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

血大夫的留言

在上一篇文章《政府應有父母心》里提到一些有關醫藥服務的課題。
血大夫給我寫了一篇蠻長、蠻有意義,又令人深思的留言。

血大夫是我十多年前的老同事。
也是至今為止,在老同事和老同學里,少數還留在政府醫院接受不怎么誘人的薪水,繼續為民服務的超級專科醫生。

我把它的留言給貼上:

說到根本,還是要回到錢的問題。
馬來西亞的公家醫療系統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便宜的,如果要說到“物有所值”,那么我們的醫療系統大可以拍胸膛說世界上找不到第二個。

在沒有私人醫藥保險,又沒有國民保險的情況之下,能夠得到相當于免付費,又相當先進的心臟病治療,或是惡性腫瘤治療的國家,除開馬來西亞,恐怕還找不到另一個國家。

乍看之下,這是很誘人的。但是這其實也是公家醫療系統的最大問題。

資源總是有限,雖然很多人覺得政府對醫療的撥款太少,只占了GDP 大約 3%,但是即使撥款再增加,很快的還是會捉襟見肘。

這 二十年來醫藥和手術程序的進步,加上高齡人口的大幅度增加,讓醫藥市場成為有利可圖的一筆大生意。制藥這十年來已經成為了資本主義市場最賺錢的金母雞,新 藥的價錢日漸離譜,新”發現“的疾病也隨著藥物的增加不斷的在發掘中,媒體上也充斥著一大堆所謂的保健資訊,其實是在鼓吹現代人覺得自己不健康,讓醫療市 場無限膨脹。

今天行醫,會發現很多時候是大眾覺得自己有病要求檢驗掃描藥物,找不到不正常的病灶時就要求吃保健品,因為被灌輸預防勝于治療。

這一切的趨勢,可以預告著無論政府投入多少資源,終究還是不夠應付需求。

現 在我們公家醫療系統的模式是沒有制衡的模式,只要醫師許可,你可以做幾百個血液檢驗,可以做各式各樣的掃描,可以要求不三不四的傷風感冒肌肉痛的藥丸藥 膏。反正又不是從自己口袋里掏錢,也沒有人要冒著被病人上報投訴的風險,多數醫師總是大筆一揮,盡量滿足病人的要求。就這樣,納稅人的錢就入了藥廠高科技 公司的口袋。

真正有嚴重病痛的病患,譬如惡性腫瘤,有些政府醫院也提供免費治療。就拿某些惡性淋巴癌,一個療程現在私人市場的價格大約是 一萬,總共八個療程。政府醫院提供免費藥物,只是象徵是征收登記費和一些驗血掃描費用,平均一個療程是馬幣一百左右,還可以要求折扣。造血干細胞移植私人 市場費用大約是十萬,政府醫院是馬幣五百,也可以要求折扣。心臟繞道手術、肝臟移植、腎臟移植等等大抵也如此。

譬如說,一個在私人界自己開業的醫師患上淋巴癌,來政府醫院治療因為費用便宜。他開業了幾十年,八萬馬幣應該負擔得起,但是既然公家醫院給予免費治療,他身為高收入群體也交了那么多稅,當然有一萬個理由享受免費醫療。

問題是資源總是有限,個別醫院買藥的撥款通常第三季就開始不夠,這時候如果來一個務農的窮農民,可能醫院沒有藥物,那么他要不自己買,要不就等死。

我們現在的模式看起來好,但是這么一個坐吃山空的模式,就像毫無限制砍伐一樣,總會有山窮水盡的一天,到時就什么都干不了了。

如何控制醫藥成本,有何將有限的資源分配已大致最大的效益,如何改革馬來西亞的醫療體系,是一片大文章啊。

12 条评论:

向日葵啊伯 说...

没有政客,青蛙,举剑,谩骂,妖风,王八...难得可以读到"父母心"的帖.向血大夫敬礼!

冠凯 说...

一个在政府医院工作的药剂师朋友投诉他们整年的budjet,不到半年就花光了,原因很多人到私人医院拿prescription然后到政府医院拿药,这些人当然包括很多社会名流DATOx2,DATINx2,拿不到那些“贵”药就kao pe kao bu。。医生也有责任,很多时候不一定要用超贵的名牌药治疗,用低成本同样功能的药物也应该一试,政府的负担越来越重。。

H-Ee 说...

不好意思,想请问您本人在槟城的那里执业?
事关家中有人读到您的部落格,觉得很钦佩,所以提出了这个问题。谢谢。

y.fp 说...

政府医院难得还留有像血大夫这样的人才,是人民百姓的福气。
民妇的家翁目前也接受政府医院提供的癌症医疗。每个月必须注射每次医生开药时都会强调很贵的药物,我其实很感恩,即使每次去领药时得从早上等到中午,有时医生忘了发准证,Farmasi不给领药,还得看医护人员的脸色请他们帮忙向医生传达以方便发准证,通常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但为了免费的很贵的药,我还是感恩。

愚公移山 说...

冠凱:
你所說的的確是一個問題。
不過就算是千萬富翁或高官顯要都應該享有公家醫院服務的基本公民福利。
你所說的那些個案,衛生部可要好好的處理。
政府醫院是廉價的醫療機構,可別把它當成慈善機構呀!

H-Ee:
我只是整個醫療大系統里的一位小卒子。
我在浮羅市鎮的一間小診所賺取三餐。
歡迎聯絡我: drthortg@yahoo.com

y.fp:
懂得感恩和付出的人,每一個當下、腳下都是美好的。
人們在狠批政府醫療服務時,千萬別忘了還有一批默默為病人服務的再世華佗。

ky_sky 说...

血大夫所言甚是,这是我国医药资源分配的窘境。
从理论上来看,有钱人也是纳税人,他们当然也能到政府医院就诊。
但从情理而言,经济能力明明远比一般人的富贵人,却和没有能力负担医药费的贫穷人士争有限的资源,实在说不过去。虽说不上是资源浪费,但的确可能让病在生死线上的一些人,将他们的生命浪费在等待中。
鼓励大家买医药卡或保险,的确能让中上生活的一群,在需要时享用私营医药服务。但是,我国的贫富距离甚大,政府应好好规划医药资源,分配给那些穷到连三餐也不继,何况是负担未雨绸缪投保的一群。

血大夫 说...

馬來西亞的公家醫療系統,是一個大蜂窩,基本上沒有敢去捅這個燙手山芋。

財政部衛生部經濟策劃單位難道就看不出問題在哪里?他們難道看不出這是一個用多少錢都填補不完的無底黑洞?

但是誰敢開口說檢討現在將近于免付費的醫療體制?不要選票了??

到最后,當錢不夠用的時候,我們會淪落到和多數國家免費醫療系統一樣的地步 - 那就是政府醫院只是免費供給最基本的醫療,如止瀉鹽,初級抗生素,便宜的抗癌藥物,還有最基本的心臟病糖尿病治療等等,錢主要還是要花在公共衛生措施如凈水疫苗等等。若要用到比較昂貴的設施如新一代的抗生素抗霉菌藥物,或是靶向治療單株抗體醫治腫瘤,還是新一代的降膽固醇降血壓藥物,都要自掏腰包。

在印度,據說如果今天你得到血癌,那么醫師最主要的問題是你付得起多少錢 -- 沒錢拿一些藥物當作安慰劑回去安排后事,有一些錢的快刀斬亂麻做基本化療然后盡快移植,真正有錢的才按部就班一步一步進行完整的化學療程,然后再做骨髓移植,以取得最好的療效。

這是現實里血淋淋的事實,理論上我們可以鞭笞這種現象,但是它正在發生,將來也會發生。生命不分貴賤只是神話和傳說,在是現實里是見不到的。

今天公家醫院的花費的每一分錢,只要你我有交稅,我們都是股東。這和買醫療保險其實有異曲同工的涵義。

醫療保險的目的是每個人貢獻一小筆錢,讓需要用到一大筆錢的人可以得到他所需要的,不需要用的人就當作是一筆小投資,也是一筆小慈善。但是我們看到的是多數買醫療保險及醫藥卡的人們到了年尾如果還沒有生病,就迫不及待去找醫師要做例行檢查,唯恐投下的那一小筆錢一江春水。有些醫師也樂得和病人一起攜手共用這一筆費用各取所需;更有一些醫療人員知道一些人士有保險而慫恿他們做不需要的檢查和治療。這一切的資源浪費,都在增加醫療成本,結果保險費越來越高,甚至有些公司開始放棄醫療保險這一行。結果的結果,吃虧的即使不是我們自己年老的時候,也會是我們的子孫。

這和許多人的想法一樣,反正我是納稅人,為什么不去公家醫院享有免費藥物的檢驗?結果需要的也來用,不需要的也來用,偏偏我們又不是沈萬山,沒有聚寶盆,豈有不坐吃山空之理?

醫療支出,已經讓西方所謂福利國家無計可施,他們還是有一套所謂健全的國民和私人保險計劃的呢。我們懵懵懂懂,什么計劃也沒有,真不知道下來幾年會是如何?

愚公,您乃未來的衛生部長也,若你有權利改革,你會怎么辦?

借用你大幅度版位。改天請你喝茶謝罪,哈哈。

血大夫 说...

冠凱

開藥的問題分兩個角度
一個是同樣功能但是不一樣的藥物
一個是同樣的藥物但是不一樣的制造商,就是品牌藥和普通藥 (branded vs generic)

第一項可以節省不少錢,但是這是蘋果和橙的比較,哪一個的療效比較好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貴的不一定比較好,但是反過來說便宜的也不一定有同樣的療效。

第二項就是衛生部長還有消費人協會常常說的普通藥可以節省錢,但是事實上很多時候不是如此,品牌藥失去專利的時候,很多時候價錢并不比普通·藥貴。

愚公的藥劑師朋友才是這方面的權威,我想。


歪民婦和愚公
血大夫不是人才,也不是超級專科醫生,更不是偉大的為人民服務者
血大夫還呆在政府醫院,因為
1. 公務員可以偷懶吃蛇
2. 公務員捧著鐵飯碗
3. 公務員喝茶聊天還可以有花紅
4. 公務員很難在外面的世界找到一個飯碗
5. 。。。。。。。。

y.fp 说...

血大夫,要是您不在医疗界而是在政坛,您也会是个人才,看看您每每兼职当蚱蜢占卜大师时对政坛“剖解”的细腻度与透视度,让人读得很是过瘾。而,要您不在政坛而是在歌坛,你也还是超级人才(虽然不是当歌手,呵呵!),看看您经营的歌吧...!
说您是,您就是!

H-Ee 说...

谢谢!会电邮联络。

愚公移山 说...

血大夫,
衛生部長是馬華的“囊中之物”。
雖然被視為政治人物的終站,但大家任就搶著要干。
不曉得有沒有機會,來個沒有政治背景的賢人出任納吉新內閣的衛生部長。

alpine108 说...

Thanks for giving us such a clear picture about our healthcare system.
The mentality of our 'rakyat' towards the free treatmant in government hospitals is exactly the same as those UMNO members have towards the bumiputra quota system in our country.
We need a very strong PM to deal with this, and Minister of Health can only be a supporting member behind h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