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9日

囚犯



和朋友聊天,話題扯到了監獄和囚犯,不自覺的讓我想起了一段我近乎遺忘了的過去。這是一段塵封了快二十年的故事。九一年進入理大醫學院,隔年因緣具足的讓我接觸了佛陀的教育,開始了那段學醫與學佛的人生旅途。

我“入”過監獄,很多囚犯是我的朋友,尤其是收關在獄里的死囚。其實我感恩于慈悲的法師、感恩于由數位法師帶領的監獄弘法隊,讓我有這個殊勝的機緣與福氣在學醫與學佛的日子里更接近生與死、更接近愛與恨!

課余或假日,我會跟隨法師到監獄去弘法,帶領囚犯唱佛曲和許多有意義的民謠與流行歌曲。印象深刻的是我是弘法隊的吉打手。必唱的歌曲包括了《萍聚》、《將心照亮》、《閃亮的日子》等等。也許你們無法想象在人們的潛意識里“兇神惡煞”的囚犯(讓我告訴你,很多囚犯都不兇神惡煞。有不少切實比我現今周圍的人和藹、善良)可以很感性與抒情的放懷高歌。但當眾多歷盡生離死別的囚犯唱著《萍聚》時,那當下切實是很感人。

也在那個時候,有了佛法的熏陶與洗滌再 加上法師的慈悲,眾死囚大力的發心、立愿,響應死后捐獻器官的善舉。這也是令人感動的一段遺愛人間的故事。因為我學醫,所以也很當然的從醫學的角度和囚犯們講解捐獻器官的疑問。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便快二十年了。回憶起這一段日子時,恍如昨日。

我才感受到,就算是塵封再久的往事,只要它包含了愛與慈悲,將是刻骨銘心的!

2 条评论:

青天白月 说...

当时的贤弟很伟大,抱着“我不入监狱,谁入监狱”的情怀与师父一起弘扬佛法。让人感动。

哦,我是阿陆 说...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很可惜,"珍惜"两字,通常都是我们不能回头时,希望别人做的。而别人,也是希望别人做的... 握在手中时,真的,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