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4日

昌卫的手

民聯檳州政府原定在2010年前,將了結州內500多座非法電訊塔的命運。眼看時限迫在眉睫,掌管地方政府委員會的檳州行政議員曹觀友卻在上週宣佈,新的電訊塔指南將於今年11月擬定,至於無法符合新指南規定的電訊塔,在明年6月30日之後才被拆除。這也意味著州內所有非法的電訊塔,獲得州政府的“暫緩死刑”,偷得另外6個月的輻射生命。

檳州電磁波輻射醒覺聯盟發起人兼協調員蔡昌衛先生,他也是新聞從業員,因緣巧合出席採訪曹觀友有關的記者會。當他獲悉電訊塔新舊指南的規定,尤其是電訊塔和住宅的距離,同樣是30尺之後,不滿和失望的拍了桌子,更當面質問曹觀友。曹觀友當時說,他會向蔡昌衛的報館投訴。

蔡昌衛是出了名的硬漢。他總是在涉及到環保、大眾健康課題以及在關心下一代幸福的工作上,奮不顧身戍守前線。他這搖筆桿謀生的媒體人,總以公眾利益為先,使到州內政治人物對他又愛又恨。就像今天發生在他身上的事件,以往在野的,需要他的筆鋒來鞭策掌權的施政,如今進朝了,卻與他築起一道防牆,視他為“頭號公敵”。

跟蔡昌衛接觸和在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共事的這段日子,讓我親眼見到,他對電磁波輻射公害課題的認真和堅定不移的意志。一直以來,他和308前的反對黨並肩合作,極力抗議非法電訊塔,308時看到了他們上臺,以為苦盡甘來。然而,權利握在手裡時,他卻看不到“戰友”當年聲嘶力竭反對非法電訊塔時的那股熱忱和精神。這一幕名副其實“換了位子也換了腦袋”的戲碼,看在蔡昌衛眼裡,真是情何以堪。

我積極的參與電磁波輻射醒覺運動的活動,最主要還是認同這個組織的出發點。那就是不搞對抗,而是以教育群眾,默默的進行提高大眾對電磁波輻射課題的醒覺活動。同時,我們也極力爭取與決策者有良性的互動和溝通。

因為國際社會對電磁波輻射的關注,科學和學術領域這幾年來對於電磁波輻射的研究報告相繼出爐。研究報告證實了,電磁波輻射在一定的程度上,如果沒有適度和謹慎的應用,它對人體將會帶來一定程度的傷害。還有,一份流行病學的報告,收集了在德國奈拉(Naila)居民的資料。研究後證實,凡居住在電訊塔方圓400公尺內的居民,和居住在電訊塔方圓400公尺以外的居民相比,前者的患癌率比後者多出3倍。

308後,半島幾個州屬,由在野幾十年的行動黨和盟黨掌握政權。幾十年以來的政治鬥爭,對於一些民生課題的堅持和立場是多麼的鮮明,無奈在野時沒有決策權。如今,托308政治海嘯的效應,大權在握,大家都在觀望,人民手上的選票,會不會只不過是政治人物想要渡過權力之河的橋板。過了橋,便逃不掉被拆板的命運。

蔡昌衛在採訪線上,按耐不住失望和氣憤而敲拍桌子。敲拍桌子固然有他的不對。換個角度,這一拍,也彷彿是夢醒時分。敲醒許多人的腦袋,別被不求甚解的政客牽著走;也要敲醒已掌政的野黨,別因承諾無法落實而避重就輕。

寫到這裡,我彷彿看到一架已升空的火箭,對於地面上的電訊塔,漸漸的,視線越來越模糊……


注:16/10/09,这篇文章的标题换了,引言也删除了。

14 条评论:

雪山锺某 说...

报馆拒刊登的新闻何止这篇?看来,民联与媒体的关系还真不一般。还未执政中央,就已经控制媒体,一旦执政中央那还得了?

我之前对于民联还抱有一线的期望,一段时期过后,我发觉到,民联跟国阵其实没有多大的差别。部分领袖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无论如何,民联还是得到多数人支持的,原因在於民联还很新,腐烂的程度还不比国阵。暂时,还比国阵好。

小霓子 说...

文章有問題嗎?為何報館不能登,基於什麼理由?

刘嘉铭 说...

制度化掌控媒体的仍然是国阵,但一些报馆主馆或许想吃两头草,在一些(靠直觉定义)关键议题上谁都不愿得罪,所以自我审查的情况难免日渐严重。

LV名牌包包 说...

我在你的BLOG看到很多很有趣的文章,謝謝你辛苦貼文,支持大大繼續貼文唷!!
------------------------------------------------
LV
adidas
LV

Fairnation 说...

換了位子也应当換腦袋, 不然给人说是万年在野党。

非法电讯塔不是一时的事情。如果要移也是要规划好。

不然人们还没有感觉健康了,就已经先投诉没有LINE。

槟岛这样拥挤了,能不能在挪出符合健康的缓冲区? 这是要研究的。

人烟稀少的地区也不用酱多通讯啦。

如果以后离得远的电讯塔是不是要更大功率的辐射波才能维持呢?更大功率的辐射是不是意味着更大的伤害?

要多少尺的缓冲区才合理呢? 如果不是住宅区,靠近商业楼不是也一样。 上班时间也不会少啊!

kinkyskiny 说...

報館不敢登的文章何起多,報館絕對是怕死的,因為不可被關,有很多記者要養(比如不出名也不硬漢的我)。

但是,這篇文章不是新聞,應該也不是文告,也是不專訪或專題,應該是學長寫給光明日報的專欄文章吧!

光明不登,相信理由只有一個:硬漢昌衛是光華(他們主要對手)的記者。或許他們認為登了你這篇文章會協助捧紅硬漢昌衛,讓他硬上加硬、激增光華的銷量。

所以,麻煩學長將題目改為:光明不登這文章。不然,很多人的政治想像力會被激發出來,血液也沸騰到可以拿來煮豬肝。謝謝。

Sam Lo 说...

肥仔泉是名吃家,專寫吃坪,講盡檳威大小餐館,Mamak,大排檔。
幾乎到了壟斷地位,肚滿腸肥,舌頭已不管用了。地位超然,點指成金,但卻不再用心品嘗了。誰給的錢多,誰就是5星大廚。

斗氣多年的大吃王,看準機會,一句口號,叫做"再轉變" (有抄黑人總統競選口號之嫌),成功成為新一代吃神。

肥仔泉說,肉骨茶好,加哩面行,炒果條棒
大吃王就堅持要轉變,還是Soup Kambing,福建面,干炒牛河最正點。
肥仔泉也太老土,不思長進,結果真的給大吃王登上食神寶座。

歡呼過后才知道大吃王還是一般,他的轉變,來來去去都是茶換Soup, 加哩變福建,果條變河粉。
斷不會真的轉變為Caesar 沙律又或日本巨峰提子。
今天已是新時代,已講求健康,食古不變,卻又口口聲聲喊轉變,信你幾次就該看透了。

這個世代,想吃好東西,還想靠食神指點?
還是信自己好了,因為只要用真心煮,阿豬阿狗都可當食神........不是我講的,是星爺10幾年前套食神講的。
什么時候真正的食神會出現,就是當人人都可以批平他時,當愚公的宏文不會給封殺時.....那到底是幾時?快了,跟據美國經驗,200年左右該ok了。

kinkyskiny 说...

上篇留言有錯字(何其多才對,不是何起多),但這不是我再次出場的原因。原因是我小氣。

有個憤青將你這篇《報館不登這文章》轉寄出去,相信現在北極人也讀到了。我覺得這對所謂的報館有點不公平,至少對光華來說就不公平了。因為如果你給光華這文章,相信他們會登。

學長,光明給你這專欄寫,他們有好處,你也有好處,除了磨練文筆,騙無知小妹妹以外,還可順便幫忙宣傳民政黨。于是,想來你也不想與光明正面交鋒。

老實說,你覺得若將題目改為《光明不登這文章》,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嗎?

報館和中央政府的關係如是,淮證在他們手上,你若像衛哥那樣硬,硬到可以拿來拍桌子,報館就會被關。這是不必要的麻煩。

在平面媒體上,是沒有絕對的言論自由的,在電子媒體上或許有,但也需看你夠不夠硬。

學長,不如先把題目改為《光明不登這文章》再說。

飞星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飞星 说...

某日飞星发梦,梦中突然看到报纸上面登澄清启事,如下:对于近日发生“報館不登這文章”的事件,引起社会议论纷纷,本报馆在此澄清,不登的不是本报馆,对该作者的文章,本报馆欢迎投稿。

愚公移山....唉!!!

愚公移山 说...

飞星,贵报馆叫什么大名?我这就给你投稿去!
哈哈!

飞星 说...

愚公移山,
像你这样的的人,算是政治的一股清流。
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把酒问政治。

哈哈报馆名就不好报啦...报馆(敏感问题)哈哈。
因为报馆...难得一笑..哈哈!

雪山锺某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雪山锺某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