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8日

悼拿督方卓雄局绅

前天早晨在报纸上获讯前政坛红人拿督方卓雄局绅与世长辞,享年72岁。霎时,心里沉了许久,伤感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



我和拿督方卓雄局绅有一次的见面之缘。仅仅的那一次,让我对一位像他这样的从政者尊敬和感恩。拿督方卓雄局绅的政治生涯如日中天时我还在求学。



1991年我被录取进入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理大)医学系。折腾了两个学期(整年),试尽了几乎当时所有的管道也无法获得大学贷学金。心里很躁急,也很悲愤。尤其是看到不比我资格好的友族同学都老早在第一年获得了5年的奖学金,高枕无忧了。而我还在为那每个月区区几百块钱的贷学金犯愁。过了医学系的第一学年,爸爸带我到州政府行政大厦向当时官拜州行政议员的拿督方卓雄局绅作出上诉和申请。希望他能帮忙推荐,使我能获得州政府的贷学金。幸运的我,通过拿督方卓雄局绅的协助,我成功的获得了为期4年的贷学金。



对于拿督方卓雄局绅,或许协助我这样的小伙子是举手之劳,但对于我来说是解决了我学医过程中的一个大阻碍。难得的是,我和爸爸这类小市民和小伙子见了他时,他完全没有打官腔、耍官样。和蔼与亲切的他对我来说是真正的父母官。

1996年我顺利的毕业了。用了几年的时间也还清了这笔对我来说意义深重的贷学金。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感恩一位与我非亲非故的从政这对于我的协助。



心里想说:拿督方卓雄局绅,谢谢你。愿你一路走好。

3 条评论:

青天白月 说...

老弟,你真的遇贵人。我就惨啦,想当年为了学费跑去新加坡的电子厂暑假打工,骗工厂说会做长久。当然只做了两个月,赚取一点费用后就偷跑回去继续学业,气炸工厂人事部的阿姐。过后,为了多些费用也和同学当了‘试药’人。没有贷学金的穷学生真的不容易过

高猪直言 说...

你的一个有心或无心的小援助,却可能是别人一生的转折点。

庄严立湍 说...

ada darah ada air m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