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3日

308的激情之后(二)

308後,當人民還對選舉成績還難以置信,心境還沒調整過來時,公民社會、政治评論員和政治領袖開始大談兩線制、超越種族的政治趨勢和國陣將會更開明和務實以其重拾舊山河。然而,一年過后,我們人民在這個難得的政治發展過程中得到了更好的“政治產品”嗎?

一個健全的民主政治體系,必須得有優秀素質的反對黨。監督和平衡執政黨的這個環節要是做得好,才能阻止一個霸權和高傲的執政黨一手遮天、為所欲為。早前和知識淵博,熟悉臺灣政治的梁文道談政治,他當頭的第一句話便是“絕對的權利會使人腐敗”。這除了告訴我們得有優質政府來治理國家的同時,也得有高素質的反對黨來扮演監督的重要角色。

308過后,很多關心馬華民政國大黨的朋友甚至支持者,都建議考慮退出國陣。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巫統瓦解。通過這種突如其來的政治手法,我深信只能逼巫統采取更非常的手段,來鞏固它的政權(包括和回教黨會談)。辭職不干的前首相署部長再益說,要讓巫統輸了選戰它們才會改。這一點我認同,就像是當年的國民黨的、和現在的民進黨。但是,應該用怎樣的管道去推翻一個政權呢?

下一屆大選,將會有大約2百萬新的、年輕的選民加入投票。若平均分配,每一個國會選區將會有不少過1萬民年輕的選民。 1萬大軍的年輕選民,票歸何黨,你我心里有數。再加上足齡但仍未登記為選民的另2百萬足夠年齡的國民,我似乎可以預知了國陣的未來。

所以說,得民心者的天下。政治人物的腦筋得轉一轉,別老是想著如何守住政權,而應該民之所欲常在我心。這樣一來,政權要再轉變也難。正反兩方勢均力敵(此“勢”是指議席的數額和坐在椅子上的那顆腦袋),才是利國利民的政治環境。

這就是我們快遺忘掉的兩線制。

10 条评论: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若每一个人都在讨论政权而已,
而不考量其余的国家课题,
也许有一天,国家会陷入危机,
因为今天许多青年开始厌倦政权斗争,
我们要看到的是政治自然健康斗争,
终极目标是为国为民,不是为了保政权

向日葵啊伯 说...

唉...
贪官污吏横行
官商勾结明目张胆
司法警检明显偏差
宗教种族教育死结
加上青蛙政客心态
两线制...短时间内是看不到太阳的
但我们不能死心
不放弃才会有希望!

Chen 说...

天下的乌鸦还是一样的黑!
为了权力及利益,忘了人民的痛苦,坏了人民的团结,国家的安宁。

jiubo 说...

建议虽好,但是浅见认为,万一国阵的其他成员党都离开了巫统以后,回教党会否靠拢巫统,或者巫统利诱回教党‘归队’,制造更多种族隔离的问题,不是弄巧成拙吗?

说...

愚公,
你提及的優資及強大的反對黨理念,正是我的看法。
我在308後,已就這個論點寫了一篇評論。(得找出來貼上部落才對。)

民聯氣勢如虹,這是國陣所賜,但若人民再繼續的情緒化,不能排除將來會出現再版巫統。

當然,不能怪罪于人民,而是反對黨(馬華及民政)本身也沒有強化內部。

坦白說,再益的話對我而言並不新鮮,他的論點並不衝擊我。因為這也是一般人的看法,也是非馬來社會已經接受了的看法。

主要問題是﹕他或者像他這樣思想的馬來人,有沒有在馬來社區里傳達這樣的新概念﹖

從那晚的講座中,感覺對於敏感/民族課題,他始終有所保留。正如安華永遠在馬來社會不敢觸及馬來人特權。
有機會再交流。

yaya

民妇N号 说...

他们持有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政策,只要现在我主王朝,掌握政权,袋袋平安,管他什么民心呢!

人生拼图 说...

1998年10月,我参与‘烈火莫熄’的和平请愿。陪伴‘蔡添强’度过大约两小时的‘监狱风云’但他在里面,我们则是站在‘林吉祥’身后拿着白色蜡烛默默的支持。

还记得那年是蔡添强被控涉及11月21日在吉隆坡举行的支持安华的示威集会,但在缴交保释金走出法庭时,即刻又遭警方逮捕。幸运的,我顺利毕业,没在‘大专法令’下被开徐。

那时候的我,很期待着我第一次的投票权,老早就登记为選民。但,1999年大选,我被牺牲了!还有好多好多的同年朋友都被牺牲了。选民册里,都遗忘了我们这一群‘年輕選民’(下一屆大選,年輕選民,票歸何黨,你我心里有數。)叫我如何相信我太迟登记,结果没得投票呢?

学兄,《他们可以拿“死火”的炸药拿来当玩具、把移民厅的记录清除掉、玩弄统治者主权课题。。。。》看了这些,我有点怀疑我们真的有那么多的年輕選民吗?是否会历史重演?我真的怀疑!

ky_sky 说...

原本很期待这一场讲座,结果伤兵必须在家休养。 :(

或许表面看,年轻人都想求变。但是,新生代求变的心理是以选贤于能为考量?还是以情绪表达为先。

这才是政治人物无法测量且担心的一环。这一切,也正正反映了新生代的政治与民主意识之纯熟度。

ky_sky 说...

要补充的一点是,政治人物能做的基本工作,就是做好本分。选民是有眼睛的。

如果最后真是情绪说话了,有贤能者就算败选,相信仍会有选民为其感到婉惜。这才是政治人物用时间、精神与态度所累积的筹码。

Grace Lim 说...

想问一个愚昧的问题很久了,马来西亚有“好的”政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