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8日

认真医病 老实除贫

十多年前,在医学院上心理课时,第一次接触到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还记得心理学系的老教授,在慢条斯理的解释这理论。理论是听得懂,但在那年少轻狂的岁月,对于这些理论是完全无法体验的。所以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也只停留在学术阶段,并没有真正的在生活里起了什么激励性或觉悟性的效果。

接触政治后,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和“得民心者的天下”喊得响彻云霄的时候,我再次的想起这在1943年由著名的心理学家马斯洛(Abraham Maslow)所提出的理论。再一次的重新详读这理论,才惊觉它原来是那么的生活化、那么的真实和贴切。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提到的五个层次包括了生理的需求、安全的需求、社交的需求、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

回首看看308的政治海啸如何的形成,如何的吞噬有50年执政经验的国阵老店的政治版图,不难发现,国阵与民渐行渐远。人民连最基本的“生理的需求”也都面对威胁,更甭提较高层次的“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了。政府的任务是治国和安邦,当人民普遍上都面对衣食住行的经济压力和治安日益的败坏,心里的恐慌和愤怒是不难理解的。再加上一些季节性的浓厚的种族色彩的戏码,不公平、不合理、打压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政策和偏差,几乎看到了执政者妄顾大多数人民在马斯洛的层次理论里所提到的五项要求。

社会的演变和进展是快速的,尤其是处在高科技时代的今天。从独立初期到今天,无可否认的,人民在物质上的生活素质的确提升了很多。数据告诉我们,人均收入的增加、文盲率的降低、婴儿和产妇死亡率的降低、电流和自来水覆盖率的剧增、失业率和赤贫率的减低等等都客观地反映出了这个国家在进步中。因为这基本领域的改善和提升,人民的生活需求便提升到了马斯洛的层次需求理论的“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这两个层次。这其中包括了自我价值的个人感觉和他人对自己的认可和尊重、真善美职高人生境界的追求。掌权的政府如果无法洞悉人民对生活不同层次的追求的迫切性,那肯定无法赢取民心,也必定会受到人民的唾弃。

对于从医的我而言,“生理上的需求”(包括了对食物、水、空气和健康的需求)是生命里最基本的需求。而疾病和贫穷似乎是如影随形。贫穷的人民因为不能拥有较舒适的居住环境和富有营养的食物而相对的比较容易患病。患病的同时,为了家里的生计,不能够有充足的休息和疗养便得工作。严重的疾病能够使到病者失去工作能力而在经济上雪上加霜。贫穷和疾病有着恶性循环的关系。想要有效地解决这基本的问题,从医的就要认真的医病,从政的就要老实的除贫。

我想到近期槟城的民联政府在消除赤贫和国阵成员党的骂战,不禁感到悲哀。似乎贫穷在那些好大喜功的政客心里只不过是一个数据,而消灭贫穷的最终目的也不过是想向敌对党炫耀和作出羞辱。协助贫苦人民脱离贫穷的生活,政府是责无旁贷的,无需敲锣打鼓的去公告天下。在敌对阵营的也无需以酸葡萄的心理来奚落那好大喜功的当权者。贫苦人士需要的是他们基本的“生理需求”有着落,能够安心的过生活。

别把贫穷人士给卷入政治纠纷,当成政治筹码、变成政客们在选举时的吸票机。

9 条评论:

向日葵啊伯 说...

"从医的就要认真的医病,从政的就要老实的除贫",说的好.
我老家有个医生,后来官拜副首席部长,先父每每说到他的医术都是赞赏不已,至于从政后的他,我的记忆不见到有什么除贫,自肥倒挺明显.会不会是退化论,退到"生理上的需求"阶段呢?还是从政的都会染上同样的"贪病"呢?

UNCLE BOO 说...

销售业也有采用马斯洛的层次须求理论,把销售目标锁定在最高层次的最有成就。

然而,很遗憾的是,民间大部份老百姓还仅仅处於生理上的须求这个层次,而从政的,追求富贵荣华之际,却不懂力求自我实现的须求,才是最大的光荣。

狗不急不会跳墙,物不极不容易反。

涂医生,如果有关於马斯洛层次须求论的更多资料,可否电邮给我,有兴趣研究。

keykok 说...

政治无所不在,一些政客同样也无羞耻心.

Joanne 说...

涂医生,我想如果是国阵推行这项“消除赤贫”,他们也会敲锣打鼓的去公告天下。

因为,现在有那个政治家会静悄悄的做好事呢?
我想如果我没记错前任马华领袖黄姓者说,没有敲锣打鼓人民就不知他们有“做工”。
(如果我有记错,那就对不起了!)

云之站。
http://joannechong.com

愚公移山 说...

joanne:
消除赤贫是之前便有的政策。
到了2008年,槟城的赤贫数字将到全国最低,只有0。3%。
好事和喜事应该宣扬,因为它带有激励和教育作用。但别敲锣打鼓。

uncle boo:
让我找一找,再联络你。

雪山锺某 说...

Joanne 說得好,真的看透了林冠英的真面目。一直以來為老百姓默默耕耘的林某開始學會敲锣打鼓的去公告天下。

只是問題是,檳州是否零赤貧,只有林某跟赤貧人士知道。

愚公,剿貧真的那么容易嗎?前朝真的從來沒有任何對策?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們必須譴責前朝,沒有幫助窮人。

也要感謝冠英,因為他不需要一年就能徹底解決貧窮,創下了世界紀錄。

哎呀!政治就是現實得很,黃领袖真的是一針見血,總比那些說一套做一套的狐貍好。

上臺之前批評民政馬華領袖只會剪彩、出席宴會、拍照、上報、記者會,而現在自己當大官了,不但樣樣都來,而且還上男性時尚生活雜誌《男人誌》的封面版呢!

旗下的議員,部分可天天晚宴,天天上臺卡拉ok娛民,有些甚至是酒國英雄天天醉!

啊利 说...

零赤貧,真能達到嗎?目前的經濟條件,我不認爲可以,但如果能取到一個平衡,別在這時候落井下石,幫助到越多貧困者,那已經是很好了。

不敲鑼打鼓確實沒有人知道囯陣做了什麽好事,有時也許覺得民聯很會做龍鳳戲,但是他們這種technique卻又能滿足到人民心理上的一種需要,這是囯陣無法滿足到的。

囯陣有种現象,態度囂張的人很惹人厭也很深入民心,然而真正默默耕耘的在做著“福利社”那種,根本沒有人知道,又或者大家認爲是應該的。政黨始終是政黨,不能一味只有搞福利或搞文化的形象,這問題真的需要找醫生根治。

高猪 说...

在民主主义 = 选票主义的大前提之下,朋友!你的这个“协助贫苦人民脱离贫穷的生活,政府是责无旁贷的,无需敲锣打鼓的去公告天下。在敌对阵营的也无需以酸葡萄的心理来奚落那好大喜功的当权者。”的愿望,只会在想象中理想的‘勿脱邦’出现。现实生活中,甭想了!Amin~~~~

薰衣草夫人 说...

站在政治立场,自吹自擂巳成惯例,谁都想储些政治资本备用.只是要人民相信,那就要看人民的智慧了.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爱吃糖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