾病了。看來,“預防勝于治療”和“執法勝于預防”都無法取得令人鼓舞的成效了。

民眾抗蚊的心態和執法單位對付居家周圍和產業周遭有毒蚊滋生的業主的態度將是關鍵。畢竟我感到很遺憾和感慨,這么多年以來,一個奪走了這么多條寶貴人命的疾病,還是無法真正的受到民眾的關注和和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不幸患上骨痛熱癥的百姓,總是習慣性的指責有關當局或鄰居沒有維持環境的清潔,或是醫務人員無法為他們提供有效率的醫療。

一個看似簡單的疾病,數十年的“人蚊抗戰”,看到的仿佛是人類在原地踏步,甚至節節敗退。難怪在縣衛生局負責滅蚊的前下屬抱怨的對我說,就算他的子子孫孫加入噴蚊藥(fogging)的工作,骨痛熱癥也不會絕跡。聽來有些悲觀,但或許這便是事實。我深刻的感受到,骨痛熱癥的問題不在于毒蚊,而是在于人心。

說到人心,我們似乎還有一條很長的路得走。

3 条评论:

Chen 说...

老乡,一种米养千样人,人心难测,假如每个都爱惜,保持环境的清洁,我想此症早已灭绝了。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喂!我也是老乡,刚病好哩!

是的,要是人同此心,疾病难敌。

waihan~huixian 说...

许多人对待H1N1、骨痛热症的态度,完全就是一副事不关己:从疫区回来的认为无需隔离、照顾环境卫生永远是别人的事、就算咳嗽也难见会盖好嘴巴的更别说戴口罩。国家逐渐进步,可是人心冷漠,没人在意社会义务,这是国家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