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2日

别搞到血糖过高

何曾幾時,我們這風調雨順和天然資源豐富的發展中小國的政治變得如此的超熱。一直以來,國人對政治都相對的冷感。尤其是較年輕的國人,幾乎都覺得政治不是他們份內的事。但是,這已經是308政治海嘯前的歷史了。後308的今天,年輕人對政治的熱誠似乎猛烈的燃燒起來。大家似乎都想成為造王者、成為我國民主政治大改變的歷史見證者。

在朝向民主政治的路程上,308 政治大海嘯給我們的國家帶來了幾個重要的正面意義。其中幾個帶有重要指標性的包括了:一)第一次看到人民的力量否決了執政了51年的國陣在國會里的三分之二議席的優勢,二)感受到了兩線制的成型,三)第一次看到了人民對超越種族性質政治的支持和向往,四)人民手上的選票破天荒的使到五個州屬的州執政權由民聯贏取,五)政權的移交是如此的順利。尤其是檳州政權的順利轉移,讓人民見證了落選者對這個民主選舉的游戲規則的遵守而致敬。

人民想要的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在規定的期限里,通過自己手上的選票,選出自己認同的政黨或陣線來治理這個國家。投票完畢,選舉成績塵埃落定後,大家應該各就各位。在朝的即刻履行執政者的責任和落實大選的承諾,在野的則應該扮演監督者的角色。一切想盡辦法破壞由人民手上的選票所決定的,而導致變天的言行舉止都是對民主政治進展的一項打擊和侮辱。916變天的鬧劇和霹靂州變天的演變,都是民主政治的一個遺憾和污點。

從政的和人民百姓對于兩線制的發展似乎有很大的落差。政客嘴里口口聲聲說著認同兩線制,心里想著的卻是另一套。不是嗎?聯邦的反對黨諸公,腦子里盤算的是如何的靠跳槽來奪取聯邦政權;而身為州反對黨的國陣諸公也不甘示弱,有依樣畫葫蘆。于是兩線制的精神壓根兒不存在。大選一過,稍微多勝了一些議席的民聯突然好高騖遠了。而贏得較少的國陣忽然成了驚弓之鳥。雙方都著了權位的降頭,不顧游戲規則的想方設法的要去謀奪政權。

還以為大選過后,朝野雙方都能尊重人民的決定,扮演各自的角色,尤其是放下成見共同攜手努力拼經濟。帶人民有驚無險的渡過這經濟寒冬。然而,這看來是人民百姓一廂情愿的想法。那些權利熏心的政客可有自己的如意算盤。刻意制造的和莫名其妙的補選接二連三。整個國家可以說是“政治不打烊”。

我很自然的聯想到那些患上糖尿病的病人,在醫療和復診的過程中的一些常態。有相當多的病人,在復診的前數天都會“乖乖”的依時服藥、盡量戒口。目的在于檢驗血糖時能自欺欺人的得個血糖水平正常的報告。過后又“故態復萌”的敷衍吃藥、忘了戒口。有不少血糖超高的病人更是想盡辦法,大費周章的試圖去合理化血糖超高的原因。他們都在一定的程度上迷惑了自己。他們忘了,患病的是他們,而不是我。

如今,檳州又來了個人莫名而造成的補選。政治人物又要像即將檢驗血糖的糖尿病病人,又得為了“血糖水平正常“這報告而自欺欺人。當然,我也預言在這場補選的競選期間里將會看到匪夷所思局面。那就是州執政黨將盡己所能的攻擊州反對黨而不談州發展和州的大方向。而州的反對黨將動用所有人力和財力資源來落實發展和建設。這不是我們要的兩線制,這根本便是本末倒置,形同兩件事。

補選來了,朝野兩大陣營將會大派糖果。選民得小心,別搞到“血糖”過高,苦了自己、扭曲了民主、害了國家。

4 条评论:

雪山锺某 说...

当今的局面是,政党越来越喜欢利益斗争,人民越来越喜欢补选。

利益斗争为了权和利而补选为了拨款。政党每天都忙着党内部斗争,党外部也斗争,还要兼顾补选,国家大事交由地方拿波仑来执行就好了。

每天的新闻都是政治新闻,裸照风波、补选、上法庭、党选、内斗等等。。。

这就是我们从政的目标和目的?

ky_sky 说...

很好的比喻。那时候,选民会得糖尿病,媒体会得操劳病。这才符合现在这个充满病态的局势。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医生就是医生。。。。
动不动就是病症。。。

但我反倒觉得国阵患上绝症了。。。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对了,要医病还得从医学角度下手。

何止糖尿病患,所有慢性病患者,都会在时间久後便失去纪律。

我老婆也说我常自己当医生了。

我们需要良医,能够让病患服服贴贴定时服药的良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