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7日

變壞






一場普選大戰的之前、之中 與之后,有不少關心我的親人與朋友告訴我說,政治并不適合我“這樣”的一個人。他們都說我人太好,也太單純,很難在政壇有所作為。

這是他們的客觀觀察後的結論與感覺,我靜靜的用心的聽著。他們都是關心我的人,不會潑我冷水,也不會有其他目的。

於是,擺在眼前的只有兩個可能:
一)告別政壇,不然就飲恨政壇,讓它自然死亡;
二 )變壞。對,就是變壞、變奸詐、變陰險。因為好人難在政壇有成就。

你說呢?

想起從毛澤東語錄讀到的一段文字 :
我們應該謙虛、謹慎、戒驕、戒躁,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

4 条评论:

kmsiah 说...

從歷史這面鏡子中,我們要問:毛澤東謙虛嗎?謹慎嗎?暴躁嗎?文革是不是一個黑暗年代?

愚公移山 说...

他老人家打妄語、耍賴。

哦,我是阿陆 说...

有第三个可能。
3) 做回涂仲仪。

青天白月 说...

本人推荐再精读三国演义,学一学曹操,诸葛孔明,司马懿等人的政治智慧。请记得,要服务人民首要条件就是要状大民政党。若民政党弱,那么服务人民的意愿肯定也走不了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