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给习惯牵着走

前前首相马哈迪医生退而不休。在前首相亚都拉掌政的那几年,他不甘寂寞的频频在媒体亮相,仿佛上了镁光灯的瘾,不能自拔。矛头对准的是现任首相亚都拉一人,非要亚都拉下台不可。如今亚都拉退位了,轮到纳吉上位。敦马哈迪医生更是好像跑到台前来,让人几乎忘了他已经是前前首相了。

还记得马哈迪医生把职权交给亚都拉的那一刻,我守在电视机前观看现场直播。电视机里头的播报员近乎哽咽的说:敦马哈迪医生领导了我们和这个国家二十多年,今天过后他便不再是首相了。不晓得人们会不会在没有马哈迪医生的日子里感到不习惯。我心里当时就在琢磨,应该是马哈迪医生在没有了我们的掌声拥护和失去了镁光灯的日子里会感到不习惯吧!我想我还真的是言中了。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有些人说这是因为权力熏心或是里头还存有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这我无法肯定。但我能确定的是,这退下来的领袖,突然失去了成为大众的焦点、生活里少了镁光灯和众人形影不离的跟进跟出的威风,而变得非常的不习惯。于是又“重出江湖”,让习惯牵着走。

我联想到这几年,协助一些染上毒瘾的毒友脱离毒海的經驗。染上毒瘾的毒友,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受到身心的煎熬。随着科学的进步,医药领域在好多年前也研究和配制了有效的解除毒瘾的药物。然而,毒瘾除了来至于生物依赖(biological dependent)之外,在很大的程度上更是来至于心理上的依赖。就算是药物能够解除毒瘾,一些毒友还是无法完全的脱离毒海,那是因为一些改不了和抗拒不了的习惯的使然而繼續沉沦毒海。

因为习惯的作怪,毒友联想到吸毒的那个追龙动作、遇到常常和他一起吸毒的朋友、看到常常吸毒的那个角落等等,都会很强烈的在心理上難于抗拒毒癮而重陷毒海。习惯的威力、魔力和破坏力还真的是不小。这几乎和退下阵的政治人物怀念麦克风、镁光灯和掌声是没有两样的吧。也难怪近期的前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变本加厉,试图“掠夺”向首相纳吉闪去的镁光灯。

大半身忙碌于政务的政治人物,早已经习惯了那种的政治生态环境。若没有心理准备和有效的调整这种转变,面对退下阵来时的不习惯是还真的是很折腾人。那些 习惯不来的于是便偶尔出来亮亮相、发发牢骚和伟论。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有些则是猛提当年勇;有些想尽办法来将现任领导层一军、有些则是发泄那酸葡萄的心 理。

去年的政治大海啸,好多人都在没有心理准备之下得辞官归故里。随后好多政党的党内改选,再加上内阁的改组,那些大半身劳碌于政务后退下阵来的大人还真不少。一些党团还为这些曾经为国家党团立下汗马功劳的骁将忠臣,在国营公司或什么慈善基金安排个顾问或主席的位子和头衔,才不至于讓他們变得那么的不习惯。至于那些不在主流派的,大都没有这福气,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如今,政治上风起云涌、高潮迭起、朝野轮替。数十年习惯了在朝的却成了在野的,数十年习惯了在野的今天摇身一变成了在朝的。大家还是赶紧醒过来,认清自己的岗位和职责,千万别给习惯牵着走。不然不止糊涂了自己,也苦了人民。

4 条评论: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这也是一种病态,叫着“没有我不行妄想症”,其实何只老马,有许多还没有退位的,都已经患上了。

医学界目前未有治疗方案,唯有用权利,金钱,可以拖延病情恶化。

涂医生,不好意思,冒充了你的专业。

· 康华 · 说...

上台容易下台难。

权力容易叫人上瘾。

薰衣草夫人 说...

有几人像阁下般清醒?唉!

jiubo 说...

言之有理,习惯成自然,又不能接受改变,看到别人的威风,就手痒痒,这是一般人之常情。主要的是自己应该认清自己的地位,明哲保身,才不至于闹到难以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