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8日

猛吞偉哥的老漢


回教黨在百多天前的全國大選時成功執政兩州,并成功的出任三個州屬的州務大臣。在全國更奪取了二十多席的國會議席。出色的選戰成績,給回教黨的領袖與黨員打了一支強力針。

于是乎,回教黨領袖近期發表了幾項妄大的言論,幾乎傾巢而出的試圖“推銷”他們的回教州和回教法。該青年團的全國副總團長的言論涉及了兩項嚴重的根本性問題。一、他說推行回教法是回教黨在此次大選時對人民的承諾 ,二、實行回教法不會對非回教徒有任何影響,三、他會和由民盟執政的其他州屬商討有關推行回教法的事項。

火箭黨的林吉祥和林冠英對事件的回應不止不堅決、不果斷,而更是暴露了民盟之間那不倫不類的“伙伴”關系。林冠英甚至在數天后聲明檳州政府不能稱為民盟政府,因為回教黨不再州政府內有議員。林冠英不是很明顯的在表演一套低級的騙人把戲嗎?

回教黨的囂張讓我聯想到它仿佛是一位猛吞了二十多粒偉哥的老漢,突然的感覺到自己的威猛,忘了之所以硬了起來是因為有偉哥而非自身本事。而火箭黨更是偷吞了偉哥而不敢承認。

勇敢些,學學我年老的病人,光明正大的來買偉哥、光明正大的吞偉哥。不偷偷摸摸、不含含糊糊。

6 条评论:

高猪直言 说...

买伟哥的说:“我朋友叫我帮他买的。不是我要的。”

吃伟哥的说:“我朋友叫我试了先,然后告诉他效果好不好。不是我要吃的。”

污桶的狗阴阴笑说:“是愚蠢的人民硬要迫我吃的!‘害’我白白爽了六十年!哈哈哈!”

会叫挡的长老说:“???我以为是喝了屋后的井水?”

会飞的火箭说:“有咩?有咩?我有吃咩?”

麻花的和锅大挡的偷偷说:“我有吃,但吃了还是软绵绵!”

jianglong 说...

同樣的問題,當巫青團舉劍時,試問馬華跟民政又能做什麼呢?

kmsiah 说...

實在不明白回教黨這一群人的思想,是思想頑固如石,仿若活在中古世紀,還是他們的消息不靈通,不知道大多數大馬人不能接受回教法。仲儀兄,請罵醒他們。

匿名 说...

行動黨與回教黨的矛盾開始出現了。

檳州政府開始努力撇清他們的關係了。
吉州砍伐蓄水池的森林課題有糾紛了噢~~

yaya

愚公移山 说...

高豬直言,你的形容最貼切!

jianglong,謝謝你的留言。希山舉劍時,民政馬華皆在不同的場合嚴厲譴責及通過內部交流處理此事件。結果,希山也在眾多的因素下道歉了。新生代所向往的政治斗爭方式,除了要有實際的成效,更該有不卑不吭、敢怒敢言的作風。

kmsiah,我當然不平則鳴。但愿老兄您亦復如是。

yaya,他們矛盾處處。火箭沒有政治決心與勇氣和青天白月斷交。施政作風南轅北轍。悲!

jianglong 说...

只是針對事而已......
也非常明白,有時候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狀況.
很多時候,是沒有黑跟白的,只有灰而已...這就是政治